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同修在海外申请庇护问题的思考


【明慧网2003年2月25日】日前在明慧网读到一篇“由同修的居留问题所想到的……”,联系到本国也有不少中国籍学员申请庇护,有一些想法,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一下。

在我国有相当数量的中国学员申请庇护,不少同修,申请庇护的或不申请庇护的,对此事都有不同的想法和态度。在正法时期,我认为我们应该抛弃在个人修炼中形成的各种观念,站在正法,救度众生的角度去认识庇护的问题。

在“由同修的居留问题所想到的……”一文中,该同修提到,[“政治庇护”是根据国际人权公约产生的一项保护,它不分国界,以尊重人的价值为前提,体现的是国际人道主义精神。该项权利虽然含有“政治”二字,然而可以明确看出来,它决非与通常意义上的“政治”等同,也决非是什么“奢侈”的待遇,只不过意味着公民最起码的生存权利而已,也就是说,是人就该有的一项权利,特许居留也是如此。从这点来说,大法弟子是有充分资格享受这一权利的,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地享受。这不是政治,而是应有的权利,正如我们需要国际社会中的政治家们的支持、向他们洪法讲真相而并非“搞政治”或是“勾结国外势力”一样;]

我们再来看看“国际难民法”对难民的定义“任何有充分理由担心因为种族、信仰、民族、某个特定的社会团体、或政治观点的原因而遭受迫害,并现正在他/她的国家以外的人”。[The definition of a refugee is‘any person who has a well-founded fear of being persecuted for reasons of race, religion, nationality, membership of a particular social group, or political opinion, and who is outside the country of his/her nationality’]

江氏流氓集团三年多对法轮功是史无前例的迫害,仅这点,所有在海外持中国护照的学员都有权利和资格,堂堂正正地在中国以外的国际人权公约签署国申请庇护以免于回国受到迫害。

如果一个海外国家批准了大法学员庇护,给予了难民的身份,都表明这个国家公开承认在中国发生的这场迫害是违背人权公约,都是对江氏邪恶集团鼓吹中国人权最好时期一记响亮的耳光。换句话说,每一个申请庇护的大法弟子的成功案例都是对邪恶的打击。

在我国,正当我们每个人都愿意去营救已被监禁的学员时,帮助那些正面临即将来临的危险的同修似乎在我国学员中是一件有争议的事情。一些学员认为有些申请庇护的学员的动机不纯,认为有些学员是因为私心,为了留下来,在利用大法来换取海外的美好生活,根本不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申请庇护的。对申请被拒的学员,或申请长期批不下来的学员,认为一切的苦难都是因为他们当初申请的目的不纯,自己的执著心造成的,只有他们自己在法上提高,才能解决。

诚然,现在有许多常人利用大法的名义在海外申请庇护以达到自己为私的目的,常人我们暂不去说他,任何人都将为自己所做过的事负责。

我们最清楚我们身边学员,他们和我们一样在海外做着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工作。那些已经申请庇护的学员大多都是因为别无选择。一些是他们的学生签证当时快要到期,一些是由于其它原因。这些学员在我国也过得非常困难,在难民身份被批准下来前,由于不允许在本国工作,只能靠政府提供的一点救济金过活,由于政府的某些规定,甚至有些学员连这点救济金都无法申请,而且在庇护未被批准之前也不允许出国,所以就被限制住不能出国洪法。有些学员还负担了我们许多大法工作所需要的费用。这是旧势力安排的对我们大法工作的严重干扰,我们应认识到这种迫害。不能因为他们有这样那样的执著,就不去帮助他们。我们应该支持他们,正如师父所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我们是一个整体。本来海外的学员就有限,师父曾说过“国外学员尽量不要去中国大陆,因为揭露邪恶需要你”(《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而这些学员正在我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难道一定要等到学员被送回国,才清醒过来,再轰轰烈烈搞起营救活动?还有,为什么一定要学员到山穷水尽,走投无路,才被公认有资格,有理由申请庇护?在常人这层,联合国都不是这么挑剔的。这是否符合旧势力的想法?我们应尽力帮助我们的同修解决他们的身份问题。他们应该拥有一个相对良好的环境来做大法的工作。他们所要求的只是在这个国家有一个合法的身份。

我们大法弟子在常人社会中的表现都应该是美好的、有福分的,无论思想境界还是生活状态上,不仅善良、祥和、宽容,而且更应该身体健康、经济宽松、家庭和睦。才能更有力的证实大法,而旧势力不懂正法修炼,不明白正法修炼的理。它们所知道的一切都是个人修炼的理,以考验为由,妄图把我们“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拖垮,肉体上消灭”来破坏大法形象,阻碍众生得救。它们的迫害只会使我们不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到正法救度世人的工作中去,耽误的是救度众生的宝贵时间,迫害的是许多原本有机会得救的生命。

再说,即使有学员确有想留下来的想法,如果出自执著,那是要修去的。不能走任何一个极端。一个大法弟子决定留在哪里,在那里的众生明白的一面是非常欣喜的,他们盼着大法弟子把法带给他们,因为那是他们得救的机会。比如我们为什么那么重视佛学会在那个国家成立?不仅因为他可为学员提供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同时也表明大法在那个国家立足,对那个国家的未来都有深远意义。同样这个国家接纳了大法弟子,是不是为自己的未来奠定了好的基础?只是我们有些学员还没有真正认识自己,明白自己的责任。但这些我们都可以通过集体学法交流,共同提高上去。

我想同修间不要用常人心去批评同修在利用大法。同修那些“执著”根本就不是同修的本质,是连同修本人都根本不承认的、需要修去甚至正念铲除的,而我们却把它们当成了同修本人,这些“执著”的本身,也不管你的我的,不正是邪恶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借口及旧势力用来破坏大法弟子整体的借口吗?还有好多中国学员就是不愿被说成利用大法,至今还在“硬挺”着。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都是为了维护大法,即使有些学员在申请庇护的最初不是完全怀着纯净的目的,他们也在不断地提高着并且成为真正的正法弟子。他们的执著或不纯的想法也不能成为旧势力迫害他们的理由。

有些学员支持学员申请庇护,但是法理上不清,我曾听到有个学员这样劝说学员“你想想你回去能不能承受那样大的难,如果你不能,还掉下去,如果你觉得修到了那个层次,能受的了,那你就回去”。我觉得这是严重的误导,尤其是对学法不深的学员。因为我们根本是不承认这场迫害的,难道我们在正法时期修炼变成了为了承受苦难?师父说:“大法弟子在大法遭到迫害的时候,大家首先应该想到的是救度众生,想到的是怎样能够证实大法。”(《北美巡回讲法》)这才是法对我们的真正要求,我们不是到人间吃苦消业来了,也不是到人间来修自己、提高来了,而是到人间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来了,旧势力是要按照旧宇宙的理——在被迫害中建立威德,而师父要求是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中、救度众生中让我们建立威德。我们千万不要认为旧势力和邪恶对正法和对我们的提高有任何帮助!这正是我们在思维中自觉不自觉地还停在个人修炼状态呀,同时,也等于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

我认为我们应该去向正确的方向引导,大法弟子申请庇护不是为了在大法受到迫害时,躲起来,逃避迫害。那些迫害我们的邪恶势力根本什么都不是,不配考验大法和大法弟子。恰恰相反,申请庇护是对邪恶的抵制,在正法时期起到了维护大法的作用。当我看到德国有功友把申请庇护与国内写“保证书”画等号,觉得很可笑,因为这是不成立的。

有些学员认为本国人民,公众舆论对庇护者很反感,不要给本国政府和人民“添麻烦”或“负担”,例如不要用纳税人的钱等,不要让本国人民对法轮功有不好的印象。的确,在我国关于庇护的问题,电台,电视台每天都有热烈讨论,是个敏感话题。师父告诉我们,世界上的一切都是为大法而来的,那么政府和媒体原本就应该是支持我们的。那么我们就不要为他们的不支持找借口。

我认为我们大法弟子应该有这样一个正念:我们大法走到哪里都是受欢迎的。我们要将自己摆在正法的主动位置“大戏谁是风流主,只为众生来一场”(《下尘》),“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我们在正法进程走到今天这样的历史阶段,应该明确自己如何唱好主角的戏的使命。那么这不是一个对我国公众、媒体讲清真相的好方式吗?在解释为什么学员们需要帮助以确保他们个人的安全的同时,也是在告诉我国政府在中国正发生着什么。

这也给我国政府一个好机会来表示对大法的支持。如果他们给予那些在困境中的大法弟子以帮助,他们就是在为自己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但是,如果他们将一个大法粒子送回到邪恶的手中,他们就是在对大法做最坏的事,并且,弥补这个损失将非常的难,正如已在德国、冰岛、柬埔寨、缅甸发生的事件,给我们大法带来了很大的损失。在民主国家里,人民选举了自己的政府,政府代表着人民。一个政府不能理解大法洪传给人类带来的好处,不能从最基本的方面反对江xx集团对法轮功修炼群众炼功自由和选择生活方式的镇压,有时甚至被中国的独裁者要胁而做出错事,这样的政府就丧失了正义和公道的立场。人民选举他们是希望他们能代表自己表达善良的心声和意愿,为什么叫“民意代表”?如果不能正面代表人民,他们该向何处去呢?选举他们的人民又怎么办呢?

而这个国家和民族怎样在正法中摆放自己,不都取决于我们怎样向他们讲清真相吗?当然首先我们心中都应该想对方是应该支持大法的。如果遇到困难,那就是我们讲清真相不到位。只要讲清楚了,他们就应该支持大法。所以剩下的就是讲清真相。

如果政府认为在中国发生的可怕事情对他们来说相距太遥远而不能给予实质性的帮助的时候,他们正是有绝好的机会来帮助现在在这个国家的学员。

现在在我国已经有几位学员的申请被移民局拒绝,如果我们不立即行动起来,他们很可能被遣返回中国。在最近明慧网上师父评注的文章里说:“不论学员参与不参与,每一个人的一思一念都在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不能参与也要用正念看待,从而不产生力量的抵消”。

他们的案例没有被正确处理,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不懂本国的语言和法律程序,他们需要帮助,特别是从作为本国公民的学员。除了发正念外,我们可以就这些学员的庇护申请向我们的国会议员写信,并请求国会议员写信给内政部。我们可以向内政部解释,为什么我作为本国的公民,认为内政部应该给这些申请者居留许可并批准他们的难民身份。还可以解释目前中国及海外的情况,这样政府可能会真正认识到江泽民政府的邪恶。

几乎所有被内政部拒绝的学员都可以在他们的被拒信中找到同样的一句话:“如果你回去,你没有充分的担心被迫害的理由。”这证明我们需要进一步深入细致向政府讲清真相。我认为每一位学员都能给出好的理由说明一旦中国学员被送回中国,为什么他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他们会被迫害。同时我们可以为那些学员写个人的参考信给内政部大臣。

我们不能再认为这是学员私人问题,对申请庇护的学员持冷漠态度,不关心,不过问。我们应关心那些处于困境的同修和家属,无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的帮助,哪怕一句关心的话,都会使他们感受到大法的无穷力量的,让他们不再感到孤单,同时有增强了他们对法的正信。因为我们送给他们的是从大法中修出的慈悲与整体意识呀!这本身不也是主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吗?

再从申请庇护的学员的角度谈谈这件事情:

我觉得我们每一个申请庇护的学员,都应该在心里问自己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要申请庇护?”真正站在法上去理解这个问题。

我同好多申请庇护的学员交流过,大多学员都没有仔细思考过这个问题,有的说功友劝说叫申请,就申请了。有的认为申请庇护也不是什么体面的事,谁愿意当难民呢?再加上其他同修的不理解,自己都不能做到堂堂正正。有的想这一下申请了,何时才能回中国?这样回去也不是,留下来又不情愿,心中觉得很苦,好象自己失去了很多,被常人心磨的突破不了。有的想顺其自然吧,该怎样怎样,如果移民局不批我,那我就回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在这件事上相当被动,甚至带着消极情绪,不能积极去讲清真相。也有的认为自己语言,法律上都不懂,反正有同修愿意帮忙,就不在这件事上用心。

针对上述种种情况,我们组织了这些申请庇护的学员大家一起学法,一起在法上交流对此事的认识。

有个学员申请被拒,上诉后还是被拒(这里面有许多在常人这面都想象不出的阴差阳错的事发生,该同修语言也不通),已经在移民局遣返的程序当中了,她不知如何处理,她的先生也没当回事,也没有告诉大家,心想大不了陪妻子回国,也没什么好怕的,不想再麻烦上诉了。

是,对大法弟子来说,回国确实没有什么可怕的。但是正法修炼不停留在个人修炼放下生死的框框中。大法弟子的放下生死、不怕死,是看穿人世间的生死现象,不在乎漫长生命岁月中这短暂一瞬间的痛苦磨砺,但是大法弟子的人身是用来证实法的,我们做什么事都要想到众生。

那么既然你选择了申请庇护这条路,就应该本着对众生负责的态度走好。大家想一想,当大法在世间遭到迫害,我们做为大法的一粒子,在常人这面,我们向其他国家寻求保护。假如这个国家不理睬,不帮助,他们的未来如何?会造成我们无法弥补的损失。我们代表着大法,就那么伟大,我们要救度众生全在于我们如何真正想着他们,真正用心去告诉众生大法的好,让他们支持大法。

有一个学员说她觉得申请了庇护后,感到自己和那个国家的命运连起来了,感到强大的责任感。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应正确的认识自己。

所以怎么能够因为怕麻烦而随便就放弃那些众生?我们应力争上诉,把这件事当作讲清真相,全面去做。

说到讲清真相,还有一个现象在我国申请庇护的学员中存在,就是没有真正自己用心去做,依赖性强,觉得其他学员会帮忙,自己不起劲。收集了一大堆资料交给移民局,可是自己都不清楚有什么内容,你不是向政府通过真相材料在交谈吗?那你向别人说些什么,自己首先应该清楚才对吧!

申请庇护是要由移民局面试的,需要申请者自己去讲述申请庇护的理由的,能讲清楚大法是什么,江邪恶的本质,不就是向移民局证实大法,展现大法的风貌吗?有的功友在面试时,五套功法的名字不能完整说出;有的连4-25的前因后果都讲不出来,有的甚至记不清楚自己写给移民局的陈述等等,让移民官觉得你是一个冒牌货。这是认真负责的态度吗?这样能救度众生吗?

有位同修一开始就把此事当作向政府讲清真相,救渡众生的好机会,非常重视,细致用心的准备每一份材料,面试时,完全自己掌握主动,不被移民官牵着走,象讲故事一样把大法是什么,江泽民又是怎样一步步迫害,再将恐怖延伸到海外,为什么有这场迫害?例举了许多事实,充分证明江的国家恐怖主义,对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正在进行“灭绝种类”罪行。告诉如果一个人纵容中国当权者这个一脉贯穿的反人类政策、群体灭绝政策,那么就自食其果,时间早晚而已。移民官听的津津有味,认为我们法轮功的人分析的真好。不久他的难民申请就被批下来了。所以每一个申请者都要认真负责,把这个真相讲透。我建议其他国家的学员可以把申请庇护的学员组织起来,交流交流对庇护的认识,怎样去把这个真相讲清楚。

还有一定要向内找,当一种状态老是存在时,要查查自己的心,是不是自己哪方面有漏,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我知道有学员申请老批不下来,抱怨本国政府怎样怎样。这些都不应该,都是向外找,也起不到任何实质的作用。我了解庇护没批下来之前,学员由于还有常人心在,可能会感到那种由不确定带来的苦。但是我想,我们是正法弟子,要保持正念,无论多么艰难,我们都不要考虑自己,我们要想着大法和众生。

当然我们也不要去执著结果,老想着移民局批不批呀?师父在《转法轮》上讲过;“你想多了就是执著心,你想重了,你不就是执著追求了吗?”师父还在经文中讲:“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导航》-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同时要每天坚持静下心来学法,因为学好法是保持强大正念和每个大法弟子得以在正法中发挥威力的保证。师父说:“在正法中,我看大家做得很好的时候,都是因为大家能够在法上认识法;做得稍微差一点的时候,我看那就是因为不重视学法,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师父讲:“做得好不是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在庇护这个较为敏感的问题上,我们一定要做好,走正我们的路。因为“这部宇宙大法都要给不同的历史时期的不同层次的众生留下不同时期不同层次出现问题时的对照,给生命留下不同历史时期出现的各种各样情况的对待。”(《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

个人水平所限,也只能就本国的情况,写出来同大家交流,仅供大家参考。不符法理之处,有待同修慈悲指正。希望我们用自己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救度更多更多的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