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修心顽疾愈 遭受迫害不动摇

【明慧网2003年2月18日】我是96年得法的,我得法前,是个病魔缠身的人,如浮肿、腰间盘突出、顽固的妇科病、糖尿病、淋巴结核等,还有多种顽病,各大医院都看了,最后挂专家号,也没看好我的病,从而对医院失去了信心。后来又得了个难以开口而且有生命危险的疑难病(那时我后背总是冷,很沉,我就叫别人给我用铜钱沾着香油刮,才引起了那种疑难病)。经人介绍,说一个人炼了一种功,治好了多种疑难病,我就去问他,他说“不能求”,他给了一本大法的书,我看过后,奇迹出现了,过去整天去医院都没有看好的病,在我身上不治而愈了。在我周围的人看到了我变化后都愿意学,我也乐意帮别人,所以教了很多人,我家成了一个炼功点,有的说给点学费吧,有的说给点电费吧,我说师父有严格的要求,第一要求是不能够收费,师父说:“我们给你这么多东西,不是叫你来发财、求名的,是为了度你,是为了叫你修炼。如果你收费了,我的法身会把你所有的东西全部都收回来,那么你也就不是我们法轮大法的人了。”通过学法我懂了做人的道理,真正做一个好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

有一天,村治保主任突然进了我们炼功点说:上边说了,不让你们炼了。我们感到很震惊,不知这是为什么?做好人,做健康的人,利用休息时间学法、炼功,不影响任何人,到底是为什么?紧接着电视台播放了诽谤和诬陷大法的虚假的言论。从那时起,政府不法人员抄家、抓人,一到他们认为的敏感日,就闯入家中“看望”、盘问等,使尽一切办法不让出门。

当地派出所不管家里有人没有人,翻墙而入,翻箱倒柜,闹的家里不得安宁。要是赶上农忙在地里干活,派出所就到地里找人,影响生产劳动。

那是在2001年9月末的一天下午,天下着小雨,天气很凉,正是秋忙季节,我家找了几个帮忙的在地里掰玉米,刚回家,他们去了一屋子人,大概二十几个人,他们拿着电棍,一进门就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有个人好像是个头目,还有个胖的也象个头目,就开我家的柜搜查,找他们要找的,电话本也抄走了,拿走了一本《转法轮》,还有讲真相的光盘(是揭露江氏一手导演迷惑毒害人民的自焚惨案),还有历史上的预言。我说你们好好看看吧!由于我不配合邪恶之徒,他们就3个人把我架上了警车,绑架到了镇派出所。在派出所还关押着一些其他的大法弟子,我和被关押的大法弟子一样在派出所里被冻了一宿,他们不给我饭吃,还把我们关进笼子里,锁上了足有半斤多的大锁子。第二天,把我们送去了610洗脑班,一进洗脑班,里边布置的更加严密,要想出来确实不易,在一个大厅子里贴满了许多栽赃陷害大法的漫画和材料。

我在洗脑班里,他们讲的内容还是那一套一派胡言的乱语,邪恶之徒讲的全是假的,完全是谎言中伤,是对真、善、忍的诬陷,对真理的歪曲。我想,我不能呆在这里,我要出去揭露邪恶,救度世人。在师尊加持下,在强大的正念的作用下,他们给我打开门,在家人的陪同下堂堂正正的出了洗脑班,又走到正法的洪流中去了。

但一到他们认为敏感的日子,他们就没有间断过对我们的骚扰。在今年十六大召开之前,邪恶之徒怕我去上访,怕我去和平请愿,他们一去就象文化革命的时候一样,有上房的,有堵门口的,不管半夜三更随便“出入”,一去就是一大群。因为我不配合邪恶,为避免绑架,只好离家出走。

这些所谓的执法人员,竟在光天化日之下,不出任何证明,随便私闯民宅、搜查,为所欲为,干着违法的勾当。

师父在《精进要旨》“再论迷信”中讲:“人类啊!清醒过来吧!历史上神的誓约在兑现中,大法衡量着一切生命。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会定下自己的未来。珍惜吧,宇宙的法理就在你们面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