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故乡行 慈悲救众生

【明慧网2003年2月12日】前一段时间我在明慧网发表了一篇小文章“救人是最重要的”,提到本不准备回老家,结果梦到几位老同学向我借钱避难,悟到是师父点化我回老家救人,到老家后才发现师父点化我救的第一人乙肝病情加重已住院,以下是我按时间顺序10日故乡行救人一些主要经历:

我说为什么我坐了这次车:我给坐在对面的信基督教的一位青年讲了大法真相,他说:“你的那位法轮功朋友那么一个好人被抓,他的学生应该起来游行,信基督教的现在也被迫害,不少教堂被捣毁,现在许多人被迫转入地下了。”听我讲完圣经启示录中他百思不得其解的“红色恶龙”、“666”、“大淫妇”、“兽从海上来”等所指以及江氏迫害善良、出卖国土的行径后,他明白了。他本是打算坐昨天那班车的,没坐上心里不太高兴,这时他高兴地说:“我明白我为什么坐这班车了。”我笑着回答他:“是因为我们有缘注定要见面。”下车时,他主动伸出手热情地与我握手道别。

列车上周围坐的几位回家探亲的打工者听我直接讲了真相后,一位说:“法轮功真厉害。”一位带着大件行李坐在我身边的打工者从我的善意的言行中了解了大法的美好,旁座另一位打工者下车时高兴地与我道别。

除夕那天下了火车,夜已深,听完我以第三者身份讲述的真相,的士司机说:“法轮功不象电视上说的呀”。的士后座上一旅客也在默默地听。

春节路过两位大学任教的朋友家,听我讲完真相以及自己所遭受的迫害,两位朋友的妻子都难过得哭了。一位朋友说:其实你不讲我们也明白,现在大多数老百姓都知道法轮功好,心里都明白,都知道xx党政府耍流氓,搞独裁。他们是主动迫害,你们是被迫害。谈起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案例时,这位朋友说我相信他们(xx党)干的出来。另一位朋友对我修炼非常支持,跟我单独谈到凌晨两点,才各自睡下。

这位朋友与我聊起在另一朋友家讲真相的情况时说:“就把事实真相客观地讲给他听,让他自己去思索,不强求某种结果。”看来我这位不修炼的朋友悟性还真不一般。

向一位卖苹果的农村人买苹果时,趁机给他讲起了真相,他说:“我收到过你们的传单。”他认为xx党不应该镇压法轮功。看来当地的同修早就在救人了。

向一位摆摊的妇女讲完真相后,她说:“法轮功这么好,俺也想炼哩。”她要我多买她些东西,我善意的多买了一点后说:我被迫害得流离失所没多少钱。她丈夫在一旁连声说是这样。最后我要他们一定要教他们身边的孩子做好人。

我给一位农村老汉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是让人锻炼身体做好人,电视上净是造谣。怕人多夺它的权,其实也没谁要夺它的权,现在炼功的被迫害的可厉害。”话音未落,老汉接着说:“是哩”,接着怒斥起xx党。

在一位老朋友家向几位初中老同学讲着真相,我母亲来了,讲完真相,其中一位多年不见的初中同学开着自己的车把我母亲送到家附近的路口,然后又开车绕了几个圈以防恶人跟踪。

一位近20年不见的初中同学说:“你们不应该这么早暴露自己,应该先保存实力,然后一下子起来推翻它(xx党)。”我笑着给他讲法轮功不搞政治,修炼者上访讲真相是在履行宪法赋予的做人的权利。他听了以后很有点失望,看来他太渴望xx党下台了。

一位老同学得知我家在咫尺而不回,千里迢迢回家乡只是为了讲真相救他们,很是感动。老同学因为我的到来有意叫来几位常年不见的老同学来听我讲真相。一位老同学翻阅着《精进要旨》,一位老同学看着师父照片说:“真气派”,当听到我讲我爱人被人跟踪,若去找她也可能被跟踪时,另一位老同学说:敢跟踪我我训他。老同学的上小学的女儿用稚气动听的童音高声朗诵起大陆出版的一本诗集上的一首诗,那首诗是我写给师父的。老同学们明白了真相,都很开心,纷纷给我留下电话号码,要我今后与他们常联系。其中一位说:等真相大显后他也要学大法。

我对一位大学里任教的朋友说:“跟我去网吧,我让你看看天安门自焚慢镜头,我让你亲眼看到公安是怎样在天安门广场把人打死的。”没想到他竟然说:“我看过了,我收到了一张光碟,里面还有警察打人的镜头,我们系里很多领导教师都收到了。”

我去医院看望了曾修炼过一段时间大法,后在打压迫害后放弃修炼的那位老同学,他原来患乙肝基本痊愈,放弃修炼后再加上官场上的争争斗斗病情加重住院。我给他讲是师父梦中点化我让我回来救他的,我给他讲了真相,带去了《转法轮》,还有师父的《做人》与《新生》两首诗,他马上读了起来,然后放在枕头下准备今后经常阅读。我让他什么也不要想,反复静心阅读《转法轮》,相信大法,《转法轮》里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理,要他按照《转法轮》去做。他当时体温检查很正常,令旁边照料他的弟弟很吃惊。我说:会越来越正常的。他要我讲真相时注意安全。

在列车上,我与旁边一位旅客聊了几句,然后拿出以前写好的两份真相文章递给他说:“这是我写的文章,里面有些情况可能你还不太了解。”他一字一句认真读完了几页真相文章,开心地与我聊起别的事情,下车后主动与我握手告别。我心里明白又一个人有救了。

一位通过我得法的同修,由于种种障碍近半年没读《转法轮》了,在我的鼓励下,又重新开始了学法,并开始发正念,并已向几十人讲过真相。

刚要与一朋友道别离开故乡,只见一人开车在身边经过,隔着窗玻璃朝我喊,原来又是一位多年没见过面的老同学。心想师父的安排真是恰到好处。就不失时机地给他讲起了真相。他说他现在搞司法工作,对社会上执法犯法、为富不仁等现象很反感,说他也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也读过《转法轮》,不过太高深没读懂,说他赞成在家炼不宣扬,我说:“我们老同学在一起说说话、谈谈法轮功叫宣扬吗?”“老同学在一起聊聊天不叫宣扬。”他说。“是呀,我与别人聊聊也不叫宣扬,中国宪法规定言论自由。自己受迫害了向别人诉诉苦讲讲真相,这不叫宣扬,更不是搞政治。你可千万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事,也不要反对敌视法轮功,我这是为你好,本来我可以跟你打个招呼就去赶车不跟你讲真相的,可我不忍心,我不希望我的某一位同学因为被江氏谎言蒙蔽因敌视反对大法而遭到被淘汰的危险。”他有些感动地说:“我不会参与迫害,也不敌视反对,政治运动一阵风,放好你包里的书,多保重!”他紧紧与我握手道别,并一再叮嘱我保重。

朋友妻子的弟弟与弟媳开车送我去车站,询问我大法真相,朋友妻子的弟弟认为只有佛教修佛,里面早就有法轮二字,我说:“根据我的理解法轮是宇宙的缩影,即使佛教中有与大法相同的词汇,其实内涵是不同的,释迦牟尼佛讲过修佛有八万四千法门,而佛教中只有禅宗、净土、天台、华严、密宗等十几个法门。”这时朋友妻子的弟媳问:“法轮大法是其中一法门吧?”我肯定了她的说法。然后又举例说:“迷信治不了病,大法却可以使医院治不了的癌症患者恢复健康,因此大法不是迷信而是超科学。”朋友妻子的弟媳很赞同我的说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