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待大法弟子的警官


【明慧网2003年2月2日】
〈一〉

两个大法小弟子,姐姐十八岁,妹妹十二岁。姐妹俩为证实大法来到了北京,遭到了恶警的劫持。由于姐妹俩不配合邪恶,坚决不报姓名和地址。恶警就让姐妹俩站在阳光下曝晒,正值三伏天,两个小弟子被晒得满脸通红,浑身是汗。这时,一位年轻的警官给两个小弟子买来了面包和矿泉水,送给两个小弟子,并以谈话为由,站在小弟子身边,用自己高大的身躯挡住阳光,使小弟子在他的身影里免遭曝晒,而且始终站在那儿,并悄悄地告诉小弟子,我理解你们,我的母亲就是大法弟子。

〈二〉

我被绑架到教养院,刚到教养院不久,我就与普教们在一起。一个善良的警官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为了帮助我,警官就常与我所在分队的劳教人员了解我,并告诉劳教犯人,如果有人欺侮我,警官一定追究。教养院为逼我放弃修炼,给我调换了好几个中队和分队,警官不断地暗中帮我。一次,警官故意在我分队长的面前叫出我,关心我的情况,并告诉我的分队长,你了解她吗?她是某某人的亲戚。以暗示队长对我要照顾点。

因绝食抗议,我每天白天都是躺在病房里,晚上回号里。这天医生正给我插鼻饲管,警官进来了,看到这一切,立即转身出去了,不忍看下去,灌完后才又进来,表情痛苦地对我说,吃饭吧,你的身体快不行了。我摇了摇头。警官又说,不吃啊,我又点了点头。这时警官又对医生说,你知道她是谁吗,她是某某的亲戚。意思是告诉医生要照顾我。一天,警官又在我回号里的路上喊住我,这时我走路已费力,由包夹扶着,警官没再劝我吃饭,什么也没说,只是同情而无奈地望着我,我也一句话也没说,因我也已无力说话。我虽然当时连这位警官的名字都不知道,这目光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三〉

在教养院里,由于我不放弃修炼,长期不允许与家人见面,所以换季时没有得换。一次我被恶警打得头上都是大包,脸上、嘴上、脖子上都是电击的伤痕。一位明白真相的老警官,望着我被打后的惨状,摸着我的头,安慰我,看到我脚上还穿着棉鞋,这时已是五月份,而且鞋前边还有一个大口子,两个脚趾露在外面。过了两天,警官找到我,把一双新买的鞋送给我,我婉言谢绝的时候,警官对我说:“不要跟我争执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穿棉鞋。”。从此后,警官也默默地给了我很多的帮助。后来我的亲人知道后,特意找到警官,并给她钱,警官说什么也不要。

〈四〉

因绝食抗议迫害,教养院找来我的家属,恶警们发现我的父母爱护孩子,我的每一位亲人对我都感情深厚,并不配合邪恶,而是护着我。恶警们怕她们的恶行曝光,让一个警察队长一直监视我和我的家属,而这个明白真相的队长却故意给我们方便。我的家人看出了她的好意,把给我带去的东西送给她,她说什么也不要,并同情地说:“我也有孩子,我理解你们的心情,法轮功在这遭老罪了,对法轮功太狠了,我心肠软,看不下去呀。”

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警官们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