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杀害大法弟子熊凤霞的凶手


【明慧网2003年2月25日】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你们好!

现在我们把大法弟子熊凤霞被迫害致死前后的经过讲述一下,使更多的人能够对此案做进一步的了解,还人间以公道。

自从江XX迫害法轮功以来,河北省定兴县不法公安紧随其后,它们假借其人民公安的身份,却干着执法犯法的勾当。它们借对法轮功修炼者抄家、搜身之际,大兴窃贼之事,将抄走的几千元钱中饱私囊;动辄以罚款相威胁,敲诈勒索,少则几百,多则几万,仅在定兴县内被勒索罚款的不下千人,有的曾多次被抓、被打、被罚款;它们对修炼者百般凌虐,乱施酷刑,毫无法纪可言,被它们残害的大法弟子有的几乎残废,更有甚者恶警竟将大法弟子迫害致死,熊凤霞被迫害致死一案就是例证。

2002年的农历正月初九,河北省定兴县固城镇政府伙同派出所共30多个恶徒,强行把熊凤霞的丈夫杨金玉从家里抓走,送到定兴李郁庄的洗脑班进行迫害。他们将杨金玉铐在树上进行毒打。固城镇610副主任唐瑞辛特别叮嘱洗脑班的打手们,让他们好好“照顾”。之后灾难就开始了。杨金玉在洗脑班的40多天里,整天体罚,暴徒逼他做高难度、高体力的动作。勒索罚款数千元后说放人,可杨金玉却一直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

2002年农历二月初八,县公安局法治科长张军等人突然又闯进熊凤霞家抓人(因庙会,亲朋来了很多,其中有四个已出嫁的女儿及妹妹等人)。恶徒们的目的是为了完成抓人的任务,这次是抓大女儿杨艳丽。恶徒们进门横冲直闯,翻箱倒柜。她家的二女儿杨瑞梅、小女儿杨艳亭和妹妹熊凤玲等让他们说清楚,结果他们恼羞成怒,对她们大打出手。把熊凤玲打倒在地,并抻着双脚在地上拖出去50米远,想抓到公安局;杨瑞梅也被打倒后并被用皮鞋猛踢头部,杨艳亭被拽着头发摔在地上,然后又拽着头发拖出好远,并拽掉好多头发。围观的群众中有几个上年纪的上前说了几句好话,恶徒们怕引起众怒才住手。可到了车上又把愤恨转到了大女儿杨艳丽身上,又开始打她,到镇政府后,固城镇610副主任唐瑞辛也连打带踢,小电棍没电了,又改换大的电棍。

到洗脑班后,杨艳丽已经不能进食,第二天排队去厕所时昏倒在路上。一连五天没进食物,最后发现胃出血才打电话让镇里接回。恶徒们故意把她先放到镇里,到她家骗取了2500元的伙食费才真正放人。

再说熊凤霞的妹妹熊凤玲,到家后第二天,就接到传票,说是“妨碍公务罪”强迫罚款4000元,可邪恶之徒却说它们只收了3000元,不知那1000元哪去了。熊凤霞和二女儿杨瑞梅和小女儿杨艳亭等人也接到传票,均以“妨碍公务罪”,每人被强行罚款5000元,他们不敢在家里住,四处躲着,经过上下周转打点,才幸免被抓。

熊凤霞只好在外村打工,秋忙时回家收秋。10月1日早晨4点钟时,恶徒们翻墙而入,又破窗进屋,那时就她一人在家,恶徒们乱翻之后连鞋都没让她穿,就连推带打地强行抓走。熊凤霞在拘留所被非法审讯后,又被劫持到了洗脑班。

洗脑班的前主任叫李平,因打大法弟子狠毒而“有功”,已升为天宫寺乡委书记;心黑手狠的李爱军便升为主任,手下有十多个退伍军人为虎作伥,充当打手,他们诱骗这些退伍军人,说什么干得好、工作出色就给分配工作,以利益驱使打手们对大法弟子犯罪。打手们手段极其残忍,个个心毒手辣、狼狈为奸。李爱军一个眼神,打手们便领会了主子的意图,就开始对大法弟子施刑。李爱军说:“我们这儿是地狱,来了就要过鬼门关,也叫‘救人和专政’,我们有政府、军队、公安和武警为我们撑腰,没人为你们说话,打死白打,上边批个条子‘自杀了’就完事。”他还说:“人都有毛病,没毛病也得要找毛病,上课时摧毁你们的精神,军训时找你们的毛病整你们,我这儿不分男女老少,一视同仁。”可见邪恶之徒疯狂到什么程度。它们做的远比它们说的要有过之,它们在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撑腰下目无国法,乱用刑具,一副流氓的嘴脸,它们嘴里的骂人话不堪入耳。

熊凤霞从进洗脑班后,与田春风等大法弟子每分钟都遭受虐待。打手们逼大法弟子闻尿桶、喝洗脚水、强行灌食、站军姿、长跑、俯卧撑、学动物的动作,绳索、皮管、电棍、橡胶棍、桑木棍、手铐、手链、平板铁锹、吊链、台球杆等,有什么用什么,极尽最下流的动作及拳打脚踢与谩骂。他们认为的“重点人”,都带到反省室(小号)实施残害,大搞所谓“特殊照顾”,卑鄙的行径不敢让别人见到。长跑时因受刑太重或年岁大的跑不动,它们就让人背着、拽着跑,或用绳子抻着跑,前边打手带队,后边提着棍子赶着打;做俯卧撑时必须50个以上,做不好再加数,撑不住或停下来时,他们一脚便把人砸塌,再起来,如此反复;军姿站久了走形时,一脚上去把人踢出老远……,被关的大法弟子人人伤痕累累,有的遍体鳞伤,有的尿血,走路多数变形。田春风、王树敏等大法弟子被残害后直到现在身体还没恢复。

熊凤霞被送到洗脑班的13天里,曾被打昏多次,从头到脚都是紫黑色的伤痕,吃饭、走路陷入困境,它们却毫无人性地说她是“装蒜”,再进行毒打;它们将身体遭受残害而不能行走的熊凤霞让人抬着在操场训练,直到最后别人帮着小便时,发现熊凤霞尿的全是血。大法弟子将此事告知邪恶之徒,要求别再折磨她了,可恶徒们置若罔闻,接着对熊凤霞迫害。直到最后的那个晚上,熊凤霞已精竭力枯,开始倒气,恶徒们还不相信是真的,也没送医院,直到11点过后,熊凤霞已经断气时,他们才找来乡里的医生,医生看过后说:没治了。他们这才把熊凤霞的尸体拉往医院。


第二天下午2点它们才通知家属,熊凤霞的丈夫杨金玉却是在看守所获悉这一噩耗的。定兴县610主任时田元、固城镇政法委书记李文秀等,为掩盖致死人命的犯罪事实,推卸罪责,撒谎说熊凤霞是心脏病发作抢救无效身亡,还做贼心虚说不给杨金玉判刑了、他儿子给转正式工等,企图用小恩小惠阻止家属追究其不可推卸的罪责。而此时痛失老伴的杨金玉只是提出坚持要见熊凤霞的尸体。又等了四五天,副书记郝国赤与王、杨两位副县长出面,允许杨金玉见被迫害致死的老伴一面,它们还说向省里申请一下才能放杨金玉。第二天在见尸体时,只给打开一尺长的地方,是腿和小腹部位,其中有八、九寸是紫黑色,其他部位均不让杨金玉看。之后杨金玉在悲痛中又被带回看守所。之后保定检察院法医对熊凤霞进行尸检,同去的还有定兴公安局及法医,还有李文秀及熊凤霞的几位亲属。

11月8日,公安局法制科长张军以哄骗的方式对杨金玉说要放他,结果恶警却把车开到了保定劳教所,企图对同车前往的杨金玉及另5名大法弟子劳教,在车上它们给杨金玉测量血压,发现高压为245,劳教所因此拒绝接收,不得已它们又返回到镇政府。灰溜溜的这伙人假惺惺地让处理后事,并答应不火化,等验尸报告下来再决定是不是打死的。对于熊凤霞的死因报告有关方面答应20天有结果。可一个月后找他们时,定兴县政法委书记郝国赤推脱说还未下来,打电话给检察院,检察院让找县里,又拖了半个月,定兴县政法委书记郝国赤又说:“省里已知道此事,还要通过省里鉴定,保定不敢做这个决定。”一等又二十多天。几天后结果下来了,是县610主任时田元从保定取来的,当时县里有政法委的和固城镇政法委书记李文秀及熊凤霞的家属四人在场,是杨金玉的哥哥杨金福读的验证结果,内容是:“前边有43处打伤,没有致命伤,没有骨折;肺部有疮孔,伴有淡黄色粘液,是因病而死。”这个在政治流氓要挟下的鉴定结果是令人质疑的。无论其报告采取怎样的措辞,都无法掩盖熊凤霞因修炼法轮功而死于河北定兴县洗脑班的铁证,用“因病而死”的结论想为杀人凶手开脱罪名是站不住脚的。

当地不法官员,它们深知草菅人命的犯罪事实是不容抵赖的,它们畏罪于自己的恶行,最终向因修炼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的熊凤霞家属赔偿人民币5.5万,企图以此逍遥法外。

请“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严厉追查杀害大法弟子熊凤霞的凶手,将它们绳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