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以色列法轮大法学员在乌克兰逗留期间讲真相

【明慧网2003年2月26日】最近我到乌克兰旅行,并利用这段时间讲清法轮功的真相。在赞普若兹亚(Zporoziya)的一所为有天赋的儿童所设的住读学校,我举办了一期法轮大法的专题讲座。体育老师因没能参加这次讲座深感遗憾。校长说,她会阅读我给她的关于法轮大法的资料。在讲座期间,我向孩子们分发关于大法的报纸和传单,并给他们看杂志《善》中的图片和以色列大法活动的相册。

讲座之前,有人告诉我,对这些孩子必须严厉,但是当我开始谈及大法时,孩子们都很安静。在听到关于迫害的讲解时,他们都专心地听着。

在前往基辅(Kiev)的长途汽车上,我为没能遇到一个中国人而感到一丝遗憾。我希望能在基辅的机场上遇到中国人,并给他们一些中文资料。在德尼-普罗泊-托维克(D’ney-prop-trovek)市停留了两个小时之后,一位看上去像中国人的人坐在我前面。我用中文对他说,“你好。”他也回了我一句。於是,我递给他一份关于法轮大法的中文传单。他问我,“你是从哪儿得到这个的?”我说是从以色列拿到的。他问以色列在哪里。我用中文回答他,“我是以色列人。”他理解地摇了摇头。我给他看我的黄衬衫,上面用中文、希伯来语和英语写着“法轮大法”、“真善忍”。他问我在哪儿可以买到这样的衬衫。我对他说,“你喜欢吗?送给你了。”我把衬衫给了他,他问,“我可以穿吗?”我告诉他,可能要洗一下,但他说没关系,就穿上了。

他读了传单,并说,上面用中文写着:他们(江氏集团)在中国屠杀学法轮功的人,他曾在报纸上读到过,但他不相信这样的事在中国发生着。

他说,他在乌克兰生活了几年了,听说法轮大法好,但是对这场迫害,他并不相信。他知道江XX很坏,但在他看来坏人不止这一个。

我取出一些照片,向他解释说,尽管中国的总书记已经换了,但是如今的迫害比以往更甚。我给他看英文版的杂志《善》。他读了大约一半后把杂志放在一边。我一直在观察他,他是如何获得真相的。我让他听法轮大法的音乐磁带《普度》和《济世》,他合上眼睛专心地听着。我看到他激动不已。他把磁带还给了我,继续看着图片。我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紧急救援,停止迫害”的英文徽章,并说这是给他的。他痛苦地问,“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接着就哭了起来。当时他把徽章别到了黄衬衫上。他说他在中国做了四年的警察工作,于1992年离开的。他不停地看那些图片,说他在德尼-普罗泊-托维克市有一些中国朋友。我给了他一些中文资料。

到了机场,我在下公共汽车前告诉他,“把法轮功真相告诉你认识的所有中国人。”我很高兴他用心记下了法轮大法的信息。

我在机场读《转法轮》时,一个人走过来,问,“这是什么?法轮大法?”我说是的,并给他看我外衣上绣着的“法轮大法”字样。他非常激动的叫来了他的妻子,并告诉她,“看哪,看哪,法轮大法!”他说,他三年前在伦敦学的法轮大法,但并没有坚持下来。我给他看了杂志和照片。他问,“我现在该做点什么?”我告诉他说,“什么时候从头开始都不会晚。李老师告诉我们要经常读《转法轮》,一遍一遍的读,这是圆满的关键。同时也要炼功。”

我告诉他迫害的情况,并说,我们应当告诉人们真相,并弘扬大法。他说,“对,对,我回去就要重新开始学法轮大法。”我紧紧地握着他的手。

写于2003年1月23日
英译于2003年2月22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