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营救金子容子的一点思考


【明慧网2003年2月18日】容子自去年5月24日被非法监禁以来,已经快9个月了。时间太长了,真的是太长了。想到容子还在受迫害,作为容子的同修,我觉得有必要从法上交流一下。也希望同修们,特别是日本同修,能从法上提高上来。我觉得,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找一下原因。

一、认可了旧的逻辑

从容子被非法关押以来,大家也都在四处奔走,国会议员超党派议员联盟也成立了,国际大赦组织也把容子列入到呼吁救援的名单中去了,日本外务省也很认真地答应去采取办法营救,议员的签名200余个,民众的签名也有10余万了,但是为什么还没有营救出来呢?我觉得,首先与我们同修之间对变异逻辑的认可和表现出的无奈有关系。

旧逻辑之一是,容子是中国护照持有者,在中国如何是中国人的事,与日本无关。其实,中国已经签署了联合国人权条约,有义务遵守。一旦违反,任何国家都有权利、也有义务去谴责和制止。判一年半的劳教,只因为散发真相资料,这样对待任何法轮功学员,都是违反中国宪法的,也是违反联合国人权条约的。容子只是千千万万个受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的一员。这场迫害是对人性的践踏,是在打击人类最本质的东西――道德。任何有识之士都应该起来反对它。积极营救金子容子,是对邪恶的抵制,是对正义的弘扬。日本政府及政治家也应该当仁不让。

而且,对容子的迫害,使一个日本人的家庭无法正常生活。有同修去过容子在日本新泻县的家。容子不在,大地里丰收的涉柿因人手不足而无法收获,眼睁睁地看着烂在地里;因容子被关,婆婆和奶奶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身体状况也每况愈下,家里已经没有了应有的往日的整洁[1]。一个日本家庭因为信仰真善忍而面对这种情况,日本政府怎么能不管呢?

旧逻辑之二是,怕被中国说成是干涉内政,所以不能管。自己国家公民的妻子在他国没有做任何犯法的事,被非法关押,就应该理直气壮地要人。政府是有义务保护自己国民的权益的。指责他人干涉内政只是少数人胡作非为的一张挡箭牌罢了。其实,众所周知,中国政府中的某些人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干涉他国内政。比如,某个城市要给法轮功颁奖,有政治小丑去阻止。到民主国家访问,害得那里的人不能穿黄T恤。一位香港的71岁老人在缅甸打一下横幅,就被判7年监禁。例子太多了。

我们是大法弟子,绝不能认可这些变异的逻辑。必须从心里全面否定它,抵制它。有的同修跟议员打交道时间长了,自觉不自觉地认可了这种变异,表现出了一种无奈。在这种框架里,冲不出去,就会被旧势力牵着走,再怎么努力效果也不明显。

二、把营救金子容子与讲大法真相割裂开来

营救金子容子与讲大法真相实际上是一体的。把容子营救出来,又唤起了日本人民的善心,使他们在正法中正确地摆放自己的位置。可是,在呼吁营救过程中,不自觉地把二者割裂开来,使讲真相的工作达不到那么理想。比如,在呼吁的过程中,心里好像对救出不抱多大希望,或者急于洪法,结果造成对方的反感,给常人感觉是我们不是在救援容子,而是在宣传法轮功。有时又走了另一个极端,不敢谈大法,怕常人不接受,又成了一种执著。看到有的人愿意帮助救援容子,但是不愿意了解大法,感到很失望。其实大可不必。法有不同层次,善也有不同层次。一个人动了善念,签了名,或参与到救援活动中来,就已经在为自己的将来选了一个位置。当然了,能直接支持大法就更好了。但是我们应该是做而不求的。其实,随着正法进程的推进,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了解大法了。我想,我们应该有洪大的宽容,有理智、有智慧、有慈悲,真正地救渡众生。下面的这段法会对我们处理这个问题有直接的指导作用吧。 “在宣传和解答问题时,要根据接受对象对大法的理解程度和承受能力,恰到好处地弘扬大法。”(《法轮大法义解》)

三、精英思想,等待观望

日本这个社会很注重表面文化,如跟议员、记者等有地位的人讲话要会用相应的敬语,见面鞠躬、递名片等等都要做得恰到好处,人们才容易生起好感。为此,我们一些学员产生了等待思想。许多大型洪法活动都可以搞得有声有色,但是一谈到向高层洪法,就剩少数几个日语好的能做,其他人只好等待了。其他学员想做,有时也是障碍很大。比如,有一次一家媒体做了不客观的报导,大家都想去。我的第一念是,某个学员最好别去,用在打工中学的日语去跟媒体讲话很失礼的。结果那位学员去了,效果还是不错的。我的日语不好,但在同修的鼓励之下,有一天,我决定给杂志社打电话。那一天,我打了4个电话,有两家说把资料寄过来就行了。另外两家同意见面。其中一位编辑还热心地教了我在报社大厅接待处跟接待人员使用的日语,以便顺利地找到他。然后,我约了一位日语好的同修,去了,都谈了将近一个小时。我感到受到了鼓舞。但是,几天以后,有心向媒体洪法的10余位同修聚在一起,大家练习一下预约电话的打法。轮到我练习时,蹩脚的日语引来几声哄堂大笑。人心上来了,自己日语不好,由别人来做吧。从此,半年过去了,一个电话也没打过。其实我知道,真正障碍我的不是日语能力,而是个人的执著不放,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主动去做。即使到了今天,这种等待观望的思想仍然在不同程度上存在着。我感到,这种思想也是障碍容子早日归来的一个因素。这些障碍不突破,也跟不上正法的进程。希望我们都能突破个人修炼中的障碍,还能互相鼓励,共同精进。

四、力度不够

有一位同修向一位议员呼吁时,议员说,我要看你们是否是真的下决心要把容子救出来;如果是真的,我会帮你们的。且不说他后来是否帮了我们,我现在扪心自问:我真的尽全力呼吁了吗?我只能惭愧地低下头。一位同修说得好:无论现在你怎样努力,将来你都会觉得你做得不够,何况我觉得自己真的是努力得不够。值得欣慰的是,东京地区的弟子这几天在一起学法交流,大家都表示一定更加精进,早日把容子营救出来。

当然,这里也会有旧势力的安排和对大法弟子考验的因素,这是我们要全面否定的,旧势力也不配考验我们。请允许我用《师父的新年问候》经文中的一句话与各位同修共勉:“剩下的路,用神的正念正行圆满你们的史前大愿吧!”

以上是个人体悟,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