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者叙述王新中再度遭绑架和丁立红被迫害致死的经过


【明慧网2003年2月24日】我是石家庄大法弟子,因坚持信仰,我多次受迫害。我曾亲身见证了大法弟子王新中再度被绑架、和丁立红被迫害致死的经过。

我与几名坚定的石家庄大法弟子后来漂泊到了山西,在那里和当地功友一起做讲真相的工作。山西省资料点在证实大法中发挥着越来越强大的作用,救度了众多生命。邪恶势力非常害怕,2002年10月1日组建了由太原市万柏林公安分局三十名刑警成立的“101专案组”,专门针对大法资料点。10月中旬至11月中旬,我们所在资料点的大法弟子几乎全部被绑架,我也是其中一个。11月17日到12月17日,我绝食绝水抗议迫害长达一个月,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在就剩最后一口气时被释放,到家后学法炼功,身体逐渐恢复,再次体验到法轮大法超常的神奇力量。

下面是我所知道的全部。
10月中旬,小郭(化名)、吴为(化名)2名当地功友被绑架;
10月26日,石家庄大法弟子栾福生(51岁,河北省政府房产科电工,2000年12月流离失所)与40多岁的仇丽华(井陉县6410军工厂职工,曾被判劳教以保外就医被放回)、大毛毛(化名,当地同修)、小毛毛(化名,当地同修)、黄秀萍(40多岁,石家庄邮政局助理工程师,2002年夏再度流离失所)被绑架;
11月初,王博的父亲王新中与石家庄大法弟子何文(化名,2002年春被抓,绝食被放)等在汾西市被绑架;
11月1日左右,丁立红在去同修的住地时被绑架;
11月17日半夜,恶警用万能钥匙强行开门而入,我与石家庄大法弟子周立(28岁,北京大学生物系2000年硕士生)等6名同修被抓。

我被劫持到太原市万柏林公安分局。我拒绝配合恶警的一切命令,遭二根电棍同时电击,直至没电,被迫害得昏迷不能动。后被非法关押在太原市万柏林看守所(太原市第四看守所),我绝食绝水抗议15天,期间被邪恶管教等指使的犯人强行灌水灌食迫害。当时听恶徒们说:“还有一个男的也绝食,把他绑到死人床上(强行灌食输液)!”

在看守所,我被残害得血压都没有了,又被送至太原市109医院(即公安医院)迫害。12月初刚到时,就听黑心医生议论:在这之前,就有一个外地绝食的法轮功没“抢救”过来,死了。万柏林分局恶警吴长安(音)、王健(音)等把我铐在床头,强行输液,后来嫌麻烦,竟将导尿管、胃管、输液管都插在身上,长期不拔。我被关进109医院的第二天(12月2日左右),听见恶警与医生一阵哄乱,护士喊:“哎呀,他什么(心跳、脉搏、血压、呼吸)都没有了!”“叫什么?”“丁立红。”后来是填写表格的声音。丁立红的死撼动天庭,当时天降鹅毛大雪,太原奇寒无比。

最后我被迫害得腿部肌肉萎缩,输不进液,濒临死亡。恶警们这时才找到我的家人,但仍不放人,并企图利用亲情动摇我的意志,逼家人劝我配合邪恶。我不为所动,最后被送回家,灌食的胃管到家时才拔。万柏林分局还无耻地将自己残害人的犯罪行径做展览,对外宣传,唯恐世人不知其邪恶。

他们此次共绑架了百余名法轮功修炼者,山西省资料点遭到严重破坏,在太原市万柏林看守所至今还非法关押的同修有:小郭、吴为、栾福生、仇丽华、大毛毛、黄秀萍、周立、老李、小毛毛等,他们中有的已被迫害致死(据可靠消息说这次被害死的不只丁立红一人),有的已被转捕,而王新中至今下落不明。

天理昭昭,善恶必报,法网恢恢,罪恶难逃。2003年2月2日,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已将王新中再度被绑架一案立案追查。在此我向“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对所有参与破坏山西省资料点的犯罪分子提出控诉,如需要,我本人随时可以作证,恳切希望所有正义之士关注此案,声讨所有罪犯,呼吁知情者提供更多证据,早日将危害社会的江泽民犯罪团伙彻底绳之以法。

犯罪分子及相关单位(太原市区号:0351):
山西省公安厅总台:4044778;
太原市政法委:2020178;
万柏林公安分局 办公室:6064083 ,“101专案组”恶警吴长安、王健等;
万柏林看守所(太原市第四看守所), 地址:太原市滨湖路,电话:6075974;
太原市109医院(公安医院,特邪恶,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都被送到这里残害),办公室:7042363。

(注:为避免迫害,本人已流离失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