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村子里贴真相传单的故事


【明慧网2003年2月23日】在过去的三年中,无数的大法弟子走上天安门,他们不屈不挠,就为说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就遭到野蛮殴打、关押、判刑、劳教、开除公职、下岗、罚款等处罚,亿万家庭支离破碎。我爸爸也是其中一员。

爸爸原来身染多病,久治不愈,幸得大法后身体很快康复。从此我和妈妈也走上了修炼之路。大法和师父不但救了爸爸,还给我们家带来了无限快乐和温馨。然而这种和谐宁静的生活从99年7.20迫害以来被打碎了。爸爸也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劳教。爸爸在家时,我们经常和同修一起外出做真相。现在爸爸走了,我助师正法的信念依然坚定,我和同修们依然做着发放真相的工作。每次晚上出去,妈妈都在家为我们发正念,一直等我回家才睡。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一次次平安归来。

有一天晚上,我和两位同修去一个较远的村子做真相。我们一路上一直发正念除恶。我们搭成人墙把真相贴子贴得很高。来到村子后,当我正站在同修肩上往电线杆上张贴“恶人榜”时,同修告诉有人来了,我首先想到:“我不能半途而废,我得把它贴好、贴牢后才能下来。”我跳下来后,人早已走到跟前,同修说“看看吧”,我们继续前行,我回身说“谁看谁有福”。那人竟呆呆地站在那望我们而去。

还有一次,我和同修去一个村子贴真相。我们说好了分头做,在村口会合。我正在一条街上张贴时,一条大狗从对面缓缓向我走来。我立即立掌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一切干扰我做真相的邪恶。那条大狗竟一声不响地离我而去。我全贴完后,找到同修安全返回。我又一次体悟到正念的威力:“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经文《也三言两语》),师父慈悲地看护着我们。

有一天,我带上些真相资料去了亲戚家。正巧村里停电。到了傍晚,我就用自行车带着表妹在村前村后的大公路上贴真相,在师父的保护下我顺利做完。回到家小姑要骑我车去带面粉,发现车闸没了一个,小姑问我们怎么骑回家的,我这才想起是我推着车和表妹走回来的,因离家较近,所以我们没骑车,至于何时没的,我全不知。小姑去借手电筒,我意识到这是邪恶对我的迫害,我对自己说“我一定能找到,我做真相是最正的事,我不能给亲戚添麻烦”。我走出门口顺着来的方向找,离门口六、七米远有一个黑东西,我摸起来看就是车闸。小姑看我没用手电筒一会儿功夫就找到了,说我真能,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的帮忙。第二天小姑要我去修车,说掉了个螺丝帽,要不安上,车闸随时会掉,无法骑回家。我当时没带钱,对她说“没事,您放心,保证顺利回家”。就这样我轻松地骑车回了家,象车没坏似的。

2002年冬天一个晚上,妈妈为撒传单去姥姥家住下了。第二天我睁眼一看,天快亮了,于是我拿着一摞真相贴子向一个离家较远的村子跑去,边跑边发正念,脑子里有一种我一定会把这件事做好的坚定正念。我顺利贴完后天已很亮了,我跑回家顾不上吃饭就去干活,一会儿妈妈从姥姥家回来带着面包和火烧等好吃的东西。我很感激,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关心。心想,这肯定不是妈妈买的,因为这几年来,妈妈一直非常节俭,从不舍得花钱。

同修们,师父正慈悲地呵护着我们;师父正默默地为我们承受。让我们共同精进,为众生的未来把助师正法的誓言付诸实践,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那灿烂的明天正等着我们去谱写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