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市教养院政策:在死亡指标范围内打死大法弟子不用承担责任


【明慧网2003年2月19日】2002年4月8日,抚顺市武家堡教养院将一部份女大法弟子强行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将剩余的八十余名女大法弟子强行迁移到一个偏僻的,由一废弃的小化工厂改修的监狱。那里没有人家,一片荒凉。临时搭的地铺,全体女大法弟子都睡在地铺上,条件恶劣。

2002年4月12日,晚饭时间,男子大队突然集合,管教下达命令,马上搬家。在集中营里,经常有这样的突然袭击,这是邪恶警察惯用的手法,已对我们大法弟子用过多次。武家堡劳教集中营劫持的一百多名大法弟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却令劳教当局日夜不安,反复算计折腾这些好人。

于是连夜搬迁,折腾到深夜。大家才草草而睡。

我们心里都有准备,新的魔难即将来临。因为,这次搬到的九大队(刑事犯的新收大队),是武家堡集中营最黑暗的地方,当局一直把九大队视为“重中之重”。

4月13日,在政委刘志刚的带领下,大队长吴伟、恶警李林等人冲进大号,对白发苍苍的六十多岁的老人刘绍昌大打出手。刘政委用皮鞋踢刘绍昌,然后把刘绍昌拖出去。周围许多大法弟子高喊:“警察不许打人!”回头吴伟、李林对劝阻他们的大法弟子毒打。

他们揪出大法弟子李刚,拳脚相加,又抽出李钢的皮带,劈头盖脑的抽打,大法弟子李钢的头部,面部被抽打出一道道血痕,流出鲜血,皮带被抽断了这才住手。

大法弟子仲宏喜,是一位曾经参加过对越反击战的退伍军人,在战争中没有受过伤,这次却被打得遍体鳞伤。(被恶警李林所毒打)。李林还问:“刚才你是不是喊不许打人”,仲回答:“是”。话音刚落,李林飞起一脚,踢到仲的眼角上,又一连数脚。大法弟子刘越也遭到毒打。那天有五名大法弟子遭到毒打,并被拖出去送到严管班进行折磨。

接着刘志刚下令,不许我们盘腿坐着,只许伸直双腿,不许闭眼睛。这实质是对人体的折磨。为抗议当局这种非人道的刑罚,第二天又四十多名大法弟子绝食,要求反映情况。

九大队长武爱东闻风后,立即组织全大队的恶警们,和几十名刑事犯,推出绝食的大法弟子毒打和电刑。毒打声叫喊声不绝于耳。他们用高压电棍电击大法弟子,不是一根两根,而是同时用四根电棍电击,遭电击的大法弟子皮肤被烧焦,起泡等,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呼吸困难,浑身乏力,冒虚汗。

事后,九大队长武爱东洋洋得意地对人们说:“这一下,一次过电27人,我对老犯从来没有这么干过!”真是警匪一家!他们用老犯,用人渣败类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武爱东则口口声声说要因此给刑事犯减刑。

七月,武家堡当局加快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因为说中央有令,下达了死亡指标。在指标范围内打死大法弟子算白打,不用承担责任。武爱东恶警立即组织策划加速对大法弟子的“转化”,疯狂地毒打大法弟子,用各种惨无人道的手段折腾大法弟子。惨不忍睹。

武爱东恶警是武家堡劳教集中营在迫害法轮功中继吴伟,姜永丰之后的又一个心狠手辣、更无人性的凶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