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关于成立“追查中国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罪行委员会”的通告(图)

【明慧网2003年2月25日】
2003年2月24日

一、立案原因

中国的“610办公室”,全称为“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以成立于1999年6月10日得名,是中国官方制订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的最高机关,是为了针对以修炼“真,善,忍”为原则的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的镇压和迫害为目的而专门设立的恐怖机构。也由此开始了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系统、周密、根除式的暴力迫害和精神迫害。

“610办公室”常设于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内,由当时的副总理李岚清任组长,政法委书记罗干和中宣部长丁关根任副组长。在处理法轮功问题上,“610办公室”不仅凌驾于法律,党、政机关及公、检、法、国安机关、司法厅以及其他任何国家机关之上,而且有权指挥各地新闻媒体机构。从中央到地方自上而下地形成了一个严密、独立运作的体系,成为了江泽民集团系统迫害法轮功及无辜百姓的总指挥部。“610办公室”直接策划,操纵和参与了江氏集团对于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迫害和造谣诬蔑的非法政策,特别是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实行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拖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不查〔死亡者〕身源,就地火化”的极端恐怖主义政策,对于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镇压和迫害法轮功所犯下的“种类灭绝罪”,“610办公室”起到了配合,协助和直接执行非法迫害罪行的作用。“610办公室”在对于法轮功镇压和迫害的过程当中,所发挥恐怖组织的破坏和伤害作用,丝毫不逊色于当年二战期间,希特勒领导下的盖世太保在迫害犹太人的过程中所造成的破坏和伤害。

“610办公室”成立后首先控制官方媒体和大众传播媒对法轮功进行构陷式的宣传,蒙骗群众,在国内对全民洗脑。当这些宣传遭到越来越多的质疑的时候,“610办公室”转而制造恶性事件,(如本组织已立案追查的“天安门自焚”案),在官方媒体上大肆渲染,利用人们的善良挑起群众对法轮功的仇恨,让不明真相的群众在被欺骗中认同或参与了江罗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到目前,“610办公室”仍是禁止国际上独立的新闻媒介或国际机构对其所公布的这些事例进行独立的调查和证实。

“610办公室”在过去的三年半中,不断转发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各种密令。比如,2002年初,中央“610办公室”的刘京在长春南湖宾馆召开部署镇压法轮功的会议,在会议中刘京竟下达了“彻底铲除”以及“可以开枪打死”法轮功学员的命令。这些指令使得地方警察不受约束地酷刑折磨、甚至谋杀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对每一位具体的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起诉、审判的决定包括判刑的刑期也都是由省级“610办公室”直接作出。三年多来,经人权组织和法轮大法信息中心证实被迫害死亡的法轮功学员已有526人,而中国公安部门内部消息说死亡人数实际上已超过1600人。数千法轮功学员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大剂量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6000多名学员被非法判刑,10万多学员被非法劳教。

“610办公室”同时还指令各县、区政法委要成立强制洗脑班,对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如不服从就送劳教所、精神病院、戒毒所进一步迫害。并加紧对法轮功学员经济上的掠夺,分别处以千元至几万元不等的高额罚款。

“610办公室”不仅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而且把迫害扩大到法轮功学员的亲友、单位和地区。家里有人坚持炼法轮功,其家人就会失去工作,或中断学业,甚至也要被送去洗脑;单位有人坚持炼功,或去北京上访,单位领导就要受到处罚,撤职、罚款,甚至影响整个单位的评选先进、奖金等等;社会还要采用联保制,派出所管辖区内有法轮功学员上访,派出所干警就要受罚、失去工作,地方政府官员也同样要被罚款甚至被罢免。

“610办公室”在全国范围内大搞文革式的群众运动,强迫全民在规定的时间收看诬陷、诽谤法轮功的电视,学习诬陷、诽谤法轮功的报纸、文章,实施全民洗脑;要求人人表态,是否和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保持一致;在全国大搞签名运动,连小学生都不放过;在一些关键的交通要道,路过时必须骂法轮功才能过去,甚至把法轮功创始人的像放在地上,踩了像才可以通过等等。

“610办公室”剥夺全中国人民的知情权,不仅报纸、电台、电视一律封锁法轮功的真实消息,还设置网络警察,封闭国外网站,封锁法轮功在国外的消息。610办公室在中国制造白色恐怖,一旦发现有人访问被禁网站,就会被公安抓走。

江泽民指使“610办公室”把造谣与迫害延伸到海外,指使中国驻各国的使领馆在领馆区举办诋毁法轮功的展览、座谈会,在华人社区煽动不明真相的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甚至雇用打手,企图直接破坏海外法轮功的合法活动;利用驻各国的使领馆对海外法轮功学员监听、跟踪甚至雇打手骚扰法轮功学员,任意吊销法轮功学员的护照。通过在海外对法轮功的诋毁和造谣,欺骗了世界上的几十亿人,实际上这是一场对全人类的恐怖主义迫害。

有鉴于上述种种原因,【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即日宣布成立【追查“中国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罪行委员会】,对中国“610办公室”系统对法轮功的迫害全面展开调查,并从即日起开始对北京市,河北省,山东省和湖北省的“610办公室”和政法委员会进行重点追查。

本委员会邀请和协调中国和世界各国的正义人士,系统地追查所有中国“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个人和机构,我们呼吁中国大陆和海外的正义人士,向我们提供迫害证据,配合我们的追查行动顺利进行,匡扶人间正义。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现公道,匡扶人间正义。

追查中国“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罪行委员会

二、迫害案例

北京市,河北省,山东省和湖北省的各级政法委员会和“610办公室”,自2000年初以来在其所辖地区内举办了多期洗脑班,他们与地方公安局、检察院、法院、派出所、街道居委会等相互勾结,以各种非法手段,哄骗、绑架了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强行洗脑,非法逼迫法轮功学员写“决裂书”、“揭批书”和“保证书”(即所谓的“三书”),对在洗脑班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直接非法劳教或判刑,许多人在被拘押或劳教期间遭到酷刑虐待, 甚至被迫害致死。

根据最新举报并核实:湖北省武汉市政法委和“610办公室”正式传达文件,要将武汉市所有炼过法轮功的学员全部重新登记并要求全部写“三书”,否则就抓到洗脑班强行洗脑并计划进一步迫害,包括失去人身自由、甚至生命受到威胁。(该案极为严重,涉嫌与国际上的“群体灭绝罪”相关的严重犯罪行为,本组织已决定立即另行立案追查)

案例1:

王博,女,19岁,河北省石家庄人,中央音乐学院学生,法轮功学员。因去北京为法轮功请愿,被河北“610办公室”非法关进石家庄市劳教所五大队。因不承认被指控的罪名,被严管。2001年4月被石家庄市劳教所当作“顽固分子”强送北京劳教所强制洗脑。在北京劳教所期间,王博被“隔离”,连续六天六夜不让睡觉,它们采取逼迫、引诱、暗示各种手段,灌输一系列的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谎言,看歪曲法轮功的录像,强制洗脑。强迫王博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放弃法轮功修炼。无形的恐怖给王博的精神和心理带来极大压力。再加上多日不让睡觉的精神摧残下,使王博迷迷糊糊神志不清,使她的精神彻底崩溃。在如此车轮战式的所谓“帮教工作”下,王博被强制洗脑。一段时间后被接回石市劳教所304中队。

王博在后来见到她父亲时说:“爸爸,我在劳教所里极其痛苦,没有一点人身自由,不许通信、不许亲人探视。它们把我绑架到北京新安劳教所,在途中的火车上,我差点跳车,我不知道我在后面遇到的迫害中是否能承受的过去。到北京新安劳教所,它们用24小时每天都不让睡觉的办法,连续6天不让睡觉,灌输颠倒黑白的谎言,看歪曲法轮功的录像,强制洗脑。用那里警察的话说:我们就是用对付间谍的办法使你精神崩溃!……爸爸你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吗?被转化后,内心的矛盾,精神的压抑,生不如死,有时我感觉象60多岁的人,在我精神当中死过好几次了,爸爸,我非常想念你……”

王博的父亲王新中(也是法轮功学员)在回家看望女儿时,也被早已埋伏的警察绑架到了河北省石家庄的洗脑班,并用同样方法被强制洗脑。此事曾被“610办公室”在其控制的报纸和电视上大肆宣传。(详见附录1: 王新中的证词)

由于王新中在证词中揭露了“610办公室”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的内幕,于2002年10月在山西再度被绑架。

本案主要相关取证人及单位:

河北省“610办公室”主任: 王永志
石家庄市公安局副局长( 洗脑中心主任): :郭锁山
石家庄“法制教育培训中心”( 洗脑中心): 李爱国 , 孔繁运、袁书谦,崔彦芳
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组; 新华网北京记者: 邬焕庆 吕国庆 董智永
中央音乐学院
王博高中班主任: 郎德强
石家庄铁路机务段
山西省公安厅;太原市政法委;
太原万柏林公安分局: 吴长安、王健

案例2:

陈子秀,女,58岁,山东省潍坊市人。2000年2月21日,因为不肯放弃法轮功信仰,被潍坊市政法委及610人员活活毒打致死。为揭露这一残暴行径,伊安-约翰逊先生2000年4月20日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了题为“陈女士直到最后的日子仍说,修炼法轮功是一项权利”的采访报道(详见附录2)。报道中说:“在陈子秀去世的前一天,逮捕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弃她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轮警棍打击后几乎失去了清醒意识的情况下,这个58岁的老人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暴怒的地方官让陈女士赤脚在雪地里跑。据其他目击这一事件的监狱中的人说,两天的折磨使她的腿严重淤伤,她的短短的黑发上粘着脓和血。她在外面爬,呕吐并因虚脱而昏倒。她再也没有恢复知觉,并于2月21日去世。 ”

而陈子秀之女张学玲为了揭露迫害、给母亲伸冤,却于2001年4月24日未经审判被判处劳教三年(详见附录3)。

本案主要取证人:

梁斌: 潍坊“610办公室”
王继美,男,50余岁,原潍坊市潍城区政法书记
高新功,男,40余岁,潍坊市潍城区城关街办任政法委书记
邓萍,女,40余岁,任城关街办胡家牌坊居委会主任
刘光明,男,30余岁,曾任南关派出所联防大队长

据不完全统计,已有73名法轮功学员在山东省被迫害致死,仅潍坊市竟有29名,案情极为严重。本委员会将重点追查。山东省部分“610办公室”和政法委负责人及“610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名单(详见附录4)

三、追查对象

北京市,河北省,山东省和湖北省及其所属区,市,县的“610办公室”和政法委的负责人及所有“610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收集他们的姓名,住址,照片,电话,传真,电子邮件等。追查每人是否参与过或正在参与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上,肉体上和经济上的迫害,收集涉嫌人员的迫害事实及犯罪证据。

中共中央“610办公室”主要负责人:

罗干: 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委员,国务院党组成员,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中共中央610办公室实际执行主管李岚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中共中央610办公室主任(组长),已于2002年12月4日因酷刑罪在法国被起诉(详见附录5)中共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 袁隐

北京地区部分“610办公室” 相关取证人员:

王振华 北京市昌平区委副书记,610办公室负责人王书合 区委常委 ,分管政法工作, 兼任区委政法委书记蔡长敏 -北京市海淀区副区长,参与610事务侯君舒-区委副书记,主管区政法委、司法局、公安局

北京市委“610办公室” 主任: 王黎明

四、 附录

附录1:王新中的证词

央电视台在2002年4月8日《焦点访谈》播出了《从毁灭到新生──王博和她的爸爸妈妈》的节目。我就是这个节目的当事人,王博的父亲,叫王新中,原中共党员,石家庄铁路机务段干部,因修炼法轮功被开除党籍、撤销职务,于2001年5月被迫流离失所。今年1月被绑架到河北省所谓的“法制教育培训中心”,也就是法西斯洗脑班,达4个多月,被强行洗脑。我不堪忍受各种精神摧残,于5月12日摆脱了对我的监禁,在这里我必须揭露《焦点访谈》和新华社用谎言欺骗世人的行径,澄清事实,还真相于天下。

我先介绍一下我是如何被所谓的“转化”的。

在新华社2002年4月8日所刊发的通稿《生命·深渊·新生──原“法轮功”练习者王博的人生轨迹》文章中这样描绘:“其中最催人泪下的是今年1月底时的“骗请”父亲的经过。”

经过是这样的:我听说在2002年1月20日王博要回家,我非常牵挂我的女儿,在回家看望她时,却被早已埋伏的警察绑架到了河北省会的洗脑班。在那里,我和所有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一样被监禁在“谈话室”,24小时不让睡觉,天天如此。刚一进去,它们就威胁我说:“告诉你,这里是法制教育中心,抓你抓了一年了,终于抓到了,进来就别想出去,除非转化,否则送劳教……,转化是对你女儿有利的……。”它们采取逼迫、引诱、暗示各种手段,灌输一系列的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谎言,强迫我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放弃法轮功修炼。无形的恐怖给我的精神和心理带来极大压力。在被断章取义、偷梁换柱(偷换概念)的种种谎言,被诽谤录像的谎言欺骗,再加上多日不让睡觉的精神摧残下,我迷迷糊糊神志不清,就这样被所谓的“转化”了。这绝不是我的本愿。这不是我的真实思想,是对我的精神迫害。

难怪我女儿王博被强行洗脑后,竟然丧失了起码的是非判断能力,达到六亲不认的地步。我爱我的女儿,洗脑中心对我女儿的摧残令我愤怒。

这就是《焦点访谈》和新华社所说的党和政府“春风化雨”般的“关怀、教育、挽救”的结果。所谓的“春风化雨”其实是“腥风血雨”。

那么《焦点访谈》“轨迹”节目又是怎么出台的呢?

我被强行洗脑后,王博也在不久解教,我们同样被监禁在洗脑中心里,失去人身自由。有时我看到王博精神不正常,她经常一人呆在屋里,不想见任何人。有些解教的人陆续离开了洗脑中心,而唯独迟迟不放王博,没有自由的她经常为此落泪。

当我向洗脑中心主任李爱国提出放王博回家时,他却说:“王博这个事和别人不一样,必须经河北省610办公室主任王永志说了算,这里安全,外面不安全,先在这里呆着吧,领导在给王博联系复学的事。”对王博实施变相关押。

然而,蓄谋已久的阴险图谋终于出笼。

2002年3月下旬,中宣部、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省市610组织一伙人来到了河北省洗脑中心。其中一些干部对我说:“中央很重视王博的事,你们配合好这次采访,对王博回校复学很有利,如果配合不好,复学之事就没希望了……”它们反复地做着我的工作。

我想让王博早些离开这里,解除她的痛苦,就动了心,接受了采访。

回首这一切,才知道被卷进一场早已预谋已久的骗局。

当我看到《焦点访谈》播出的节目后,为《焦点访谈》如此卑鄙的嫁祸、歪曲诬陷的“偷梁换柱”手段而感到震惊。《焦点访谈》实质上是《焦点谎谈》。

尽管我在当时被洗脑后曾误入歧途,但我后来一直在修炼,没有放弃修炼。

我在与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交谈中,谈到我们家的修炼和我在单位遭610毒打的情况却被删掉了,并对我的访谈作了移花接木、改头换面的重要删节,有意将节目制作成丑化修炼人,恶意攻击大法,方向完全不同的内容。正如记者所说:“有些内容是不能报导的,政治的需要吧。”

那么我就把我们全家修炼的真实情况作一介绍。

96年前,我和我爱人感情不和,准备在96年王博上高中后协议离婚,家庭出现了危机。95年王博停止了学习钢琴,我的身体很不好,神经衰弱、心肌炎、肠胃炎,我爱人也神经衰弱、肩周炎,我们因一点小事经常争吵不休,互不相让,矛盾发展到了极点,我从单位申请了房子,做好了离婚的准备。

有一次我们对王博透露了准备离婚事情,当她听到之后,抱头痛哭,这件事情对于一个14岁的孩子来说是沉重的精神打击。看到这个场面,我们赶快去安慰她。为了王博,我们只有勉强维持着这个家庭。

就在1996年7月我爱人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修炼我发现她从思想、性格、身体各方面变化非常大,也改变了对我的看法和态度,随后我也开始了修炼。我们按照真、善、忍去做,事事为别人着想,遇事找自己的不足,我们夫妻相互沟通,互相理解,生活重新出现生机,我们的家庭和睦了。各种疾病不翼而飞,扔掉了多年存药的大箱子,退掉了准备离婚住的房子。王博有了欢乐的家庭,这个家庭的变化,使她认识到了修炼做好人的意义,严格要求自己,在修炼与学习两不误的情况下,王博又重新开始了学习钢琴。大法在她的身上体现出了超常的智慧,学习成绩稳步提高,并在1999年高考中以优异的成绩分别被“中央音乐学院”、“天津音乐学院”、“河北师范大学”三所院校录取。

法轮功给我们将要破灭的家庭带来了光明和福音,使我们这个家庭获得了新的生机。

就在我们对美好的幸福生活充满信心的时候,99年7月20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始肆意歪曲迫害法轮大法,迫害因炼功身心受益的广大法轮功学员。我们法轮功学员感到有责任向政府表明我们的意见,曾经依法进京上访,却遭到残酷迫害。两年多来我先后被开除党籍、撤销职务、调离工作、停发工资。以致2001年5月在单位无辜遭市610一伙警察毒打,电棍、警棍拳脚相加,将左眼打出淤血,后腰受伤,被迫流离失所。我爱人也被银行开除公职,多次被非法拘留、关押,后被劳教3年;王博上大学一年后,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迫退学,后因依法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3年。我们只为说一句真心话,不放弃真、善、忍大法修炼,却遭到了如此迫害,使一个好端端的家庭支离破碎,家破人亡,如果没有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迫害,我们将在不同的岗位服务于社会,是个美满幸福的家庭,而《焦点谎谈》却说:“这个家庭因修炼法轮功而名存实亡”,不顾法轮大法使我的家破镜重圆、幸福美满这一被许多人所了解的事实,嫁祸于法轮功,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欺骗世人。

《焦点谎谈》又误导观众说:2001年11月,王博被提前解教,她回家了,但是家里空荡荡的,王博的父母为了护法,离开了单位,离开了家。实际上,我们是被迫流离失所的,王博并没有被放回家,现仍被长期变相关押在洗脑中心。——我和我爱人是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被迫害的,我爱人是被开除公职后,“610”警察多次到家中骚扰,多次抄家,被迫流离失所有家难回;我也被“610”无端迫害在单位遭毒打,被迫漂泊在外。

《焦点谎谈》为了粉饰“教育、转化、挽救”,它们借领导看我们一家的名义,用汽车把我们拉到劳教所,拍摄了一张全家在一起的照片和几个镜头,以后我们再也没见过面,却用这样的一张照片在报纸上肆意歪曲事实,说我们“不久”团聚,目前,我爱人仍然被劫持在劳教所,我在未出来之前,一直被监禁在洗脑中心。

至于新华社的署名文章更是无稽之谈。我从来就没有接触过新华社的任何一个记者,不知新华社的文章是从哪里编造出来的。

新华社文章中还说:“琴声被‘法轮功’掐断。然而,一场劫难就在这只音乐的精灵展翅欲飞的时候降临了。”这又是颠倒黑白。因96年我们家庭离婚危机险些给王博造成沉重打击,全家修炼后家庭欢乐,王博受益于法轮功修炼,高考的优异成绩对王博也是刻骨铭心的,为向政府说一句大法好却被投入了劳教所,是谁掐断了王博的琴声呢?把王博长期关押在劳教所,进行精神摧残,强制洗脑,使一个19岁不成熟的孩子心灵扭曲,忘掉了家庭曾发生的重大转折,把莫须有的罪名认可在自己身上,被利用来欺骗老百姓,说明迫害一个学生的手段如此毒辣,使我感到当权者的野蛮,也使我为我的女儿感到痛心。

把一个学生的心灵扭曲到丧失起码的是非判断能力,要从王博的所谓的“转化”说起。我现在就说一下王博是如何被所谓的“转化”的。

王博被精神摧残后,幼小的心灵被扭曲

新华社通稿中确认了这样一个事实:“2001年4月,顽固的王博被送到北京新安劳教所接受教育转化。”那么为什么要送到北京新安劳教所“接受教育转化”以及在北京新安劳教所是如何被转化的却只字不提。

我见到了与我骨肉分离已久的女儿王博,女儿在长期被折磨的情况下,见到了自己的父亲,失声痛哭,对我说:“爸爸,我在劳教所里极其痛苦,没有一点人身自由,不许通信、不许亲人探视。它们把我绑架到北京新安劳教所,在途中的火车上,我差点跳车,我不知道我在后面遇到的迫害中是否能承受的过去。到北京新安劳教所,它们用24小时每天都不让睡觉的办法,连续6天不让睡觉,灌输颠倒黑白的谎言,看歪曲法轮功的录像,强制洗脑。用那里警察的话说:我们就是用对付间谍的办法使你精神崩溃!”

她还跟我说:“爸爸你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吗?被转化后,内心的矛盾,精神的压抑,生不如死,有时我感觉象60多岁的人,在我精神当中死过好几次了,爸爸,我非常想念你……”

我听了心如刀绞。

一个年仅19岁的女孩子,从没有离开过父母的情况下,被送进劳教所,孤身一人被摧残被洗脑,使我感到愤慨和震惊。

我知道,我的女儿在被绑架到新安劳教所后,经历了她人生中最黑暗、恐怖的一幕。各种见不得人的手段,使她的精神彻底崩溃。

我现在就揭露河北省会洗脑中心是如何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

河北省会洗脑中心位于石家庄市北城街,原市劳教所三大队,也就是过去的监狱。高墙深院,铁门紧锁,门口内外设有摄像监视。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楼房铁网封闭,所有学员都是被绑架进去的,一进去就被关进“谈话室”,连续24小时不让睡觉,天天如此。它们灌输颠倒黑白的谎言,封闭强制看歪曲法轮功的录像、光盘。把人折磨到神智不清时,它们再用断章取义、自欺欺人的邪悟谎言,使你顺水推舟的放弃你的信仰,放弃法轮功修炼。对于超过5天以上的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它们更是残酷,扒眼皮、弹眼球、揪耳朵、浇凉水、灌白酒、打人、不让去厕所等──大法弟子丁立红耳朵被揪出血,大法弟子姜帆的手被打火机烧出疤痕,不让刘慧娥去厕所,竟逼得她把大便拉在了裤子里。它们往法轮功学员脸上、手上、胳膊上写大法师父的名字,在地上写满师父的名字,逼学员用脚踩。它们让学员站在高处,大声恐吓学员。它们对被迫“转化”的人不许串屋。

恶警孔繁运对已“转化”的人说:“什么时候我看到你们打人、骂人才算真正转化彻底了。”这里就是用这样的标准来“挽救、教育、转化”的。

就是这样一个充满邪恶的集中营,却经常有外地参观者前来,学习着如何残害扭曲人性的“经验”。就是这样一个灭绝人性的地方,却能被中央“610”树为全国的“典范”。

通过以上我谈到的和我们家修炼的实际情况,96年前我们家庭面临破裂,而修炼法轮功后家庭和睦,身体健康,幸福美满,99年7.20后为说一句大法好,却被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到家破人亡的地步,我现在澄清这一事实,揭露焦点谎谈和新华社的谎言欺骗。同时我也为我在洗脑中心被强行洗脑后,对师父对大法不符合实际的言论,感到万分痛心与悔恨,并声明作废。我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对不起被蒙蔽的广大世人。望广大世人擦亮眼睛,认清是非,呼吁政府停止迫害法轮功。还社会稳定,还美好家庭。

王新中
2002年8月

附录2:华尔街日报:陈女士直到最后的日子仍说,修炼法轮功是一项权利

《华尔街日报》2000年4月20日报导—

《华尔街日报》记者伊安-约翰逊撰稿

[中国潍坊消息] 在陈子秀去世的前一天,逮捕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弃她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轮警棍打击后几乎失去了清醒意识的情况下,这个58岁的老人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

暴怒的地方官让陈女士赤脚在雪地里跑。据其他目击这一事件的监狱中的人说,两天的折磨使她的腿严重淤伤,她的短短的黑发上粘着脓和血。她在外面爬,呕吐并因虚脱而昏倒。她再也没有恢复知觉,并于2月21日去世。

一年以前,中国以外只有很少的人听说过法轮大法及其养生的功法。法轮大法以法轮功这个名字为人所知,它包含了调息、打坐以及阅读功法创始人李洪志劝善、有时颇为超常的著作。

尽管法轮功已经在中国数百万人中流行,他在国际上引起注意还是去年4月25日的事。那天,10000多名信众汇聚北京,围住了政府领导所在地中南海,要求政府停止在国家报纸杂志上将他们描述为宣传迷信的X教。这一人群构成了奇异的景象:大多数是中年人,劳动阶层,当日离开北京市中心回到各地自己的家之前,他们只不过安安静静地在那里打坐。

但是,在一个对其威权的公开挑战没有足够包容力的政府眼里,这个抗议是一次无法原谅的挑衅。政府逮捕了数百名法轮功组织者,并发现其中一些人是中央政府、警察甚至军队中的官员。由于担心一个迅速发展的宗教会影响这个无神论的国家,北京在去年7月宣布法轮功为“X教”并正式予以取缔。

面临着政府安全部门的全力打压,法轮功本应该迅速消亡。但与偶尔挑战共产党的异见者不同的是,法轮功的活动并未因为大规模的逮捕、殴打甚至残杀而停止。相反,一个强硬的核心仍然继续抗议。在北京的市中心,每天有数十人因试图展开呼吁恢复这一团体合法性的横幅而被逮捕。一年以来,法轮功信仰可以说是对共产主义统治的50年威权最持久的挑战。

代价过高的胜利?

陈女士的故事是极端的例子之一。一方是共产党,它如此坚决地取缔法轮功,并已采用了自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镇压由学生领导的反政府运动以来最大规模的公共安全手段。政府在这场斗争中,如果可能获胜的话,将付出极大的代价;它的铁腕手段已使上百万的普通群众对它不抱幻想,比如陈女士的女儿,她在发生去年的事件以前是不关心政治的。同时这也损害了中国的国际地位,因为它需要外国的帮助来解决一系列紧迫的经济问题。

附录3:华尔街日报:法轮功学员的女儿未经审判被送劳教所

《华尔街日报》记者查尔斯-哈兹勒(Charles Hutzler)2001年5月10日撰文报导陈子秀之女儿未经审判被处以三年劳教。

文章说,一位妇女,未能成功地说服中国官僚让警察承认他们将她修炼法轮功的母亲折磨致死,现被处以三年的劳教。这是政府正在加强对法轮功精神运动镇压的又一个迹象。

纽约法轮功女发言人和香港人权与民运中心称,在4月24日,东部城市潍坊的警察决定了对张学玲的处罚,将她送到临近淄博市的王村劳教所。香港信息中心星期三说,她被控为“利用XX破坏法律实施”,这是一个非常模糊、嘲骂式的指控,被经常用在法轮功修炼者身上以便将他们送到劳教所。

关于张女士被监禁的报告无法被独立证实。警察和劳改所的官员拒绝作任何评论,而且张女士的家庭成员也无法通过电话联络上。但是她的命运是与政府日益凶猛的铲除该群体的运动相吻合的,政府往往通过强迫追随者们放弃他们的信仰并监禁那些拒绝放弃信仰者来达到铲除该团体的目的。

张女士的母亲,陈子秀,是一名忠诚的法轮功修炼者,曾因试图抗议政府于1999年7月颁布的对法轮功的禁令而被关押两次。在她被第二次关押时,也就是去年的二月,一同被关押的同修们和她的家人都说,警察为逼迫她放弃信仰而将这位58岁的妇女毒打致死。警察否认了对陈女士的折磨,称她属于自然死亡。

张女士起初支持对法轮功的禁令,几个月后开始逐渐怀疑政府的镇压。她妈妈死后,她不断地请求警察和政府能够出具她妈妈的死亡证书,但未能成功。在这个过程中,张女士从法轮功修炼者们那里得到了支持,她自己也成为了一个法轮功修炼者。陈女士的死和她女儿寻求正义的经历曾被亚洲华尔街日报连续报导,这些报导在上个月获得普利策(Pulitzer)国际报导奖。

附录4:山东省“610办公室” 及政法委取证人员名单(部分):


张高丽-原山东省长

刘玉祥(山东省委610) 扬守仁(610办公室) 花兆贤(昌乐县委)
邵春雷(原济南市中区610) 王增实(青岛市市委) 魏景瑞(青岛政法委)
刘化文、张继轩(泰安市610) 张桂芬(招远市610) 林涛, 冯 书贵(招远市610)
高树贞(潍坊青州市610) 刘志柱(招远市公安) 黄潍连(潍坊市坊子区)
李国忠(济南市历下区政法委) 梁斌(潍坊610) 张树琛(潍坊市坊子区)
刘作金,刘学东(胶州政法委) 谷志勇(潍坊610) 张正泉(莱芜市政法委)
张进校,聂作坤(安丘公安局) 惠建华(诸城610) 宋瑞亮(诸城政法委)
杨永平,张海东、韩勇 (博兴县610) 范涛(昌乐县610) 潘光磊(平度市610)
刘长江(淄博市610) 谢传仁(济南市政法委) 明照江( 昌邑市610)
李玉妹(莱芜市莱城区610) 刘建国, 李 星五 ( 临朐610) 于瑞珍(莱西610)
吕其平,刘敏(莱芜市莱城政法委) 崔学光,张 瑞红(聊城市610) 刘玉祥(垦利县610)
庄廷敦(临沂市委政法委) 杜焕常(莱芜市610) 类延成(蒙阴县610)

烟台地区610: 张 健,王 健, 王成会, 马道堂, 于永禄, 戚壮大, 金汝歧, 刘晓力
安丘市610: 王子清、王加利、蕃孝鲁、胡绍群、葛江、贾宝臣
寿光市公安局和610: 孙向前、姜冲, 李同忠、田庆春、孟庆江、夏学虎
临沂市 610: 王永君、宋伟, 王加清 , 王 明光
龙口市610:王成会、戚大状、赵强
胶州610:王 强
蒙阴县610: 类延成, 李君卿
冠县610:任 广民
即墨市610: 徐可爱
海阳市610: 于正高、王英杰、乔成关

潍坊地区追查名单(部分):

尹照杰,马波,翟建涛,魏天魁,宫志强,刘界松,管国峰,赵杰,崔希贵,张广柱,王庆桂,魏奇,张明礼,毛有东,程宝田,马青平,郭廷和,郭。黎光,段兆煌,张国宝,马瑞福,王全峰,刘文学,赵新坤,邵伟华,王传峰,王东升,郭启军,李警伟,李传胜,孙钥新,王爱之,于明春,张永杰,王德全,王作华,褚玉升,张凤英,王新民,谭春起,郭星跃,陈龙山,陈永华,董洪涛,陈庆春,马洪振,吴斌,高树贞,郭文杰,王格胜,李全玉,刘玉瑞

附录5: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法轮功学员在法国控告中国“610办公室”负责人李岚清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02年12月8日上午对中国大陆和巴黎大区华语广播新闻节目:

欧洲法轮功信息中心将于12月10日下周二“国际人权日”在巴黎一区RIVOLI街156号召开记者会,届时将有两名律师介绍四名法轮功学员在本周三委托他们向法国尼斯法院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副总理李岚清的诉讼案。在四名法轮功学员中有一名法国女性,他们指控刚刚访问过法国的李岚清做为中国“610办公室”的负责人涉嫌对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折磨负有责任。

据法轮功欧洲信息中心昨天发出的文传说,两名律师一名是波尔冬(BOURDON),另一名是波迪埃(BEAUTHIER)。他们曾经在法国和比利时参与过控告智利前独裁者皮诺切特的案件。

另据法新社的报道说,这两名律师指控李岚清的依据是,法国签署的1984年国际反酷刑公约。波迪埃律师还向法新社表示,他已经收集到一些有份量的证词。

法新社2002年12月8日报导,来自法国、爱尔兰、加拿大的四名法轮功学员最近向法国法院起诉中国副总理李岚清,指控他是中国政府专门对付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的负责人,指挥镇压法轮功。

明报12月9日引述法新社报道,来自法国、爱尔兰、加拿大的4名法轮功学员通过两名知名的人权大律师,日前向法国法院起诉中国副总理李岚清,指其是专门对付法轮功的「610办公室」头子,须对镇压法轮功负责。

代表原告办理此案的大律师波提说,他们对迫害人权的中国官员的起诉不会就此完结,他们的工作将持续下去,直到把一定数量的中国迫害人权的官员绳之以法。

李岚清日前率「中国申办20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代表团往法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