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中走向成熟


【明慧网2003年2月24日】在正法中我没有轰轰烈烈的经历,我只想把我在正法修炼中经历的一些片断用笔记录下来,与大家共勉。

1、得法

记得上学时我就有很多困惑:人为什么活着?为了钱吗?人有了钱也摆脱不了老病死离的痛苦,死后什么也带不走;为了名和情吗?再美好的事情也挽留不住,百年之后一场空。短暂的人生到底该怎样度过?人世间有没有一个永恒不变的真理可以让我们倾尽所有去追求?我曾一直苦苦思索,直到有一天我看到《转法轮》这本宝书我才明白一直让我魂牵梦萦去找寻的真理就是“真、善、忍”,人活着就是为了同化“真、善、忍”,返本归真。至此我才觉得我的人生真正有了意义。当时下定决心坚修大法,一修到底。

2、修心

得法后我的生活充满了阳光,以前的胃病、关节炎、便秘的毛病一扫而光。小时候我在农村,虽然学习成绩优异,但由于家境贫寒不得不放弃考取大学的机会。我曾一直和父亲不和,因为我们一家人都认为他自私,从来不关心家人。修炼后使我心的容量增大了,我觉得父亲也很苦,孤独寂寞生活又不顺利。从此便经常关心他的生活,还劝母亲多包容他。在工作中我用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淡泊名利,决不沾公家分毫便宜。勤勤恳恳,不怕脏不怕累,工作的成绩得到领导和同事的肯定。

3、正法

99年7月20日风云突变,在群众和许多政府部门中得到一致好评的法轮大法突遭陷害,紧张的局势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单位和家人都施加压力要我和丈夫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更多的同修只因修炼“真、善、忍”被抓被打、被开除公职……难道做好人违法?天理不容啊!

2000年2月我和爱人再一次到北京和平请愿,表达自己的心声。在那里我们看到了有一位江西同修为了向政府说句心里话沿路乞讨徒步走了三个多月到北京,人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好像一阵风就能吹倒,表情却平静祥和,透出一股坚不可摧的正念,真的可以让一切邪恶胆寒。还有一位来自东北农村的女同修,单纯而质朴。她和其她两位同修在天安门广场被盘问是否炼法轮功,回答“是”,就被抓进广场公安分局。恶警狠命地踢她,撕她的嘴,鲜血顺着她的衣服流到地上,她默默地用纸把地上的血渍擦净,并一直背《论语》,直背到半夜,恶警不再打她了,恶警实在拿她没办法就在后半夜把她带到市郊丢到路边扬长而去。她拖着肿胀麻木的身躯走了四个小时才回到住所。第二天一早又和同修到天安门广场打“真、善、忍”横幅去了。

当我和爱人盘坐在天安门广场,从心底喊出“法轮大法好”的瞬间仿佛一切都静止了,变小了,真有种顶天独尊的感觉。没过几秒钟就有几个便衣把我们架到广场的警车里。下车时有一个男警察打了爱人一个耳光,而我爱人却坦然微笑着面对他,真不知那警察当时作何感想。我们还看到有两个男同修因不说出在北京的临时住址(那会连累很多同修),恶警用铁丝把他们的肚皮划得一条条的伤口。

我和爱人被押回看守所,和那里的刑事犯关在一起,有杀人的、放火的、绑架的、盗窃的、拐卖人口的、黑社会的十恶俱全,我们继续向那里的犯人、看守洪法讲真相。他们大多都理解和支持我们,有的还表示以后也要修炼大法。有一个犯人还说他就是因打了炼法轮功的妻子一耳光后不久就犯了官司进来的,遭了报应。如果完全用善心和他们交谈,启发他们的善念就会发现他们要比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善良的多。

后来我俩在强大的压力和亲情攻势下,关键时没有放下执著,写了不再上访的保证,在正法的路上留下了污点,从看守所出来后我和爱人相对无语默默流泪,好长时间意志消沉,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再次给了我们弥补的机会,我们严正声明所谓保证作废,加倍弥补,挽回损失。我们给各自单位写信证实大法、揭露邪恶,由于我爱人工作成绩出色,单位领导希望他能“灵活”一些,被他婉言谢绝,爱人因此失去他热爱的工作。我的单位领导与保卫处要我写保证和揭批材料,否则把我送到公安局。爱人在外面一个人对着整个大楼默默为我清除空间场的邪恶。事后爱人跟我说,那个时候他的鼻子流了很多血,可见当时邪恶多么猖獗。这一次我清醒了,做好人没有错,大法使我身心健康,坚修大法是最正确的选择,我不会再写什么保证。它们问我法轮功好不好,我坦然说好,它们立时灰心丧气。这时我的心里全然没有了进不进看守所的概念,结果我堂堂正正闯了出来。师父说:“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

2001年元旦前单位怕我上访,保卫处又将我软禁起来,吃住在单位,上厕所都有人监视(在中国大陆是不讲法律的,有句话叫麻木不仁,老百姓都“习以为常”了)。开始我考虑为他们着想,就让他们放心吧,几天后我意识到这是在纵容他们做坏事,不能配合邪恶,于是绝食抗议,我爱人也向他们要人。就在我们悟到后第二天就由爱人接回家,正好看到新经文《忍无可忍》:“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大法弟子的忍是高尚的,是生命伟大坚不可摧的金钢不动的表现,是为坚持真理的宽容,是对还有人性、还有正念的生命的慈悲与挽救。忍绝不是无限度的纵容、使那些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度的行恶。”

还记得第一次去小区发真相资料,我和爱人一人一半,他很快便发完了,我还怕被人看见一份未发出,剩下的都由爱人发了。回家后我心里难过极了,我这是一切为众生的大法弟子吗?这是在救度众生吗?我把大法摆到什么位置了?把自己摆到什么位置了?经过加强学法,怕心和私心逐渐减少,自己出去发真相资料也不怕了。后来机缘成熟,我家成了资料点。开始有怕心,机器就总出故障,静心学法后,心里坦然了就顺利了。

几个月以后,有一位同修被抓后,没有守住心性,说出了我们,当时我已怀有身孕,我和爱人是在它们拳打脚踢之下一路上大声喊着法轮大法好被押上警车的,当时是晚上,整个小区都能听到,有力的震慑了邪恶。这一次我始终默念:“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洪吟--无存》) 真正放下生死之念,同时发正念除恶,向警察讲真相。恶警向我家人勒索了钱后放我回了家,可是爱人在那以后却生死不明。好长时间以后听说他那次被毒打后正念打开手铐从魔窟闯了出来,始终在外流离失所仍继续做着正法与救度众生的工作……

以上就是我修炼正法中的一些故事,现在我独自一人带着孩子,虽然居无定所生活清苦一些,因心中有法,倒也安然。每当听说同修被抓捕、被酷刑折磨,甚至失去宝贵的生命时,也曾难过,也曾悲愤,昔日同修亲切的笑容时常出现在眼前。可每当看到有人认清了这场迫害,明白真相时,心里又由衷感到欣慰。我在大法中是微不足道的一粒子,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好,可我为能够成为正法中的一粒子而感到无比的自豪,我在师尊的正法洪势中锻炼得越来越成熟,会更加精进地发挥一个大法粒子应有的作用。最后请允许我用师尊的鼓励做为我故事的结束语:“你们从魔难中、在救度世人中、在更加清醒与成熟中又走过了一年。剩下的路,用神的正念正行圆满你们的史前大愿吧!”(《师父的新年问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