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认识的查尔斯(图)


【明慧网2003年2月15日】Charles是美国大法弟子,营救他是我们每个美国同修的事。也许其他地区的同修不认得他与泳清。我想将自己与他们的接触写下来,可以对他们有个感性认识。

查尔斯·李查尔斯的未婚妻符泳青

我最早见到Charles是在2000年,那时他已经在旧金山湾区了。我知道他是学医的。Charles是个忠厚诚恳的人。他付出了全部的时间精力与金钱讲清真相,可是却不爱表现自己。他也是个非常热心的人,乐于助人,只要找他帮忙,他决不推脱。

Charles很和善,经常面带微笑。给人很温暖的感觉。 一次,我向他抱怨说自己最近能做的大法事情少。他非常耐心地听我的诉苦,一点也不嫌烦,然后说正好有件事情适合我做。我有事情做了,心里很高兴,觉得踏实了。现在想想,其实他象许多其他弟子一样都超额地承担着大量的工作,我如果能更早地学会向内找,去执著,站在法上去认识法,不是等靠要事情做,那该多好啊,能减少很多损失。

Charles开了一家小公司以维持生计,因此上班时间灵活,他几乎把所有的能支出的时间全都用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上了。一次,他听说南美同修人少经济困难,就默默地寄去大批钱物予以帮助,并且从来不说。他踏实稳重,不爱表现自己,湾区几乎所有弟子都认得他,知道他是一个非常好非常好的人。

Charles的未婚妻泳清是个高个苗条秀发披肩的年轻姑娘,温和文静。我是个大大咧咧的“粗人”,因此刚见她时,用常人心想:象她这样的人可能不爱答理我吧。一次也是请她帮忙,与她搭上话,才发现其实她是个随和热心的人。

当我在明慧网上看到Charles被捕的消息,我震惊难过不已,看到泳清奔走华府接受采访时泪光闪闪的脸和忧郁的面容,我心里悲痛,喉咙酸楚。湾区学员都难过得吃不下饭。

看到同修的文章“在另外空间看到营救Charles Li 的场面想到的”时,我震撼不已。我认得Charles,所以还算是积极地参与营救,可是我有没有做到有“不把Charles营救出来誓不罢休”的气如长虹的气势?另外,因为Charles是我认识的同修,又帮助过我,所以我很重视,那另一个很早被捕的美国学员滕春燕呢?还有那些其他美国同修在国内的亲人呢?最近加拿大同修的母亲被提前释放,我们湾区其实就有参加“营救我们的亲人”的活动的,他们的亲人在国内受着迫害,我因为不认识,是不是也很冷漠地对待呢?

其实,从人这表面看我的力量很薄弱,我做的事情很少,可是作为修炼人,真正需要的是我的那颗心哪。

我悟到,我们美国学员那些不认识Charles的同修不见得一定要多做什么,把这事放在心上,多发正念,每次发正念时心里想到Charles,想到“营救我们的亲人”里那些我们不认识的亲人,自然就会令邪恶胆寒,令邪恶自灭。上次众议院420:0全票通过“188决议案”谴责江XX迫害大法,我觉得就是因为我们全体美国学员都重视,都当做大事,都放在心上,才会有这样好的结果。

个人体悟,不足之处请指正。争取早日把Charles救出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