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法和正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2月13日】我是1997年得法的,在学法修炼过程中,对法有了初步的认识,得法一个月,我的身心得到了净化,在法理上得到了升华,过去的七、八种病全部消失。我的家人看到了我的变化后,母亲、妻子、女儿都得法了,尤其是我的母亲得法后受益匪浅。母亲弯腰驼背长达32年之久,每天都被病痛折磨着。如今,得法以后竟奇迹般地好了,还能骑自行车。现在我家庭中充满了祥和。

1999年“7·22”,我和另两位功友去了省政府,被恶警抓进体育场,从那时起,我便走上了正法的历程。在回家的路上又被当地派出所抓走,在这以后我不知道被他们抓去有多少次。

在2000年,我和许多功友去看守所要求释放无罪被抓的功友,最终没有成功,反倒被抓进看守所。那时的我有很多执著心。恶警把我送进死囚号,那里是人间地狱,包监恶警说我是法轮,让“往圆里归拢”,吸毒的犯人用拳打我,把我打得昏死过去,五脏六腑如同被挖出来一样,用拳击打我的喉咙,前胸打得肿起多高,半个身体不听使唤。半月后我被释放,以后我和家人多次受到他们骚扰。

在2001年1月23日,我一家四口被抓进派出所,邪恶的警察问我大法是正还是邪,我对恶警说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向善的好功法。邪恶问我是不是还炼,我说“炼”。此时有功友迫于压力向邪恶写了保证,我的心里很难过。晚上恶警把我们一行九人送进看守所,在监狱里看到电视上演天安门“自焚”,我和功友们一看就知是骗局,上面漏洞百出。“自焚”演完后,恶警叫我们承认是真的,我们把它邪恶面皮扯了下来。

不久,我被常人的春节亲情团圆和毒瘤的邪悟所带动,导致我走了一段弯路。

几天后传来了经文《排除干扰》。师父说:“不是师父不慈悲。在几年的修炼中,除了我为你们太多的承受之外,同时为了你们的提高不断的点悟着你们,为了你们的安全看护着你们,为了使你们能圆满平衡着你们在不同层次欠下的债。这不是谁都能做得了的,也不是对常人而做的。只是这些人太不理智了,不知对大法与修炼机缘的珍惜。”看到这里我的心如同被刀子割了一样。这一天警察和我谈话,他问我人能不能修成佛?他说人是能修成佛的,但不是一生一世能修成的。我想我生生世世不就是为了这个大法来的吗?这是师尊的慈悲和苦度。

两个多月后我被送进洗脑班,在那里我被非法关押38天后,因我不屈服,还公开炼功,于是恶警又把我送进看守所;7月份我被送往万家劳教一年。在集训队一天不足4两粮,原来体重160多斤,下降50多斤。我们一行13人当中被迫害致死2人(万家和长林子劳教所)。不久我全身长满疥疮,24小时难以入睡。在邪恶的眼里我的生命都很危险,在那里绝食抗争是我们唯一的权利,被邪恶的警察多次灌食,此时我常问自己:如果不能堂堂正正走出魔窟,我有何颜面去见师父?

后来悟到我是没有正念。师父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后我被超期关押一百多天,在2002年4月份我被释放。回到家中,父亲害怕我再被抓,什么也不叫我做。我心存正念,没有被常人的情所带动,稍做调整,我又开始走上新的正法之路。我不能辜负众生对我的期盼,现在我们这个地区环境非常地好,但是我们知道我们要以强大的正念除尽邪恶,修正自己,因为邪恶还没有全部被清除。

现在我们发真相材料骑自行车往返要五六十公里,在我们周围还有新得法的,现在明白真相的世人,会更加清醒的认识到江XX的欺世谎言。

最后让我们共同精进,迎接法正人间的到来。

以上是个人简单经历和所悟,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