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大法弟子正法记


【明慧网2003年2月15日】投稿者按:此文章是一位同修在狱中与这位盲人大法弟子关在一起多日,盲人大法弟子讲了他自己的得法经过,我觉得经验教训等对广大同修有很大好处,就记述了大概情况。

*****

安(化名)生活在吉林省某个小镇,文化只有小学四年级水平,没得法之前是受社会污染很重的人。安娶了一个媳妇,生了一个女儿,但是夫妻二人经常打架,夫妻之间很不和睦,已在离婚的边缘上了,安很不顺心,便离家到长春市打工。

安的姨家住在长春。长春市在现在和未来人们永世将不会忘记,因为那里是法轮大法的发源地。大法在长春市盛传。姨从别人那里借来了一本《转法轮》看。万古的等待使他接触了法轮大法。安只有小学文化,也不知忘了多少。他看了几天还行,知道一知半解。姨一看他怎么看起来了,便把书藏起来了,安的姨也是刚接触法。安觉得法轮大法很好,还要看,姨不给。因为姨知道安以前的品行,便说:“你要学,谁都能学。”安便哀求姨,一定要看,足足商量了十多天,姨看他真想看,就把书拿出来了,他终于把书看完了。

安在打工期间交了一个女朋友,安后来在狱中与同修谈话中说,当年与妻子打架,妻子经常骂他在外边有女人,安很生气,既然你这么说,我非得再找一个。安的女朋友有乙肝病,要经常打吊瓶,安当时学法没太明白,但是他对法轮大法的了解,就是此功法能治病。他对女朋友说法轮功能治病,女朋友便炼了起来,在炼功点上与同修炼了一个多月,女朋友告诉他,病好了,安一看神了,从那以后便真正走上了修炼之路。

安修炼一年多之后,他与女朋友终于认识了自己的错误,那就是婚外恋,是法轮大法的功德所不允许的,他与她分手了。安学了法轮大法后有了很大改变,他弃恶从善。真、善、忍法理使安认识到了自己过去的错误,他后悔,他向内找,他想到妻子、女儿,发现自己并没有对家庭负责,觉得自己对不起妻子,他要弥补,重新担起好丈夫、好父亲的责任,他决定回家,同时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带给家乡的人。

安回家了,“果然有缘能悟者,俩俩相继而来,入道得法。”《精进要旨》──悟。安在当地的大法的弘扬上起到了重要作用。安在谈话中说,回来后那个炼功点上的同修不少亲耳聆听过师父在长春讲法,安有点遗憾。其实师尊每时每刻都在我们身边。

“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 ”(《心自明》)。邪恶的镇压开始了,恶警把他抓起来了,因为他是恶警所认为的重点人物,在镇压前的时间里安没有太认真学法,有些执著依然在,面对突如其来的大难,安因怕心等等因素,理智上便不清了,他想我签完字回家还炼,邪恶也是这样骗他的,说签完字愿炼回家去炼。签过字回家了,回家后,思想上开始闹起来,产生严重干扰,干扰得法不能学了,拖了半年多。

有一天眼睛有了点问题,有点象角膜炎。妻子一定要给他治,也不知从哪找来一个偏方,让他吃,他不吃,但架不住妻子苦劝、关心,来了个自我欺骗,我就当吃“茶”了。“茶”吃了,万万没有想到,不但没好,反而把两只眼睛都蒙上了,只感觉有光,什么都看不见了。世界上的一切什么也看不见了,他成了盲人。安痛悔不已,痛悔自己没听师父的话,落到这种地步。书也不能看了,只能听录音了,师父的新经文也不能看了,只能送经文的同修给念一念,或者女儿给他读,大家知道只有静心多学才能明白法的内涵,才能知道正法修炼时期状态与责任。一念之差带来这么大的问题。

安痛悔过后,终于有一天,正念又起,变得象金刚一样。正法,我要以身正法,让群众看看,江流氓集团怎样迫害法轮功群众的。在电视上邪恶当权者的喉舌说对炼功者进行亲人般感化、教育。要揭穿它们的邪恶谎言。从此,他经常出去贴标语,挂条幅。拿着棍子探路,有时掉到路边的大沟里。一个盲人为了众生,艰难地做着宇宙中最伟大、最神圣的事情。他专门在公开场合炼功。有一次摸索到一个什么部门的大门上,爬了上去,把一条大条幅挂在楼门上,在不远处炼功。来了两个警察,差点没将他推倒,对他推推搡搡,引起了群众围观,安说:“我不知你们穿没穿警服,你们对待一个盲人这样,跟土匪有什么区别?”两个警察理亏走了。过了几天突然又来几个警察要进行绑架,安迅速从梯子爬上房顶高喊:“恶警迫害大法弟子,快来看哪,恶警迫害大法弟子,快来看啊!”他一喊周围出来不少人,几个警察一看只好走了,不知它们为什么这么怕曝光。要是真有罪,警察怕什么?可是它们很怕曝光。又过了些天,这几个家伙又来了,这次它们计划好了,没等安上房,便将安抓住绑架走了。

这次安不象上次那么迷了,坚决不配合邪恶的安排。恶警逼迫他放弃修炼,用鞋底打他,安正念很足,打上也不疼。所长打完后走了,管教又来问:“你炼不炼了?”安说:“炼,我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有什么错?”安从管教意图中感觉到它唆使犯人要迫害他,便对管教说:“你我都是中国人,为什么要这么自相残杀呢?”从此管教对他态度好了起来。

安在狱中坚持对犯人讲清真相,使一些人得救。在狱中与同修交流,发现安由于看师父新经文很难,没有深刻理解正法修炼与个人修炼是不同的,发正念的问题与旧势力迫害等等都没有深刻理解,在家庭中出一些矛盾。如一概地接受亲人无端指责,认为是自己应该承受的难。一味地自己找活干。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费掉不少学法时间。经过与同修交流明白一些问题,由此可以看出同修应该多帮助有困难的同修。

在狱中有一个犯人经常口出恶言,对师父很不敬,安对他说:“你不要骂我师父,这样对你本人不好,会有报应的。”这个人不听,还是口出恶言。没过几天这个人洗澡出来,一下摔了个大跟头,头撞在床铁上,把此人痛得不行,一摸起了个大包。安告诉他,“我告诉你别骂你不听,怎么样?”吓得此人再也不敢骂了。另一个犯人,安告诉他三次,他也不敢骂了。安对另一位残疾同修细心照料,这个同修腿有伤,自己不能处理,恶警把安从看守所又提到拘留所,对安要非法判刑,安觉得不对劲,把判决书撕掉,对警察说,“我声明,我以前签的字全部作废。”恶警没办法只好又将他送回看守所。后来上面来了命令,把安和另一位残疾同修带到区教养院,关在三楼上单间,派犯人看守。他俩一来犯人们觉得真是笑话,警察抓来两个炼法轮功的,一个瞎子,一个瘸子。恶警对犯人说:“你们看好他俩”。在晚上无事的时候,安与同修便向犯人洪法,讲真相,告诉犯人,我们炼法轮功的人是不会自杀的。犯人说我也不相信你们能自杀。安与同修向他们讲天安门自焚真相,告诉他们人体大面积烧伤是绝不能用布包得那么严实,不然会烂的,都得露出来。其中一人马上惊醒说:“可不是咋的,咱们当时怎么没看出来?”安又向他们背法。一个年轻人对师父的诗很喜欢。找来一支笔记着,并说:“你们师父真有才华,我要跟你们接触早,我也早学法轮功了。”但是此人受常人思想限制,一见诗中带有神、佛字样便不接受,其他的接受。看来我们对常人讲清真相不能讲高了,不然他思想就接受不了。

恶警对他实在没有了办法,只好将他送回家。

正如师父所讲“如有的大法弟子被抓后,坦然不动,没有任何怕心,你看它旧势力就不敢迫害他。因为它们知道此人你不打死他,什么迫害都没有用,也就不碰他了。有多少学员能做到啊?他们对法的坚定使邪恶胆寒。可是常人的执著太重、学法不深的,都使自己遭受了很多不应该遭受的痛苦。有的写过什么“悔过书”啊,或者是签过什么字啊,因为我不承认这场迫害,所以在这件事情没有结束之前,我会再给他们机会。实践中我也看见了,多数学员被迫害后,能够更冷静、更理智地认识大法与修炼的严肃性。同时也更看清了这场迫害的严重,不再象当时带着那么多常人心做事了,这些心逐渐地放下了,所以他们做的事也越来越纯正,越来越好,越来越坚定,更加理智了。不要看那个迫害的表面,法到人间时一切真相都将展现。中国大陆内的大法弟子是了不起的。”(《北美巡回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