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同修的居留问题所想到的


【明慧网2003年2月19日】近来从功友的交流中获悉陈纲同修面临护照到期和居留困难问题,也看到了一些学员对此事的看法。长期以来,这似乎是一个很多人都在想,但又都在回避的问题,是因为它太敏感了吗?很久以来象是一块重物压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一直没能在法上正视这一问题。在我们无形的回避中,是否有某种隐藏着很深的执著呢?我个人认为是应该好好交换一下意见了,该放下这一包袱了。

或许有人会认为寻求特许、居留、政治庇护不好,不知是否是觉得这会与政治挂钩,或与在国内写“保证书”等同,或是干脆有利用大法搞“投机”之嫌,或者是怕给X国政府和人民“添麻烦”?总之,如果猜测起来恐怕还会有很多种“可能”。

首先,我想谈谈对特许居留和所谓“政治庇护”的看法。众所周知,“政治庇护”是根据国际人权公约产生的一项保护,它不分国界,以尊重人的价值为前提,体现的是国际人道主义精神。该项权利虽然含有“政治”二字,然而可以明确看出来,它决非与通常意义上的“政治”等同,也决非是什么奢侈的待遇,只不过意味着公民最起码的生存权利而已,也就是说,是人就该有的一项权利,特许居留也是如此。

从这点来说,大法弟子是有充分资格拥有这一权利的,在必要时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地申请。这不是政治,而是应有的权利,正如我们需要国际社会中的政治家们的支持、向他们洪法讲真相而并非“搞政治”一样;

同样,寻求这种生存保障权利决不能与国内写“保证书”画等号,虽然两者都出于被迫,但一个是尊重人,一个是迫害行为,两者的前提大相径庭;

会不会是“搞投机”呢?虽然该项权利有可能被滥用,但几年来的高压迫害都未能促成类似以往那些避难风潮。据我个人无意中所知道的就有几名同修都较为紧迫地面临这一困难,并还在种种困难中坚持着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试想想,有付出如此代价搞投机的吗?这些年同修们都是怎么过来的,用善念设身处地为他们想想,或许多些体会。

那么,是否是给本国政府和人民“添麻烦”或“负担”?只要想想我们是在干什么就不难回答了:我们不是在救人、度人吗?这岂能用“添麻烦”或“负担”一类的词来形容?我们是在认为自己是大法弟子吗?我们就不可以理直气壮一些吗?

不错,修炼是要吃苦、过关、提高心性、经受考验。可我们是否也该想想,该吃什么样的苦、该接受什么样的考验?师父早就告诉我们,不给我们安排与修炼无关的苦与难,也不承认邪恶势力安排的所谓“考验”,因为无人配得上考验大法。在“道法”一篇经文中,师父已十分明确告诉我们:“做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道法》)

我个人所悟,即便个人修炼中的吃苦与考验,也都是为了提高心性,才“苦得其所”,而不该是“苦海无边”式的苦,单纯通过吃苦来消业。做为正法时期的弟子,我们的修炼是紧密结合正法的,与正法无关或有碍于正法的“苦”或“考验”,也就是与我们修炼无关或阻碍我们修炼的,这也正是邪恶所安排给我们的,回想一下,邪恶不是一直要“经济上拖垮”、“肉体上消灭”我们吗?为了使世人害怕接近我们,它们安排了什么样一幅可怕的图画: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好人受难、生活极度动荡、无法或无暇顾及恋爱成家,等等,而坏人却总是活得那么“滋润”、“春风得意”。再想想,我们有多少人没有如此被动忍受过?是不是认识到就应该马上主动清除这些形式的迫害?

对于许多海外弟子来说,居留许可直接关系到生活的稳定与否、经济条件、时间和精力的安排。长期过动荡不安、贫困线以下的生活,使得我们不得不为糊口和紧张的考试生活奔波,同时还要承受无形的各种精神压力,那样地“饱经风霜”,难道没有人想过,这是我们该承受的吗?这样的情况显然不利于安心讲清真相,不利于集中精力做好正法工作。在目前这样的常人社会状态下,这一切和我们时常面带的微笑是多么地不协调啊?难道我们一定要以这种方式“伟大”吗?难道我们希望世人对我们“敬”而“远”之吗?不能接近世人又怎能去度人?“功劳”与“苦劳”,何者更有意义?难道我们害怕吃不着苦吗?假如解决海外弟子居留许可的问题对于改善这一切十分重要的话,我们就应该去争取这一应有的条件或权利。我们是一个整体,所以首先应该在这个整体中通过相互理解、帮助实实在在地体现出和体会到“真、善、忍”;当我们为营救远方的亲友而呼吁时,是否也想到过,在我们身边也有迫切需要受到保护的同修?对于他们的各种困难是该感同身受、珍惜、首先想到能有什么办法帮其解决,还是对之冷漠、简单地否定、僵化地以法和师父的话为“原则”对其进一步“严格要求”?我们是否也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旧势力邪就邪在这儿,远方的营救是明着的迫害,而海外的是暗中的迫害,体现上就是护照拒发和生活不稳定,最终影响就是减少精力、时间和财力去救度中国人。

身在X国,偶尔听说,国内的同修们之间如何相互信任、和谐、照顾和帮助,从网上的文章中也时常可见一斑,环境是那样地严酷,气氛却是那样地慈悲善良。想想这些,我觉得我们都该检查一下自己,看看自己心里有没有装着同修。我希望,无论我们是“当事人”也好,是“旁观者”也好,都能超出个人思想的圈子重新悟一下,做为“当事人”应继续保持坚定的信念,同时,从法上主动积极地面对和解决这一问题,不要被动忍受或等待其他学员的帮助,不要服从邪恶的这种安排;做为“旁观者”,最好能积极为有困难的学员着想,他(她)的事便是我的事,使学员能在我们这个集体中实实在在地感受到“真、善、忍”的力量。

同时,作为正法弟子,我们应该及时将这些案例告诉政府、议会、媒体、民众,帮助他们通过这些事了解迫害的真相,为他们的将来奠定良好基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