珍贵的回忆(二)


【明慧网2003年2月12日】

回忆3

记得在2001年下半年,由于邪恶迫害,和功友联系有一定困难,真相材料更少,不能及时见到经文(那时已见到除恶口诀),很少见到功友,这种环境下我该怎么办呢?──“除恶,抢时间救度众生”,认清责任,抓紧救度,针对我们地区几个现象,不等不靠,想办法寻找失去联系的功友,再重新形成粒子团。对误入歧途的人,只要有一点希望就不要放弃他们,何况师父都不想丢下一个弟子。那时每当我学法,打开《转法轮》时,第一行师父说:“我在整个传法、传功过程中,本着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一读到这儿,我就想起了94年初的一件事。

有个老功友告诉我说:“每一期办班学员都填写一个身体健康情况简历表,师父总是一张一张地翻阅,现在参加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师父身边的工作人员)有时一觉醒来还看到师父在那儿挑着、看着,找外地听课的学员(全国各地区听课的人)。”每次讲法结束后,还有学员交上来的心得稿,每次师父都要求新老学员都能交上一份心得,师父每篇都不落的看。可工作量有多大,有谁能想象得到呢?难怪有个在师父身边工作的学员当时说:“我都不知道师父什么时候睡觉,经常是天都亮了,还看到师父聚精会神的找着、看着。”我本人也时常看到师父总是带着学员交上来的心得体会,坐车看,休息时也看,为了救度众生,这是何等的负责啊!当时我看到有的功友写得很乱,很不认真,真的为他叹口气,你们哪里知道师父的艰辛和苦度啊!可师父却从来没有因弟子写得乱、差就放弃了。师父不想丢下一个有缘人啊!这又是何等的宽容、慈悲啊!常人中给领导写个报告还要讲个规整呢,其实正象师父说的“……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师父为了弟子及众生,操尽了心。

现在作为师父的弟子,没有理由做不好。伸出一只手,帮助他们,回到正法中来,共同精进,这是我的责任,也是应该这样做的。我一边联系更多的功友整体发正念清除邪恶,一边利用一切方法,各种形式,针对不同人,有的面谈,有的给寄经文和材料。对当帮教的首先帮助清除他们身后控制和利用他们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只要我知道住处的就到家附近去发正念,有的住的楼层很高,我单手立掌一层层除上去。记得有一天去时,快走到了,下起了雨,当时我想,一定是邪恶对我近距离发正念十分胆寒,想阻止我。休想!按原计划,到几个特别邪恶的,现在还在助纣为虐的家附近去帮他们清除邪恶因素。有的不知道住处,只知道楼号,我就一家一家站在雨里单手立掌,(丝毫没有考虑自己的安全,那时正到处抓捕我)就想叫她们快点清醒,我心底呼唤着,昔日的功友快回来吧!机缘难得,不要掉队呀!邪恶旧势力的安排我破定了。

回忆4

我证实法走出来的比较晚,魔难初期我没悟到,没到天安门去证实法。当时不知所措,自己整天关在家里就是学法、看书,还认为自己走正了路。终于2000年师父的经文下来了,从“心自明”一篇篇发表,到“理性”,是师父的法惊醒了我(确切地说是师父把法讲明了)“……一定要将它们的邪恶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渡世人……”师父咋说我咋办,我应该走出来了,叫更多人知道真相,救度世人。那时真相材料我见的很少,我想只要有一份,我就知道该怎么办了。不等不靠,筹集点资金,自己解决。当刚迈出这一步,再学法,越看法理越明,是呀,我本应该早就站出来证实法,是什么心障碍着我呢?向内找,私心、怕心、掩盖心、自以为是心、不负责任心……哇!一个个肮脏的心,忘掉了自己的责任心和“天职”。2000年“国庆节”前后,我再也坐不住了,必须要证实法了。我带上“法正乾坤”的条幅和功友们一起走上了天安门。

记得在天安门广场上,那天功友大约有一百多人左右,陆陆续续大家也都到了广场中心,我的位置正好在大伙的边上,便衣、警车、警察随处可见,我正念很足,一点儿怕心都没有,当我打起“法正乾坤”横幅高呼“大法弟子都站出来证实法呀!”一瞬间,感到从头到脚唰的一下,什么都没有了,空空的。恶警、警车向我扑来,我眼前看到警车就像个小火柴盒一样,向我开来,恶警就像跳棋子一样小,蹦过来。当两个恶警一手架我一个胳膊时,我看着他们问了一句:“你们干什么?”他俩就像触电似的,同时撒开了手。这时人群把我推向一边……真是可笑,一个火柴盒就想装下大法弟子?一个跳棋子就想动大法弟子?太可笑了。那时,我切身体会到了“一正压百邪”的威严和伟大。当天平安返回,回来后又马不停蹄,带上资料,出来证实法,走上新的正法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