浠水县公安局恶警对我多次酷刑折磨的事实


【明慧网2003年2月22日】2001年8月1日,湖北省浠水县公安局一科恶警将我押到县地税宾馆的房间,白天将我铐到房间里一整天,晚上7:15分左右,恶警胡光华对陶劲松恶警说:“开始吧。”说着就将我两手反背铐(他们叫背宝剑),他们只能铐住我一只手,另一只手手铐铐不拢,他们将我双手换位地铐,但还是合不拢,这时我被他们强行按在地上,跪着,身上大汗淋漓,疼痛难忍,恶警陶劲松对我左右开弓,他手打痛了就用拖鞋打。他们踢我的胸部,折腾了40分钟左右,我就再也支撑不住瘫在地上,晚上吃的粥全吐了出来,全身发抖,他们见我这样,这才停手,怕担责任,慌忙将我送到县医院。

在医院里,医生强行给我灌药,我全吐了出来。恶警胡光华口里骂着我的师父,我心里难受极了。之后他们把我送到县二看守所。

8月17日610恶警再次非法提审我,将我带到县公安局,不夜城宾馆303房间里,一进房恶警陶劲松就问:“你敢造我的谣,说我把你打得吐了饭,有没有这回事?!”我说:“不是吐饭,而是吐粥。”我看着他的目光,陶劲松回避了我的目光,低下头。

这时恶警杨健怒吼道:“这家伙,今天要打你吐血,吐粥好了你!”说着恶警胡光华、郭剑利、甘世涛、陶劲松一窝蜂地向我扑来。对我铐的铐,打的打,抓头发的抓头发,他们踢我的双腿要我下跪,我坚决不屈服,不知僵持多久,我突然感到双膝一阵剧痛,双膝在地上被擦去两块皮,头上的包,口里的血,遍体是伤,这时手已被他们铐住,陶劲松将床头柜的底部压在我的喉部和肩部,来回拉,我的喉部和肩部都被磨去几块皮。

我要喝水,甘世涛就用他们喝的矿泉水瓶从卫生间灌满水给我喝,但要我张口喝时,他却用瓶口塞进我口中,来回用劲塞,塞得我满口是血。当天下午甘世涛审我时问我多大岁,连问我三次我也没回答他,他一怒之下将我打翻在地,将茶几压在我身上,又狠狠地在茶几上跺了几脚,然后抓住我头发,叫我站起来,他们没等我站稳,就举起茶几向我砸来。出狱一个多月,我的右手大拇指还是麻木的。

2001年8月18日,在县二看守所,我和功友交谈了几句,被狱警杜学军看见,他发狂得给我戴上脚镣手铐,并关我禁闭,就这样好像还不解他的狠,他又把我从号里叫出来打我,从走廊一直打到办公室,到了办公室他用两个扁担将我打瘫在地,并说:“犯法我犯法,坐牢我坐牢。”其实他当时明白他已经犯法了。

以上是浠水公安局对我迫害的事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