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清真相体会(二)


【明慧网2003年2月19日】(续上文)

第二章 如何讲清真相

智慧从法中来

那么应如何讲清真相呢?师父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讲:“那么也就是说,我们在讲清真相中还得去符合现代人的口味去度他,因为今天的人哪,他信神那个底线很低,他的道德水准的底线也很低,他明知道是坏的他都去干。”那么我个人认为,在讲清真相中首先应该认清并找出对方对大法误解的症结所在,然后再找出造成这一症结其背后的观念和执著是什么,以此为突破口,针对其观念和执著采取“先顺后破”或“边顺边破”的办法,循序渐进地向其讲清真相。当然在有些情况下也可以采用开门见山等直接方式,一般都能达到预期效果。

师父在《法轮佛法(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中讲:“这法他绝不是常人社会中的任何一种理论。你翻遍所有古今中外人类的知识也找不到。但是我们又结合着现在人的思想,结合着现在人的观念,能够尽可能地叫大家明白。因为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固有的长期在社会中形成的观念,也与他自己的工作或者是他自己所从事的专业有关系。你比如说,有搞科研的,有搞军事的,有搞政治的,有做生意的等等。每个人对他自己的成就也好,对他自己形成的对世界的认识也好,形成了一个固有的观念。你认为真理就应该是这样的,那么他认为真理就应该是那样的,每个人都有一个固有的观念。……过去初期一直到前一两年吧,你们得法的时候,很多人都是被自己后天形成的观念在挡着。有的人用实证科学来衡量这个法如何;有的人就用这个唯物辩证法来衡量这个法符不符合唯物辩证法;那么有的人就用他自己在商场中形成的世界观来衡量法,就是不同阶层的人都有一个障碍。我为了破除这个障碍,我就尽量地符合现在人的思想观念和现在人的思想方法来讲这个法。同时我在讲法中也在破除着所有障碍你得法的一切因素。大家知道,有很多人一看我的书,第一遍觉得我在讲科学,其实不是的。我们是用现在人的思想方法破除你那个观念,让你去认识……我们都是用讲道理的方式,用人能够理解的这种观念破除你的障碍这样的一个办法来讲,让你真正认识宇宙的理。”

由以上我更加认识到在讲清真相中,对对方的许多方面根据不同情况有不同程度的了解是极其重要的,直接关系到能否救度这个人。这些方面包括性格、脾气、专业、爱好、兴趣等。在条件允许和必需的情况下,这样细致地顺其观念和执著讲,就避免了出现讲真相刚开始他就因观念和执著的阻挡而拒绝了解的问题。

观念分析

在这里有必要针对被讲对象的许多方面分析一下,找出造成其不能认识真相的观念障碍。

我们都知道中国人是最复杂的,观念形式也是比较多样的。先从儿童谈起。儿童没有多少观念,政府对其的宣传他们未必明白,但往往其亲人的态度却能直接左右他们单纯的思想。

少年,从小时候起就接受了那种XX主义少年先锋队的宣传教育,一上学就被红领巾套上了,红旗蒙蔽了少年的双眼,视野里看不到世界的广阔蓝天,因此政府和XX党在他们心目中是最神圣的,加上他们的幼稚和单纯,政府怎么宣传就怎么相信。

年轻人,不懂得文革等政治运动的教训,从小受洗脑教育,同时受现代文化冲击比较厉害,逆反心理比较强,相当数量的人对政府一贯具有的夸大其词、过于粉饰的虚假宣传大多都持怀疑态度。无论什么,只要政府过于玩弄舆论轰炸的伎俩,都会引起年轻人的反感和排斥,甚至逆反心理。国家越是禁止的,他们越想参与,但同样他们也反对一个群众团体相信任何某一种东西,包括某一种气功。他们只相信自己游浮不定的生活态度,只相信自己的价值理念和是非判断标准,有的说“玩的痛快就是生活的目的”。

有些高级知识分子,包括哲学家、律师、科学家、文学家等见识比较广,视野比较开阔,有自己对事物独特的判断是非标准的能力,在重大是非面前能够比较公正的看待,但对于法轮功问题由于被政府的造谣宣传所蒙蔽,加上他们思想中有中国国情比较独特这样一个定位,又会陷入从政府角度考虑问题的误区,认为政府镇压法轮功尽管暂时看起来并不太合适,但从整个国家全局角度,也许是必然的一步,尽管侵犯人权,违反国家宪法,但中国历史就是这样,中国的国情就是这样,也只能默认,无可奈何。他们也不一定相信政府的宣传是真的,但即使是假的也不能说明任何问题,他们并不看重这件事情表面的真假,而重点看这件事情对国家影响的深层关系,他们宁肯相信法轮功就是义和团,默许当权者的这一不公正的做法。中国的极权政治是出了名的,他们也只能在此基点上去考虑问题。

中年人,文化高的经过了诸多政治运动,不会盲目相信政府的片面宣传,但许多不明真相的人也并不会支持和同情法轮功,他会认为进入事态当中的哪一方也不好,都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为了各自的利益而已,他会认为这是一场政治斗争,因此既然不能从这场“政治斗争”中捞取任何实惠和资本,那最好采取“袖手旁观”或“坐享其利”的办法。

文化低的中年人,在社会中下层为了温饱而忙碌的人,如小商小贩、小市民等,又会有另一种观念,认为“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在哪一朝哪一代同当权者立场保持一致是错不了的,于己吃不了亏,因此他根本不去考虑孰是孰非。若谁考虑多了,他们会认为那是“吃饱了撑得没事找事干”,凡是政府反对的,他们也发自内心的跟着反对,而不只是表面。人就变异到这种程度,有些人骨子里已经没有对真理的坚持了,只有一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当然还有些文化低的中年人,思想保守略带迂腐,麻木不仁的在这苦海中生存着,他们对问题认识反应麻木,思考问题肤浅,没有很强的辨别是非的能力,不愿相信政府会欺骗他们。

当然还有许多各方面素质高的,眼界比较开阔的是能够公正理性的来看待这件事情,但由于种种原因,他始终搞不清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因此一直对中国发生的这件事情感到纳闷,但他能够明确的认识到是中国政府错了,太邪恶了,法轮功是被迫害了,但他也并不了解也不支持法轮功,这样的人比例也很大。

老人就理智得多,他不会盲目相信政府的宣传,但也不认为法轮功好,他在冷静地观察,但也不过于关注。他最关心的是子孙满堂,儿女平安,乐度晚年。

如此等等。还有许许多多的形态,表现复杂,那么讲清真相也就应充分运用智慧,采用灵活多变的方式方法,具体问题具体对待,顺势利导、循序渐进的,或开门见山的等方式讲清真相,必会收到良好的效果。

师父在《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讲法》中讲:“讲清真相是当前我们要做的事情。大面积地做,用你们能利用的一切智慧去做,只要能救度世人就去做。无论你是去揭露邪恶也好啊,采取各种多方面的形式啊,直接的间接的,或者是从侧面的,只要能够让人能认识这场迫害,就是在救度他,就是了不起。”

我个人认为,讲清真相要达到两个目的:第一,认清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本质;第二,让世人不反对大法。下面我就如何针对不同的人的不同情况讲清真相来研讨一下。

1、 对待儿童或青少年。

从给他讲童话或神话故事入手。

大法中有许多吸引儿童的神话童话,讲这些神话童话可以引起他们对大法的兴趣或好感,或者讲大法中的好人好事,因为“人之初,性本善”,他听了易对大法有亲近敬爱感,你也不用过于宣传政府中的邪恶集团如何如何邪恶,因为你很难一下扭转他因受政府教育而对政府具有的无比信任感,还会引起他对你的反感,从而前功尽弃,因为他没有那么复杂的思想,一下接受不了。但你只讲大法故事,尽管他没有明确的思想意识,实际上他心里已经认同了大法。小孩本来思想意识就缺乏理性,只是模糊的感性认识,因此展开的话题不要太多。

遇到学校办的所谓的“反X教”横幅上签字,告诉他不要签,因为有许多可爱的伯伯、阿姨、爷爷、奶奶还关在监狱,签了字会给他们造成压力,小孩一般都比较有善心,听了以后会升起同情心,不愿主动去签字,有了这一念就可以了,可能情况就会出现变化。当然对待你熟悉的儿童还得顺他的其它执著或兴趣去讲。

对待青少年就好办得多,他有正义感,爱憎分明,讲我们的善,讲当权者的邪恶,他自会用公正心对待这一切,尽管他不一定有这样明确的意识。

2、 对待那种吊儿郎当又非常自负具有叛逆精神的现代年轻人。

他只顾“玩乐和浪漫”,和他讲道德,讲佛道神,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没有用的,他会认为你迂腐,大笑你。但他有好奇心,有标新立异心,寻幽探奇之心,这是年轻人的共同点。你可以给他讲“百慕大三角”,讲“飞碟UFO”、讲“金字塔”、讲“域外文明”,然后讲大法理论中的超常现象,由此为突破口讲真相,也会使他很快明白,尤其讲一讲大法的洪扬在中国与国外的差别,这些自负的年轻人会在“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的心理驱动下,反对中国大陆的独裁做法。别看他吊儿郎当,一旦真正认识到真相,他甚至会比其他人表现出更大的热情去帮助你宣传,因为他以自己发现了众多人还不知道的“秘密”而感到自豪。

对待这种人,你也可以以自己对某一领域的特长优势取得他的“佩服”,去其傲气,然后他会重新认识你,会奇怪:象你这样有理性高素质的人,怎么会学只有“愚昧者”才学的法轮功呢?法轮功必定不简单。这样你再讲真相,他就会听。当然年轻人的爱好兴趣很多,有的爱政治,有的爱音乐等,都是突破口,如给爱好音乐的听大法弟子创造的歌曲,由此而讲清真相。

3、 年轻的大学生。

可以从科学角度和他讲大法,然后再讲真相。比如这样说:“法轮功在一些老太太看来,她们只知道好,却又说不出好在哪里,因为多数老太太文化低,不会从科学角度讲,只能从身体的获得健康、道德上的升华来讲,因此给群众的印象是法轮功只能治病,等等。其实法轮功并不像老太太所讲的给人造成的印象。在有一定知识的人的眼里来看,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呢?打个比方,西方有个‘文艺复兴’,而法轮功就是‘东方文艺复兴’,东方文化的全面复兴,将给人类社会带来比西方文艺复兴更大的变化,但新生事物刚刚产生也必不会马上被认同,当权者只能从自己一己之利益角度出发,对待这一新生事物。历史上的基督教不是被罗马暴君尼禄迫害吗?今天的法轮功也是如此,为了坚持对真理的信仰而遭受了史无前例的迫害。只是在这个过程中,群众要看清这件事情的真相得费一些时间与精力而已。”听了这番话他会震惊,马上会认识到认为法轮功是搞封建迷信活动的观念是错误的。其实这时他已不太反对法轮功了,我们的目的也将要达到了。

大学生一般对诸子百家及佛道教理论感兴趣,你也可以把大法暂时和世俗佛教挂钩,讲一些大法中的一些法理,如德与业力的转化,可以借助“物质能量守恒定律”来说明等。他会震惊,在他看来“不起眼的、愚昧的”法轮功竟然如此令人耳目一新,内涵丰蕴,怪不得那么多人反对镇压法轮功,这里边必定有不为人知的原因,因此不能盲目下断言。在这种情况下,你再给他讲国外的大法洪传情况,他便也就多多少少能够明白了法轮功被无辜镇压的实情。其实此时他已经有救了,因为他已不盲目反对大法了。若还有机会或情况许可,还可以深入地讲并配以图片,提供数据等方式,直至让他对我们大法有好感,也认清了当权者的邪恶。这只是概括地讲,实际情况就复杂得多,确实需要智慧与变通能力。

4、 对待高级知识分子,律师、哲学家、文学家等。

这部分人,有好多人是对政府打压法轮功的不合理及迫害的邪恶一下子就能认清,但他也会用自己对政治的深邃的洞察力及敏感度去思考法轮功,经验式的认为法轮功群众是一些愚昧、易受骗上当的人,而历来的群众性活动都是为私的,为了自己集团的利益而存在而已。因此他不同意政府的做法,但他同样也不支持甚至反对法轮功。有的还会从当权者角度来想问题。在中国,哪一朝哪一代统治阶级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制定大政方针?作为当权者从长远观点、从战略角度来看,打压法轮功也不失为一保权上策,因此他能体谅当权者的“苦衷”,即使当权者用造谣的办法也无可厚非,今天的社会就这样,谁也没办法。其实他脑中仍然装了法轮功不好的思想。

对此,你必须发挥自己的各方面优势(包括知识),若知识优势不如他,则发挥你其它优势,如人生的阅历、职业优势等,先把他的这种想法一一揭穿,让他明白,他所想的你也明白。这时他会奇怪:你对这件事评判的能力、心理基础和他相同,甚至超过他,但你仍能学大法,而不是排斥,这是为什么呢?他会疑惑不解,由此你再给他讲真相,他就会听下去。

有这样一件事,我在被非法拘留期间,号里有个高级知识分子,正是年富力强之时,知道我是学法轮功的,非常自视清高。他看了许多宗教书,对宗教很了解,但他不认同大法。我明白他的症结所在,他认为学大法的人都是知识狭隘,对宗教不理解,因而大法中出现一些宗教里的内涵丰富、意蕴新颖的语句或故事,对于对佛教等宗教没有深入研究、思想又简单、认识问题肤浅的人看了以后,会感到很震惊很新鲜,因此一下子就学了,就“痴迷”上了。既然症结在这里,我也不急躁,不马上就激进地非要说大法好,而是投其所好,和他大谈宗教。

从释迦牟尼到耶稣,从《金刚经》到《新旧约全书》,从道家到诸子百家等。我谈了这么多,看他心里还不为我对宗教了解较多而心动,我又和他大谈历史、哲学、政治,谈人种变迁、东西方文化对比等,他越听开始越震惊起来,心想:这个“法轮功”头脑并不简单,非常具有辨别是非的能力,学法轮功的还有这样的人?他开始推翻自己以前对法轮功人“简单愚昧”的认识,最后他非常诚服地说:“啊,你了解的知识真不少,你比我知道的还多,我就不明白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能去学法轮功?老太太为了健身,分析问题也简单,上了当可以理解,你这么年轻、头脑也不简单的小伙子怎么能去学这东西?”我一看时机成熟了,就把大法及近几年的邪恶镇压的真相讲清了,他大惊,满目的对我敬意和谢意,他留下了地址和通讯号码,说出去以后一定要本《转法轮》看看。

我成功的破了他的症结,若没有其它情况,他真的有得救的希望了。

5、 对于担任一定阶层的领导或爱好政治的中年人。

这部分人爱用分析社会政治运动形式的办法来对待法轮功被镇压这一事件,他们会认为法轮功的群众是被政治分子所利用。对此我们可以从他们的分析政治形势这一观念入手来破他们的症结。

有这么一件事,当时有个大法弟子因证实大法,被单位书记关在单位内“受教育”,我和该大法弟子的母亲去看望他,单位书记不知我是学大法的,他对其母亲说此大法弟子(年轻的中学老师)头脑如何幼稚简单,不了解政治斗争的复杂,因此才受骗上当,又钻了牛角尖儿了,“死不悔改”如何如何。当这位大法弟子反驳他时,他自负地说:“我论年龄是你的两倍多,论经历的政治运动,更是你从来没体会过的,谈政治我比你懂。”很显然,他的观念症结所在是什么。

过了一会儿,情况所迫,我挑明了我的身份,义正辞严地和他谈起“政治”,从十年文革的两条路线的斗争,到人性的复杂与败坏,从政治权术的诡诈,到政治运动中群众的盲目追随性,从政治运动产生的土壤,运动中群众慢慢失去正确判断是非的标准,从而被政治形势所左右的必然,谈到政治运动结束后,人们的反思回顾与总结……最后我说,我头脑不幼稚吧?可为什么我也学法轮功了呢?假如一个小小的无名的我不足以说明问题,那么那些老党员、高级知识分子、哲学家、著名的社会活动家也学了总得让你思考一下吧?他们的政治意识能比我与你的差吗?他们为什么也学了呢?况且只是中国大陆一地在打击,世界那么多国家却在洪扬,这不让人值得思考吗?听到这儿,他震惊得目瞪口呆,愣住了。我看时机成熟,快速谈了迫害法轮功始末及法轮功究竟是什么,还有在国外的洪扬情况,他无话可说了。

最后他问:“你见过李洪志老师吗?”我回答没有。他犹豫了,沉思了,他自言自语:“真了不起!”我心里想肯定是指师父。

我又和他从科学角度谈了大法中的一些宇宙的理,又告诉他善恶报应之说,他沉默了,不再讲话了。从气氛中感觉到,他为自己刚才浅薄的自负而感到惭愧。我随和他观念地说:“毛泽东曾说过,人民,只有人民才是推动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力,打击人民的历来没有好下场,瞧不起人民的,认为人民头脑简单的,恰恰说明他本人是世界上最大的愚蠢者。”他连连说“是是是”。接着我又和他谈了江XX镇压法轮功制造造谣诽谤的部分内幕,让他认清了江罗一伙的邪恶本质及大法“真善忍”的金刚永存。最后他自知理亏,放了这位大法弟子,解释说是上级命令,他也没有办法。其实这个人已经有得救的希望了,因为他尽管出于职务身份等不便明说支持大法,但他心里的确是不敌视大法了。

6、 对于文化低,在社会上处于中下层,只为温饱而忙碌的中年人。

他们是“墙头草随风倒”,认为“小胳膊拧不过大腿”,于是坚决随中央政府一边倒,不只是从表面,而是从内心反对大法,在他心里没有对真理的坚持,只有对利己的坚持。

对这部分人就得从他们的自私入手,从他们的温饱等切身利益入手,这得需要象明慧网上有些文章一样,有必要大谈当今政治,尤其当权者的腐败,如江XX出卖国土,为了保住权力不惜牺牲人民的利益等,讲今天的普通百姓没法生活,当官的是“天下乌鸦一般黑”等。谈这个他爱听,也跟着抱怨政府,抱怨当官的贪污腐败。接着看时机成熟,迅速把其和镇压法轮功论题相连。

谈法轮功的被镇压及当权者的邪恶本质,他逐渐的也就听进去了。听完了之后他会想:当权者这么黑,人民群众的生活简直没法过了,法轮功也挺让人同情的,全国人都象法轮功这样就好了,腐败者将无法存在。即使他内心并没有觉得法轮功多么好,但也不会再反对法轮功。甚至以他的观念想:真希望法轮功兴旺发达,灭掉这贪官污吏。尽管大法不是为了这个目的,但由于他这么想,却有利于大法的洪扬与救度众生。我们在这里讲的国家的腐败事实,并不是参与政治,而只是实事求是的在利用人的政治观念讲真相,让人明白是怎么回事,我们没有想推翻什么政府,只是让人明白事实真相,救度众生。

7、 对于社会上的弱势群体,他们知识面狭窄,思想僵化,表现麻木,缺乏辨别是非的能力,思考问题肤浅,从他们身上能找到“少年润土”的影子。

对于这样的群众,讲得太高,讲大道理是没有用的,他会认为你浮夸,对你产生不信任态度。怎么办呢?用事实说话。

给他真相影片看,拿《转法轮》给他看,对照中央对大法法理的歪曲,用身边法轮功人员的事实作参照,讲明大法在国外的洪扬,再就是揭露邪恶,告诉发生在他周围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实。这些人往往更有同情心与公正心,其实向他们讲真相并不难。也可从其生活职业等方面入手讲政府的腐败与当权者的邪恶,就讲离他最近的身边生活的事,可破掉其观念,只要让他感到疑惑,不能对大法盲目反对,这基本就快达到目的了。

以后对这样的人可定期给他点真相资料看,靠次数频繁来弥补他的辨别是非能力低。时间久了他自然就明白了。

8、 对待老人。

老人因为阅历丰富等原因,他们不容易受政府造谣宣传的影响,孰是孰非他能看得清。虽然对法轮功有同情心,但还是不理解:为什么这些法轮功这么迫害还是坚持呢?那么我们就必须让他突破这层障碍。

对老人可以讲神话故事,讲善恶报应,甚至讲佛道神,他都能听进去。还可以讲小道上的东西,如黄鼠狼附体等,中国老人都相信这东西。以此为突破口,循序渐进地,渗透式地向他讲真相。明慧网有许多有关救度人的神话故事,如明慧网上有一个关于地藏王菩萨救度敬佛老妇人的故事,非常好。老人是能够耐心的听你讲,一般就能接受。

对于读过私塾的有文化的老人,可从中国古老文化讲起,“润物细无声”潜移默化的向其讲大法,最后告诉他我们被迫害的真相。

9、 对于爱研究周易八卦等小道的人。

他们由于没有深入了解大法,只觉得自己所认识的小道东西了不起,他不相信大法会有多少内涵与超常之处,因此他们常常由于自己的一叶障目不相信大法,甚至反对大法。

我们大法弟子中,有很多人对小道的东西都了解一些,甚至有许多曾经研究过,那么就好好利用好自己这个优势,以此为突破口。有的大法弟子会说:“我不知道小道的东西怎么办?”那就讲大法的体会,就讲大法的超常之处,这样的人就爱听这个,保证能够听进去。然后讲大法中相生相克的理,讲宇宙演化理论,结合着中国古代文化讲,不管讲得怎样,仅因为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你具有这么深邃的思想,能和他孤独的心灵沟通这很少被世人所知的领域,就已在他心中很有地位了。其实大法中能讲的法理很多,对这种人大可讲佛道神,因果报应,缘分关系等,足可以说服他,再和他讲真相,他就能够明白。

有一次我碰到过这么一个人,清高得很,根本不听我讲真相。我就讲我所知道的简单的《易经》之理,讲人种分布的地缘关系,东西方文化的差别,讲东西方阴阳关系的对应及其生活习性不同背后所蕴含的原因,讲各次战争的地缘分布及胜败其背后真正的决定性原因。他非常吃惊,认为我悟性很好,于是我再讲真相他就心悦诚服地听了。

其实只要坚信大法,智慧自会来。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