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三年多来遭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2月24日】为配合美国联邦地区法院审理江氏群体灭绝罪的顺利进行,我决定把我近三年来遭受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的经历提交如下:

我现年39岁,企业中层干部,会计师,因进京上访曾被非法关押数次,时间长短不等,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一、进京上访,无端坐牢

我坚信法轮大法,是伟大的师尊多次把我从死亡线上拯救过来,千言万语,亦难倾诉(修炼经历略)。2000年2月,我给单位领导、妻子和亲人写了“离别信”,进京走上了护法之路。起初,我还抱着一线希望,针对当权者的错误行为,向有关部门申诉,并谈了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的情况,语气平和友好。没想到北京警察说再给我找一个说话的地方,竟然把我带到天安门分局派出所,一脚把我踹进“笼子”里。当天上午,那里已经关押了几百名大法弟子,北京警察脏话连天地在门口吼叫着,我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有什么人权,我真不敢相信我怎么来到了这么一个鬼地方?

本地两名警察把我从驻京办带回之后,以“扰乱公共秩序”为名将我非法行政拘留近一个月。在分局看守所209监舍,我的人格与人身遭受到了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侮辱,包括寒冬之季冰水浇身;而在监外,恶警更为恶劣,他们不但无理向我单位罚款四千元,强制我单位与家人做保证,还勒索我家人供吃供喝,成帮结伙的警察都来“做客”,一顿饭就花了上千元(小宴不算),还得无偿地出车为他们东奔西跑办私事,真是警匪一家。在中国大陆的今天,有多少警察象强盗一样,他们为了私欲与享乐,早已经泯灭了道德和良知,把自己保百姓一方平安的岗位,当成了“捞取外快”的名利场。

我被释放之后,片警和街道办事处干部多次到我家来骚扰。虽然单位公认我是个好人,也肯定了我的工作成绩,但还是免除了我的中层干部职务,工资减掉180元,档案关系拿走,只保留原有工作,还派人帮教、监控。过去与我相处很不错的人也对我警惕得要命,甚至私下里说三道四,连家人和亲属都在议论纷纷……我不明白,我修炼真善忍大法,乐于助人,与世无争,到底错在哪里?现在我明白了,不是我错了,而是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用弥天欺世的谎言蒙骗并毒害了世人,进而使我失去了正常的生活和工作的基本权利,失去了与亲人、朋友和同事多年结交的美好情感。

二、再次正法,二次入狱

江XX丧心病狂,明知法轮大法教人向善,大法弟子做天底下最纯、最好、最正的人,他却仍然被妒嫉心所带动、丧尽天良地加剧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整个中国大陆被白色恐怖笼罩着,接二连三地传出大法弟子被关押、被劳教、被判刑、被迫害致死的噩耗。我们在坚定正法修炼、实现道德回归的正义之路上,不但没有得到认可、理解和支持,反而处境愈加艰难。直到2000年底,我彻底看透了江XX邪恶势力的丑恶嘴脸,决定再次进京护法、正法,到天安门打横幅,喊出自己正义的呼声,投入大法弟子的正法洪流,让全世界人民都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要求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呼吁国际正义力量立即采取行动,制止这场惨无人道、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

我先是带我8岁的儿子(得法前体弱多病,得法后判若两人)到北京天安门正法。回来后又与另一位同修再次进京到金水桥上打横幅,被北京三名警察一顿毒打后送往东城区看守所。

当我再次被抓回时,我逃出了魔窟,结果在互联网上在全国范围内被通缉,流离失所到七台河市后又被告密,最终在哈长林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在此期间,我无法正常学法炼功,人身自由被剥夺,人格尊严被侵犯,钱财、衣物被偷骗,被迫做苦工,全身染疥疮,并且在万家集训队还遭过毒打(因兜里没搜出钱来)……最令我无法忍受的是不该大法弟子承受的迫害竟延伸到了家属、亲人和朋友:劳教所规定,凡来访者必先在门口处签写攻击大法的表格文字,致使多少无辜世人陷入谤佛谤法,即将遭报的危险境地。

三、妻离子散,无家可归

我在七台河市流离失所期间,家里所有电话被监控,恶警多次到家里搜人,并勒令罚款五千元。为脱离关系,无奈妻子与我单方提出离婚。此后,法院又对我再度迫害,将我本人一处价值约六万元的房产,在无视《婚姻法》的有关规定和违背我个人意愿的情况下,强行将所有权判归我妻子一人,致使我无家可归,至今在外打工漂泊。

令人无法接受的是:恶警丧失天伦、置人之常情于不顾,竟然把我的详细情况以书面形式向我儿子所在的小学校全面通报,连一个九岁的孩子都不放过。由于校方带来的压力,致使我儿子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江XX政治流氓集团的爪牙们真是不顾天伦,赶尽杀绝,已经到了良心泯灭、人性全无的卑劣地步。江XX不但迫害宇宙大法和大法弟子,而且还利用媒体谎言毒害了十几亿国人,乃至全世界人民,他十恶不赦,罪恶滔天,天理难容。

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迫切要求美国联邦法院伸张正义,严惩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