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大法弟子王克民两次被酷刑折磨至生命垂危的遭遇(图)


【明慧网2003年2月21日】我是黑龙江大法弟子,男,今年38岁,中学教师。自99年大法受到迫害以来,我积极投身到助师正法的行列中,多次被邪恶之徒绑架,非法关押、办洗脑班、非法劳教等,现仅就我最近两年被邪恶之徒两次迫害得几近生命垂危作一简要叙述,将邪恶曝光。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大庆大法弟子王克民从医院正念走脱后,由同修拍下的几个镜头,由此可以看出他当时受迫害的严重程度。

2002年1月15日,我与一女同修去同修家送资料,正好碰上卧里屯派出所的恶警在她家非法抄家,我与女同修一同被绑架到派出所,恶警当晚就对我酷刑逼供一整夜,追问我资料的来源。气极败坏的恶警当时无所不用其极,它们将我绑到铁椅子上,戴着手铐、脚镣、用塑料袋套头、往眼睛里浇树椒(特别辣的一种辣椒)水、用椅子卡脖子、用脚踹手铐,最后将我的鼻梁打歪,也没有从我的口中得到一个字,最后恶警将我送到龙凤看守所非法关押。这时我已被迫害得身体极度虚弱,记忆力几乎丧失,但我坚决不配合邪恶,绝食抗议非法迫害近一个月,直到我生命垂危时,恶徒才将我送到大庆市第五医院。

医生一见我的身体状况危险,不敢收留,恶徒又将我送到大庆市第一医院,在那里抢救了半个多月,我身体才稍有恢复(当时办了“病保”)。后来同修王大娘王淑琴(已于2002年中秋节被迫害致死)老人去看我,就把我接了出来。回来后就坚持正常炼功学法,很快的身体就恢复了正常。但邪恶还在到处找我,我不得不流离失所。后来得知我的案子已转到检察院,据说邪恶内定,要对我非法判刑八年。而与我一同送资料的女同修被非法判刑六年,目前被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

2002年11月27日晚上五点多,我去一外地同修的住地送资料,刚敲门从门里出来两个警察,我转身就跑同时喊“定”,但没定住。(过后我静下来找自己,发现自己当时的念不正,应该先将他们定住然后再离开),我极力想摆脱两个恶警的非法绑架,这时又从下面上来一个恶徒,他们三个对我一顿暴打,而且专打头上,把我打晕后,将我绑架到大庆市萨区公安分局的富强派出所,到那里很长时间我才清醒过来。

当时牡丹江来的恶警以为我是他们要找的人,想将我带到牡丹江,但大庆市公安局的一个专管迫害法轮功的歹徒(以前抓过我)说我不是他们要找的人,不让他们带走,结果他们为此吵了大约半个小时,最后将我留在大庆,送至大庆市萨区看守所非法关押。

第二天,萨区国保大队(新成立的)的隋大队长与一人来提审我,逼问我资料的来源,我不说,他们就把我按倒在地拳打脚踢,隋大队长打头、脸,另一个人专门踢我光着的脚,打了我一个多小时,打得我浑身青紫,27日抓我时,我左眼眶被打出的口子,又被他们打出了血。

因我不配合他们的要求,第二天成立专案组,从刑警队抽来四个恶警对我24小时刑讯逼供。这四个恶徒邪恶之极,将我带到刑讯室扒光衣服(仅留一个短裤)绑到铁椅子上,戴上背铐,当时还想给我戴脚镣的,因没找到钥匙,只好作罢。北方冬天的气温极低,它们将门窗打开,往我光着的身上扬雪,同时浇凉水冻我,而它们穿着棉大衣都冻得直哆嗦,就这样白天黑夜地冻着我。

因没问出资料的来源,萨区公安分局的一个局长气急败坏地向手下咆哮“给我往死里整”,然后它们商量后,其中一个恶警用毛巾勒住我的下巴拚着命地往后折,同时逼问“说不说”,我的脖子差点被弄断。我边发正念,边求救师父,一会儿就把它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只好把毛巾松开。

紧接着它又开始用脚踹背铐着我的手铐,一脚一脚地狠劲踹,见没有办法,又拿椅子卡住手铐用力往下顿,同时逼问我“说不说”,我边发正念清除其背后的另外空间的邪恶,边给他讲善恶有报的因缘关系,一会儿它就累得筋疲力尽,但它始终不相信善恶有报。

它们在刑讯室准备了被褥两人一班轮流休息,而我则被它们连续酷刑逼供了六昼夜,期间每隔三、四天才给我吃一顿饭,身体被摧残得极度虚弱。

六天的酷刑折磨,恶徒们没有得到一个字,它们就将我妈找来,骗其劝我说出资料的来源,然后就让我“取保候审”回家照顾老人和孩子(因我爱人已在我被非法劳教期间因车祸已去世)。老人来后见我浑身赤祼,被打得遍体是伤,拿起棉衣要给我披上,衣服触及我的身体时痛得我直哆嗦,老人的心被深深地刺痛,就跟恶警说不让它们再打我了,因一直有恶警监控我与母亲的谈话,我就跟妈妈说不能说出资料的来源,它们见欺骗不成也就只好把我送回号内。

回到号内发现我的手、腿都肿起来了。腿肿得有暖瓶那么粗,裤子脱不下来,整个小腿都是黑的,当时给我坐铁椅子时恶警就说了坐的时间越长,对我的身体伤害越大。而且是内伤,谁也看不出来,一般来说坐上四天以上就可能坐瘫,一般的刑事犯铐在铁椅子上两天就问什么说什么,在铁椅子上六昼夜的残酷折磨给我的身体造成的伤害可想而知,不能走路;手不能动,生活不能自理,快两个月了,直到现在我右手的手腕还不能活动。因身体已极度虚弱,再加上号里阴暗潮湿,我又染上了疥疮。

这时我静下心来找自己,同时发出一念,这里不是我修炼的环境,外面还有很多的大法工作等着我去做,还有那么多不明真相的众生等着救度,我一定要出去。这一念发出,大约五、六天后我的眼睛、脸及身体出现状态,全都黄了,刑事犯赶紧报告了狱医。狱医来后简单的询问了一下情况,第二天就让我收拾东西将我转到龙凤看守所(因上次送资料时是在龙凤看守所办的“病保”)。龙凤看守所见我已被迫害到了这种程度,不敢收留,怕有危险,恶警又将我带到卧里屯公安分局,并在那里关押了一夜。第二天分局综合办的三个人将我带到大庆市第二医院(传染病医院),确诊为“黄胆性肝炎”,才让我办“取保候审”。

这次“取保”的过程极其艰难。卧里屯公安分局12月14日上午通知单位、派出所来接人,可是他们迟迟不来,直到晚上七点半单位的书记、党办主任及派出所的张忠华才到卧里屯公安分局,一到这里就逼我写“保证”,并威胁说不写就给我送回萨区公安分局,被我坚定地拒绝了。僵持到半夜,他们见我非常坚定就逐级请示,最后大庆石油管理局的一个局长同意先治病,它们才逐级签字办理手续,将我送到大庆市第二医院。

在它们看来我得的是传染病,所以恶警及单位都不敢来监视我,但它们却与医院勾结让医生、护士、保安看着我,护士天天查看,若有人来看我,护士就从窗户往室内看。有一天一女士来看我,医生怀疑其是大法弟子,就通知公安抓人,后来我妈说是她外甥女,才没有将其带走。

在我住院期间,检察院的人来提审,说我两次被取保,××党对我太仁慈了。真是强盗逻辑。将我迫害到这种程度,差点连命都被夺去,还说对我太仁慈。若没有这场非法迫害,我们大法弟子身心健康,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为国家做着应有的贡献,何来“取保”一说?简直是无耻之极。而且听我的家人讲,在我被非法关押时他们去看我,当时萨区国保大队的隋大队长对别人说的话被他们无意中听到,隋队长说“这小子真尖,上次他绝食出来了,这次没绝食,若绝食就给他整死在这里面。”还说在送我回号里时,恶徒们故意和我拉开一段距离,我要跑它们也不追,就直接开枪打死。上次给他内定判八年,这次十年打底,至少也得判十五年。

为了将我稳住达到治好病后进一步迫害我的目的,单位领导欺骗我妈说,我只要写了保证就可以回家并给安排工作。善良的老人信以为真,一直配合他们看着我,并力图劝我放弃信仰,还找来大庆的“犹大”陈亚范来做我的工作。值得一提的是,我被非法关押在大庆市萨区看守所时,犹大陈亚范就伙同萨区公安分局的人,两次将我劫持到大庆劳教所,企图给我洗脑。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我都坚定地闯过来了。这次它们再次来到我的跟前作恶时,我就发正念清除其背后的邪恶因素,同时给老人讲明不放弃修炼、不能写保证的原因,再加上同修们经常去看我,也帮着做我妈的工作,老人终于有所明白。

这期间龙凤区的一个做小买卖的大法弟子向一个买主洪法,讲到大法弟子都是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一个好人,在回答那个人的提问过程中,那人顺口说到“你们炼法轮功的就是死了都没人管你,你看王克民都那样了,眼看就要死了,谁管?!批捕令都下了,三天后就抓人”。(原来此人是检察院批捕科的)这一大法弟子见情况紧急,马上让别的大法弟子想办法通知我的家人,叫我赶紧离开。当时我妈还被单位领导的伪善所欺骗,认为是同修在吓唬她;第二天又有其他的同修来医院告诉我情况已经很紧急了,我妈被大法弟子一心只为别人,而不顾个人安危的真情所打动,答应放我走。第三天在同修的帮助下,我顺利地从医院走出来,我刚走不到半个小时,单位雇佣的到医院看我的人就到了。见我已经走了,单位及派出所的恶警非常恼火,向我妈要人,我妈不配合他们,结果将我妈与我三姨(与我妈一同照顾我的)劫持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了48小时。

我是2003年1月中旬从医院走出来的,后来听说邪恶之徒已经定好准备在2003年1月27日开庭对我进行非法审判,我的走脱使它们的邪恶计划彻底破产,邪恶之徒象疯了一样,将龙凤地区所有大法弟子的家翻了个遍,同时在我家附近的大法弟子家挨家找并蹲坑守候,同时派人到我的老家克东县也翻了个遍,可见其邪恶程度。

我出来后,同修看我被迫害成那样都很痛心,并用照相机拍下了几个镜头,由此可以看出我当时受迫害的程度。

几近死亡边缘的我回来后,在同修的精心照料下,通过正常的炼功、学法,经过近一个月的恢复,我的身体已基本恢复正常,行走自如。我要发自内心深处地说一句“法轮大法好!”善良的人们不要再被大陆媒体谎言所欺骗,尽快了解法轮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走入大法修炼中来吧!

*****

相关电话:区号:0459
大庆市萨区看守所:所长:4616637
         副所长:4616623
         中心值班室:4616622
         监区门卫:4616636
大庆市萨区公安分局政保大队:4686029
治安大队:教导员的电话4688260
大队长: 4683711
经保大队: 4687197 4686917
刑警大队:教导员的电话4683286
大队长 4680519
富强派出所:4680790(警长) 4661335(值班室)
八百垧派出所:书记:4891114 所长:489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