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对你说


【明慧网2003年2月2日】在生命的记忆中,擦不去的恶梦如影相随永无尽头。我在没有太阳没有月亮的灰暗空间中孤独无助,挣扎在熟悉又陌生的小径中,走不尽的苦和病、走不尽的伤和悲,遗失中叫辛苦却总是找不到归家的路,我茫然困惑迷失的感觉越陷越深。

我不懂人为什么要遭受病魔的侵扰,原本活得很累的人总要承受肉体上的痛苦,多年的类风湿导致了多种并发症,胸闷气短,遇上阴天下雨的天气四肢关节更是痛上加痛,无奈之中冰冷的小腹又滋生肿瘤,无法摆脱的艰难令人可怕,我不知道一个人没有病痛是怎样的滋味。

在十恶毒世物欲横流的人间,人们为争名夺利而费尽心机,为私为我尔虞我诈,人们在无知中趟过废墟走向自己所挖掘的坟墓。而我身在其中不知走向何方。哀哉,我祈盼趟过废墟找到一块净土,那是我多年的夙愿。

那一天浩瀚苍穹垂下缕缕金丝,牵住了可怜悲哀的迷路人,从此融入生命永恒的辉煌。我被宇宙大法瞬间融化,《转法轮》是本珍贵的宝书,至高无上伟大的师尊教我走上了修炼的路,从那时起我真正懂得了人生的意义在于走返本归真的路。我有幸成为大法中的一个粒子,在这个粒子群中解了我一生都解不开的疑问,他们的慈悲善良,他们的宽容祥和,每一天都会让人感动,这里才是人间唯一的一块净土,这里才是芸芸众生的唯一希望,那一刻我给自己定了位,发誓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我修炼法轮功,这就是我要找的,找到了就一定要坚定的修下去。

在大法中思想境界的升华,身体高度净化,肿瘤不翼而飞一身轻松,病魔不再缠绕我,如今的我感觉不到病痛的滋味是怎样的。

大法的传出将归正宇宙大穹的一切败坏,大法将留给每个生命重新选择未来摆放自己位置的机会,大法将使真正修炼的人升华到更高境界,大法将开创历史美好的未来,这样一部深受人民喜爱的功法却被独裁小人无耻迫害!

突然有一天,全国各地很多同修遭到非法抓捕,一切邪恶因素铺天盖地压下来。大法弟子对宇宙真善忍法理的遵循,自然地成为一名守法公民,法轮大法在教人做好人更好的人,最后达到无私无我,师父真正在教我们走正路,当大法遭到无端镇压时我要讨回公道。

那天上百名法轮功学员自发汇集市府广场,本着善念和平理智地向政府申诉给予法轮功一个合法炼功环境,恳请有关部门无条件释放被抓被监禁的法轮功学员。市府官员执行江不道德的命令,拒不出面解决问题,反而调集大批公安干警野蛮驱赶上访群众,同时调集八台大客车将几百名法轮功学员弄上车,整个车厢被挤得满满的转身都困难,八台大客车分四路朝不同方向把我们带走。

一路上大家不停地背论语、洪吟,强大的能量场圆融着这些坦然祥和的人群。客车大约行驶两个多小时,我们被送到另一个城市的第二看守所,车在大门外停下来,看得出邪恶想利用“看守所”几个字威胁恐吓达到镇压目的,但是大法弟子大善大忍使他们没有任何理由把我们关进大铁门,就这样大客车在警察指使下掉转车头按原路返回。行驶到半路停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恶警伪善的表演让我们相信了他,他说大家可以下车休息一会儿自己找地方可以方便方便,我们被骗下车后他们开车跑了。

七月下旬的天气骄阳似火,学员中年纪大的人很多,几十里的路程一步步往回走,他们体力消耗的更大。面对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切,大家很平静没有指责没有抱怨,那种平和无怨无恨的境界实在令人感动,我悄悄转过身去让泪水不遮掩的往下流。江泽民利用政府、利用恶人欺侮善良百姓,这种小丑一样的把戏实在令人可笑,大法弟子无声的忍受并不是我们惧怕什么,那是一种境界,那是一种对生命善的态度。

学员们亲身经历了也领教了家乡“公仆”对上访百姓的“诚意”。在没有任何答复的情况下,我们把希望的目光投向了省政府,希望他们能本着对国家对人民负责的良知和勇气认真了解倾听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情况。

我们从被骗下车的地方走回家已将近傍晚,同修简单帮我包扎一下脚上的血泡。当天夜里赶往省城,没想到警察早已把火车站、客运站和所有道口封锁,盘查所有过往行人。即使这样也阻止不了我们上访讲真话,用大法赋予的智慧巧妙的避开警察视线,四人结伴同行打出租车继续赶路,我们利用途中有限的那点时间向司机洪法讲真相,他告诉我们现在风声很紧,检查站有警察堵截出租车。发现法轮功上访重罚司机,他教我们如何应付盘问,说话间车已经到检查口,司机突然熄灭所有的照明灯加大油门飞快冲过去了。看得出司机紧张中不免有些兴奋,他为自己刚才的自信大胆感到自豪。

是的,我为这位不相识的司机祝福,在这特殊的历史时期,在这充满邪恶的空间中,对大法的正念支持他会有个美好的未来。

第二天清晨,省政府门前已有几千名上访学员,大家自觉排队秩序井然,让出人行道,紧贴围墙坐好,没有口号、没有标语,安静等待和省政府官员和平对话申诉情况。但是他们奉江氏犯罪集团的密令,用更残酷的手段调集大批军用卡车,上面坐着头戴钢盔、荷枪实弹的军警,他们首先把公路两侧封锁,里面的出不去外面的进不来。同时出现了膀大腰圆凶狠的便衣警察,对这些无辜的百姓开始大打出手。打手们首先寻找攻击目标,见到年轻的男同修他们同时扑上去揪头发拎起腿象扔垃圾一样往车上扔,同修手挽着手形成一堵保护墙,奋力抢回同修阻止他们的野蛮行为。这时疯狂的打手开始大面积抓捕,无论小姑娘还是老年妇女拎起来就往车上扔,几百人被强行带走押往体育场。

在那里大法弟子不畏强暴,坚定正念决不妥协。一位十岁小弟子站在高高的看台上,大声朗读《转法轮》,在他心中正义必将战胜邪恶。很多警察静静地听,没有人阻止他,大法慈悲的力量,小弟子伟大的壮举,清除着宇宙大穹中的邪恶。在不公的对待下,以生命抗争的法轮功修炼者,没有以暴力回应,而只是重复着一句:“法轮大法好!”

师父告诉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我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弟子在法中修出的能力一定能终止这场迫害。身负大法赋予我们的重大历史使命,用我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通过各种形式、各种方法做我应该做的事,不断努力做好。期间我写了“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的体会文章投递给本市《青年报》总编,同时用航空快递发往北京电视台“科技之光”栏目组,证实大法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再次书谏省政府和国务院信访办,恳请有志之士在事关国家民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做出他们的抉择,结束这场毫无意义的民族灾难。

法轮功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被独裁者绝对地禁止以任何形式为自己辩护,洗清被强加的罪名的机会,为此法轮功学员只能冒着危险,依靠散发传单等方式来讲清他们真实情况,要回说话的权利。

“修炼者坚定的正念超越一切人的认识,超越一切人心,是常人永远都无法理解的,同时也无法被常人改变,因为人是改变不了觉者的。”〔《精进要旨二》(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在上诉无门的情况下,我三次进京证实大法,那么等待我的是什么呢?被非法拘留扣上了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强迫做超负荷的苦役。被列为黑名单中的人物,被留记过两年的处份,被绑架到劳动教养所强行洗脑。

在此期间麻烦不断不得安宁,没有人身自由,他们派专职人员监控行踪,电话骚扰,每到敏感日期实施抓捕,警察以查户口为名强迫大法弟子写保证、交照片、按手印,一切手段都是让你放弃法轮功。他们对我进行了长达九个月的洗脑,逼迫写不进京的保证,让我承认上访是错误的,撤回上访信。在我拒不放弃法轮功,坚持我所信仰的真善忍宇宙大法时,被十多个人绑架到教养所,在洗脑班中强行洗脑。这种地方是阴暗邪恶的大汇聚,是最肮脏的地方。

那里采取了最卑鄙的手段,不妥协不准给家人打电话,每天锁在大铁门里,完全与外界隔绝。强迫你看诬蔑大法的电视,看诽谤大法的书。指派所谓“帮教团”一对一的欺骗、误导,使你在得不到外面任何消息时,在神志恍惚时乘虚而入,威胁你写揭批、写悔过,否则送劳教。

那时儿子正在读高三面临高考,每个做父母的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十二年的寒窗苦读,最后的高考能有个好结果。当儿子非常需要妈妈呵护时我被绑架。母子相依而又骨肉分离,有谁会相信一个连续20年的“三八红旗手”,只为正信法轮功竟然遭受如此摧残,这种毫无人性的残忍的事实真真切切地发生在我的身上。

三年多来,大法弟子受尽了无端的折磨和恐吓,受尽了无理的拘捕和绑架,谁都知道乌云遮不住太阳,真相终有大白天下的那一天,善的力量是不可抗拒的,法正人间的时刻就要到来。

今天我把真相讲给了你,“那么在真相面前,人们都会去斟酌的,人自己怎么样对待这一切也是他们的选择。”(《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