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清华同窗王为宇(图)

【明慧网2003年2月2日】第一次见到王为宇是我1991年9月刚刚到清华报道的时候。那天在老宿舍11号楼下签到,对了姓名,见了新的班主任,拿了钥匙,就要提着箱子上楼。这时班主任指着身边的一个人说:“这是我们班的同学,叫王为宇,你有什么事情可以找他帮忙。”我这才注意到他身边的那位“土里土气”的不起眼的同学,不介绍的话,我还以为他是打杂的呢——北京的学生看外地的或多或少都带点这种有色眼镜。我和王为宇握了手之后,他二话没说就帮我拎起了一个箱子上楼去了,我随后提着其他行李也上去了,他这第一印象给我的就是憨厚朴实,乐于助人。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山东省特优生,保送到清华来的,并且被指定为我们班的班长。

当时我哪里会知道,这位土里土气的第一位帮我提箱子的外地同学竟然在7年以后又是第一个给我介绍了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收获并引导我走上了修炼的道路。也就是说,他是我的第一个大学同学也是我的第一个同修。

王为宇并不善于言辞,但是从来都是任劳任怨,学习和工作都非常踏实,在我们的眼中看来是品学兼优的人才。他由于不爱出风头,所以给大家留下的印象并不很深刻,但是大家回忆起来又都一致认为他是一个非常热心,真诚可靠,非常值得信赖的好同学,而且王为宇给我留下的最深的一个印象就是他这个人非常的正,没有任何世故和圆滑,也许正是这种勤奋朴实而又默默无闻的作风给他日后的修炼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大学最后一年,大家忙着各奔前程,毕业后我和我的女朋友来到了德国,王为宇则被保送直接读博士,导师是系里的院士。

在熬过了几乎每个留学生都要经历的那段孤寂的时光之后,我开始了我的心灵历程。人生就是这样的富于戏剧性:我在国外开始了广泛的接触中国的文化,从老子的道德经,孔夫子的论语,庄子和列子到德国的格林童话,歌德的浮士德,当然还有圣经,一个崭新的世界在我的眼前展开了。然而同时又给我带来了无数的疑惑和不解: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到底有没有上帝?

带着这些疑问我98年回国度假,本来是漫无目的的。但命运的安排是丝毫也不会有偶然性的,只是我们当事人不能事先知道罢了。

回国了,总要去看看老同学。我的女朋友也是清华的,所以我们分头去看各自的同学,晚上约好在清华西门见面。

就这样,我先拜访了我们班其他的几个还在校的博士生,然后我们一起来到王为宇的宿舍。话题于是很快转入到法轮功,我现在已无法回忆起当时他具体和我说了哪些话,但我当时被深深地吸引住了,那是我第一次听说“法轮功”三个字,我全神贯注地听他讲。这时同来的其他几位老同学已经有点不耐烦了,大概是听腻了的缘故吧,陆续都起身告辞了。我想王为宇那天一定也是有其他事的,但见我听得认真,就一直给我讲了下去。当讲到一些超常的现象时,他说你要是不相信就当故事听,但是我说,你有什么都讲出来,不要遮遮掩掩的,这些我都相信。又不知谈了多久,他谈到了老子,他说,老子有一句话:“上士闻道”。我马上脱口而出:“勤而行之”,然后我们异口同声的背下去:“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之后我们相视而笑。

傍晚,我要走了,王为宇拿出他自己的《转法轮》,递给我说:“这本书你拿去看,如果喜欢,就送给你了,我再去买一本。”我收下书,然后他又一路推着自行车送我到清华西门。

我的女友来了之后,我顺手把那本转法轮放进了她的书包——“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神路难》)。我们吃完晚饭分手告别时我竟然忘了那本书。当第二天我们又见面时,我问她要拿本书,我笑着跟她说:“我来看看这本书,回头也开个天目什么的。”她也笑着说:“等你看完这本书,你再看看你还想不想开天目。”这时我才知道,原来她已经把这本书都看完了。后来她告诉我,那天晚上她回家发现书包里有本书,就好奇地打开来看,谁知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就不可收。她一口气从头读到尾,直到夜里四点钟。“当我看完这本书以后”,她后来告诉我说,“我抬起头来,我真地感到了: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

该我看这本书了。那天我们是在北大,她躺在北大图书馆前的草坪上睡觉,而我坐在一边看书。当天晚上,我们便一起到清华大学十食堂边上著名的小树林去学功,而且听了李老师的一讲讲法录音。

之后我们又到南方亲戚家去住了一个星期,回来后我买了十本《转法轮》准备送人。再回德国之前,我和女友又一次来到清华园,见到了王为宇和她的女友。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又谈了很久。分别时,我跟王为宇讲:“我们同学一场不算什么,今天我才明白原来我们是在大法中有真正的缘分!”

哪个人不愿意回忆自己生活中最美好的时光呢?哪个大法弟子不愿回忆自己幸得大法的经历呢?哪个弟子不感激那个使他得法的同修呢?

然而这些美好的回忆与感激却逐渐地被残酷的现实所替代:1999年7月因为江泽民这个邪恶的小丑的妒嫉而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开始了铺天盖地的邪恶荒唐的残酷镇压。美好的事物被禁止,取而代之的是邪恶的谣言与诽谤。坚持真善忍信仰的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因此而被非法拘捕,关押,判刑,残酷地折磨甚至是被迫害致死!而我的同窗好友王为宇也是其中的一员。

再次见到王为宇那是在2000年10月份了,那时的他已被勒令退学,居无定所,警察其时已在找他,然而他对此只是一笑置之。他给我讲了他去天安门广场证实法的经历以及在派出所里受到的虐待。他告诉我,他在系党委书记要挟他时说:我们都是共产党员,我还敢说句真话,而你却不敢!”党委书记无言以对。

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了一个生活在白色恐怖之下的堂堂正正的伟大的大法修炼者。他还象以前那样朴实,那样的不起眼,但是他坚定的目光中却透露出一个经历了考验的大法修炼者的成熟和威严!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再次听到他的消息是在明慧网上:“【明慧网2003年2月2日】近几个月来,又有5名清华大学法轮功修炼者相继被秘密绑架,至今下落不明。他们是:褚彤、虞超、王为宇、许志广、毕国升。”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9/22/36942.html

如今,我要站出来为我昔日的同窗好友,今日的同修王为宇大声呼吁,立即释放王为宇,立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清华大学法轮大法学员,立即释放所有在中国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大法学员,立即停止这场对法轮功的残酷的镇压,并将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邪恶之徒送上历史的审判台!

吴松
2003年2月1日
癸未年正月初一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