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旧势力安排的迫害──我的正法之路


【明慧网2003年2月27日】

1.万古等待的机缘,本性的回归

今天回想起来,我生命来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今天得法而来。在得法前的十多年间,我内心深处感到涌动着一股力量,好像一直在寻找什么,每次上街也好,出去办事也好,第一重要的事就是都要去书店看看,对气功、修炼的事非常感兴趣,强烈感觉的在寻找什么。那时不明白为什么会如此,直到找到法轮大法,我的心里踏实了。通过修炼,我明白了那可能就是师父说的,在我内心深处给我埋下的要得法的种子在起作用。刚开始修炼,就像是流浪多年的游子踏上了回家的路,真是说不出的感觉。不再有痛苦和忧虑,不知道什么是生气和悲伤。

在大约一年的时间里,我在家庭中受到了别人很难想象的磨难,我想修炼不就是按照“真善忍"去做吗?我们就是应该无条件的同化大法,不应该有常人的想法呀。那时真是本性的回归。

2.正法路上多坎坷

我平常很少到炼功点上炼功,在99年4.25那天我来到炼功点,得知天津事件,毫不犹豫去了北京上访,从此踏上正法之路。先后4次进京上访,两次被抓,一次在外炼功被抓,被抓进拘留所也有5-6回。这其中坎坎坷坷,也有过污点。在最后一次(99年11月份)进京上访后被邪恶抓进教养院。开始觉得不应该被关在这里,要冲出去,可是在压力面前正念不足,改为退而争取炼功环境。可是时间长了,被邪悟带动,也跟着邪悟。回想起来,还是自己学法不扎实,修炼路上总是在看别人,再加上常人之心被邪恶带动。邪恶就抓住你的常人心不放,直到你自己都觉得不行了,还不放手。那时的感觉,就象浮尘飘荡在空中没有着落。

是师父的洪大慈悲又挽救了我,我2001年9月份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明白了自己走错了路。经过学法和功友切磋,又重新回到大法中来,又走上了正法的路,发表了严正声明,我要证实大法,揭露邪恶,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大法弟子。让生命在正法中放射出真理的光芒。

现在回想起来还时常感到耻辱,真正感到耻辱。是啊!那些邪恶之徒都是些什么东西呀!不是贪官就是污吏,还冠冕堂皇的想“转化”我们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往哪转那?他们怎么配对大法弟子指手划脚哪?那些将被淘汰的生命怎么能左右我们大法弟子的未来哪?

2001年11月份,邪恶之徒下载了我的严正声明来找我。我当时知道他们要找我,可我想,既然是声明,那就是要人知道,他们不找我我还想和他们说呢,因为我的行为不只是伤害了大法和师尊,也会给修炼人、常人带来不好的影响。所以没有离开,但我不配合他们,我可以告诉任何人(当然也包括警察)我过去的错误和今后要走的路,但我不配合做任何笔录和签字。

我被关在了拘留所,他们想知道我的声明是怎样上网的。公司保卫科的两名恶警和辽河公安局 610以王有山为首的歹徒对我进行邪恶迫害,一天他们从中午开始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六个恶警轮班睡觉,却不允许我睡觉,不让我坐下休息,对我进行人身和精神摧残。他们软硬兼施,一会说,说出怎么上的网就放你回家,一会说,你站着不说,让你跪着说,跪着不说,把你吊到铁笼子里放外边冻你,一会又说要给你劳教,一会又污言秽语。不时的还挥舞拳脚打一阵子。还有个年轻的当过武警,专门练过打人的本事,他让我单腿站着,我不干,正念直视他,我看到了他内心的恐惧。上半夜他打得最凶,结果下半夜就开始嗓子痛,浑身不自在,也不知道他是明白了一点还是别的目的,早晨起来对我说,对你算客气了,要是换了别人就不是这么对待了,我不打你了,你坐下吧。还有个姓曲的家伙,污言秽语,没有一点正念。蹦来蹦去的,用棒子打我。折腾一宿,他们没得到任何东西,电话向那个头汇报,说,不行啊,这家伙软硬不吃。又换一招,把我家属找来了,结果当着家属和这些恶警的面,我表明我的态度。他们没捞到一点便宜,灰溜溜的走了。一个月后放我回家。

这期间,正念还是不足,有时想到他们会给我劳教,当时按照常人的思维,因为各方面的环境造成的感觉就得劳教了,劳教我是不怕,只是怕没完没了的追找怎么上网的,宁可劳教也不配合邪恶。后来想这也不对啊,为什么要承认劳教啊,还是被常人观念带动了。

看守所也是个恐怖的集中营,我绝食后,他们把我调到劳动号,那有个姓刘的家伙,打人是他的爱好,他和那些恶警串通一气,好像他有打人的特权。邪恶警察暗示他打我,晚上警察都远远的离开,他就开始动手。我当时动了人的观念,没有在法上认识问题,觉得这迫害也没有个头啊,他24小时可以随时打你,结果绝食没成功。以后学法中我认识到了问题所在,把这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

3.冲破旧势力安排的迫害

在2002年6月份,我正在单位上班,盘锦市兴隆台分局610几个歹徒将我非法绑架,并抄了我的家。在警察局、看守所和监狱,我都保持强大的正念,绝食绝水,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对待什么610、什么检察院的、看守所的,监狱的我只管发正念,正视恶人,什么也不讲,所有的过程拒绝签字,在他们停下来的时候我有机会就和有点善心的警察或其他人员讲真相。他们也知道我不配合他们,有时就是象征性的来走个程序,事先把提问笔录“拒绝回答,拒绝签字”都写好了。刚到盘锦看守所时,我不换号服,警察用电棍电我,拳脚打我。叫来几个大个的犯人强行换上号服,进号后,一个小个犯人,叫我爬着上板,我直走上去,他把我打下来。我再次走上去,他又要动手,旁边的一个说话了,他是炼法轮功的,不懂这里的规矩,就免了吧。犯人头问我背监规不,我说不,干活不,回答不,我又换回自己的衣服。什么出门报告,站队列我都不做。绝食过程中,警察总是暗示让号里的犯人折磨我,可是这里的犯人有几个还真有正义感,处处维护我,个别的恶人也不敢太猖狂。有个家伙整天吓唬我,什么这里有几个绝食的给灌大粪,他又能把嘴撬开,又能有什么办法。我不理他,跟其他人讲真相,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结果,在恶警逼着灌食的时候也只是象征性的做作,还有人在旁边喊,轻点,弄出事谁担着责任。

开始他们以为我只是吓吓人,过几天就不行了,总是劝我吃东西,前几次警察灌食没灌进去或者是吐出来了。时间长了,大家看清楚了,看来是真的有决心有毅力,十几天不吃不喝,而且精神头十足,真不配合恶警,不再劝我了,都支持我,后来还经常鼓励我,希望我一定坚持到底,而且还信心十足的预言,像你这样的他们就得放你回家,甚至在绝食70天后要送我到监狱时,他们大部分人还信心百倍的说,不会有哪个监狱要你的。

绝食期间,我没有饿的感觉,渴的程度也能忍受得了。恶警希望我能喝水,给我灌两次浓盐水,我没能吐出来,只好求救师父把盐从另外空间拿走吧!结果真的能够忍得住,恶警看到这也不好使,就不再灌了,给我强制输液。后来又骗我说这些都是你母亲给你拿的钱,已经拿一万了,再输下去,还得拿。又假填个存钱的单子,让我签字。我不签。但我真有点动心了。我开始背法,“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们却因为在常人中的利益损失了而对我诉苦,而不是因为自己在常人中的执著心放不下而苦恼,这是修炼吗?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精进要旨》“真修”)背着背着,就觉得那执著的心在往下消。

这期间,我每天除了发正念,就是背法,很多过去有些遗忘的经文也都想起来了。所以,始终保持强大的正念。我接受以前的教训,我谨遵师尊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的“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因为它们知道这个人你不叫他死,对他什么迫害都没有用,邪恶也只好不管他了。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邪恶还要迫害,那师父可就不客气了,师父有无数的法身,而且还有无数的帮助我做事的正神也会直接清除邪恶。我以前不是告诉你们了嘛,你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有天龙八部护法,都是因为你们做得不够,众神都被旧的宇宙法理限制得干着急没办法。”我决不把这迫害当成是人对常人的迫害。如果要是把自己当成犯人,那他们就会对你百般折磨,因为犯人就得规规矩矩的任他们摆布。我觉得绝食的过程就是放下常人观念的过程,那么,就得破除常人的观念,人认为走不通的路,真正的把自己当成大法弟子就能走通。如果常人都觉得能行,那也没什么威德可言。可是不放下常人的观念就体会不到法的超常,就象师父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转法轮》)

一次,一个犯人问我你修炼达到什么境界了,我当时还真想不起来怎么回答。这时旁边的一个老者说了,就他,你打他骂他根本没往心里去,你说要给他灌大粪他根本不在乎。我一想可也是,常人是受不了这苦的。我也真没觉得这是什么高境界,很平常的事么。他们夸我真行,我说,不修炼时,我胆子很小,也不能吃苦,能做到今天这样是因为大法的威力。问我说,你肯定饿得不行吧?我说真的不觉得饿。他们表面上不是太清楚,可是他们明白的一面肯定是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在监狱医院,我碰到了比我先到的号长,他说我的事在这已经传开了。然后他就和周围的人讲我绝食的事,他们对此事的态度和感受是超出我想象的。我感受到,我们把一件事做得正,在常人这影响是非常大的,在另外空间肯定是轰轰烈烈的。我真正的感受到了法的威力。师父说:“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精进要旨》“警言”)。我体会到在生死攸关的时刻,真正的坚定,不是常人的决心和人的毅力所能做到的。是长期学法打下的基础,是佛性的体现,那是内在的坚不可摧的金刚不动的真理之光。师父说:“邪恶已经再也没有任何办法改变大法弟子通过修炼对法真正认识与实修中本体升华后佛性体现出来的坚定的心。” (“强制改变不了人心”《精进要旨(二)》)。“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 (“也三言两语”《精进要旨(二)》)

看守所期间,恶警找来同修劝我吃饭,她也被判了刑,她觉得好像应该判她似的。默默的忍受“做好人”。说看守所对我们挺好,又不是他们抓的,不要给他们添麻烦。由此我看到,同修对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认识不足,学法不深,常人观念很重。把这迫害当成是这常人对人的迫害。很多同修都是这样的在消极承受,在等待,等待法正人间的到来。如果再换个环境,到了教养院,监狱,邪恶就会给你施加压力,逼迫你转化。那时正念再不足,就危险了。事实确有一些这样认识的功友,最后一点一点的被邪恶带动背叛了真善忍。

以前对绝食本身是否符合法还认识不清,所以看人家绝食自己也跟着绝,人家不绝了自己也不绝了。或者是一遇到压力就想我这种做法对不对呀?以前有过两次都没成功。从法理上,明慧网以前的文章已经说得很好了,我不再多说了。只是说有的功友对绝食本身这个问题认识不够,也是不能坚持下来的原因之一。当然,否定邪恶,不是绝食这一条路。但无疑是一条非常正的路。很多功友也都走过来了。

邪恶的迫害手段就是走什么法律程序,其实他们走程序是为了掩人耳目,根本不讲法律,没有任何法律依据,随便的就搞一个什么司法解释。同样一件事,今天定五年罪,明天就定十年。怎么定罪还得听610的,法院只是个摆设。我看清了他们的流氓手段,所以不把怎么定罪放在心上。我是真正的好人,没有罪。关押我一天,那都是他们的罪。所以我不跟着他们定的游戏走,什么判多长时间那,上诉啊,这些事我也不去想也不去做。他们做他们的,我只是按照正法大法弟子走我的路。

在送我去监狱时已经绝食70天了,就剩一把骨头了,交涉了好一阵子才把我收进旁边的锦州监狱的医院。10天后送往沈阳大北监狱,在露天躺了4个来小时,也是经过交涉了才收下。监狱的环境很特殊,犯人整天没完没了的给你灌输这里怎样的管理方式,我说我修大法没有罪,是好人,得出去。在他们看来,绝食根本不可能起作用,要出去那简直是天方夜谭。由于我不和警察对话,他们就通过犯人向我转达他们的意思。几天后一个犯人头说,第一,你要吃饭,可以给你个宽松环境;第二,坚持下去就把你放到新生医院等死,没人管你。第三,你别拒绝输液。我说,我拒绝输液,只是你们别又绑又按的。我自己也在想,坚持下去是没问题,不知还得多长时间,坚持到法正人间吧。又一想不行,我得出去证实大法,讲真相,这里只能接触很少的几个人,发挥不了作用。第九天的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只大鹰向我扑来,这时师父庞大的身体把我抱在怀里,我感到无比的幸福,安全。第二天就是中秋节,早晨六点来钟,一帮警察把我拉走了。路上告诉我是送我回家。

回家后,警察说要向当地派出所交代一下,让他们看看。拉到派出所,那里的恶警不看,不管。嘴里骂骂咧咧,都是流氓地痞常说的话。我家属把他斥责了一通。

我家里人这段时间也承受了很大痛苦。又是找律师,又是找610要人,处处遇到邪恶的恶言冷语。按照我家属的说法,那些人真是气急败坏。好像你和他们有深仇大恨一样,非要置你于死地。还有的邪恶之徒暗示我家属给他们送钱。通过这件事我家里人也看清了那些邪恶的无耻之极和邪恶流氓手段。他们也抵制对我的迫害。拒绝给他们签字,对大法也有了正确的认识。

当然也有一些有正义的人,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和帮助。有一个警察还给写了一首诗,意思是赞扬我的坚强意志,希望我坚定大法的信念不要动摇。我真心希望他们能保持正念,对大法充满信心。这是真正的在给你们自己奠定美好的未来。

4.“正念正行 精进不停”

回家后,我知道我要去证实大法,讲清真相。可是又陷入旧势力一个新的安排之中,但我非常的明白,我绝不可能按照他们安排的路走。可是一时也升起了安逸之心。经过学法,我已经看清了这种安排。家里人用亲情不要我动,监狱方面也告诫不要见外人。还有其他的情。我知道,我不会等着邪恶找上门来再度迫害,救度众生需要我去做。于是,我走出家门流浪在外。

后来监狱方面找我家属勒索了5000元钱。看来在这个问题上我正念不足,回家后,觉得能回来已经了不起了,别人想花钱还出不来呢。所以走时对家里没有明确表明态度,被邪恶钻了空子,常人之心不知不觉又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

现在我越来越感觉到学法的重要。正法中,一段时间把做事放在了第一位,学法只是挤时间。学不好法,常人之心就在悄悄的滋长,开始时还不能自知,结果常人的干事心,欢喜心,显示心,都表现出来了。时间长了,头脑也不清晰了。同时,看到很多在外的功友都存在着这样的问题。尽管明慧网经常有这方面的文章,大家也知道学法的重要,可是还是重视不起来,很多人至少是重视程度不够。其实旧势力最高兴的是我们不学法或少学法,那样他就有机可乘。所以它会利用你的各种人心达到他们的目的。师父说:“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 (《精进要旨》(再认识))。

我自己的体会是集中时间连续学法效果比较好。因为学时间短了,心还等没静下来就去做事了,达不到好的效果。最好是能连续学三讲以上才感到读进去了,心里才踏实。有个功友讲,不学好法,做事心里没底,不踏实。真是这样的,法学不好,做事也是忙忙叨叨,效果也不好,结果浪费了时间。当然,如果能静下来学,怎么学都行,个人情况可能不都一样。师父说:“我建议人人都放下心来看十遍我写的你们叫经文的《精进要旨》,心不静学法是没有用的,静下心来学。”(《精进要旨》“猛击一掌”)“所以学法是非常重要的。你们的正念,你们所做的一切,都从法中来,所以大家再忙也不要忽视学法。”(《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

最后让我们共同以师父的经文共勉。“正念正行 精进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新经文》“正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