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事迹:堂堂正正从旧势力的迫害中走出来(8)

【明慧网2003年2月27日】许多海内外大法弟子已经在不断全面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加持我们被关押的同修。明慧近日也刊登部分大陆大法弟子的建议“集中力量清除大陆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内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另外空间的邪恶”。这些事迹从常人角度来说都很神奇,但是对大法弟子来说,并不是只有别人才行,大法修炼本身就是很超常的——神奇事迹不神奇,关键是自己要努力做到让从大法中修出的正念主导自己。

我们不承认旧势力,更不承认他们安排的这场邪恶镇压,包括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那么我们也根本不应该被关押,不应该被剥夺自由,不应该被无理判刑。任何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都必须停止,镇压必须停止,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都应该堂堂正正地从旧势力的迫害中走出来,自由地做我们该做的。

下面是一些来自于中国大陆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正念堂堂正正走出迫害和常人观念的事迹(续):

六名大法弟子堂堂正正走出盘锦市劳教所

辽宁省盘锦市劳动教养院恶警在凶犯张首江的指使下,对大法弟子进行残酷的折磨,24小时专人(劳教犯人)严密监控、恐吓、威胁等,逼迫大法弟子背叛真善忍信仰。

2002年12月20日,孙秀诚、韩崇辉、王刚、李登文、宁少恒、李云龙六名大法弟子坚定地从教养院走脱,堂堂正正地融入到了正法的洪流中。这六名大法弟子的这一举动,给邪恶一个致命的打击。

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四天闯关的经历

一天上午10点多,我丈夫刚从家出去,忽听有人敲门,叫我丈夫的名字,我以为是找我丈夫的,没多想,就开了门,进来两个不认识的人。他们自我介绍说他们是我丈夫单位保卫科的和当地派出所的片警。他们在屋里到处看了看,夸我家挺干净的,接着就问:“你家谁炼法轮功?”我说:“我炼。”他们脸立即就变色了。这时六、七个派出所的恶警一涌而进,怒气冲冲地喊着我儿子的名字,我这才知道他们原本是冲我儿子来的,可能是因我儿子浏览大法网站时给暴露了。他们气急败坏地开始在我家里乱翻东西,当时家里还放着三箱大法资料、光盘和书。我心里很坦然镇定,不慌不乱,只有一念:师父,我不想让他们把大法资料带走。于是就坐下发正念……后来僵持了一会儿,恶警们一看我不走,就开始抬我,我当时念很正,大法的神奇就在显现,五、六个壮汉抬我一个不足一百斤的人,硬是抬不动,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但后来动了人的一念,想到儿子被他们带走了,就被他们抬了出去……

也是因为自己的念比较正吧,平日生活中不关心我们母子的丈夫一反常态,第二天一大早,就到分局要人去了,他平时胆比较小,这回胆也大了。在分局和他们理论,要求放人,说:“我们家就三口人,你们给我抓走两个,让我怎么过,你们要不放人,我也到天安门去静坐,打横幅!”我小姑和嫂子也都去了分局,哭着说:“这么好的家让你们弄成了这样,怎么过,今天必须放人,不放不行。”结果当天我儿子被放了出来……

后来家人得到通知说,判我三年劳教,都已经批了。我丈夫就给我送来了被子,我坚定正念,心想:决不承认这一切迫害,谁说了也不算,师父说了算。我有我的办法,他们迫害不了我,大法弟子有能力否定这一切。于是就对丈夫说:“你把被子拿回去,劳教所不是我应该呆的地方,我也不去。”于是我丈夫把被子又拿走了。

第四天,家人们继续跑我的事,恰巧在分局碰到一个人,跟我家的一个亲戚挺熟的,也正好是他判的我劳教。那个人为难地说:“不知道她是你家人,你看我刚批的劳教,就让我收回来,这也太……”。后来家人说了说,走了走常人的形式,第四天就把我放回了。就这样我四天堂堂正正地闯了出来。回家后,我回想这段经历,感到确实就象师父说的那样:“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北美巡回讲法》)在整个这四天当中,我心里比较平静,没有想什么,也没有设想结果怎样等复杂的思想,思维很简单,就是两个字:“坚信。”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信自己——一个大法弟子的能力。

某大法弟子两次正念脱险记

2002年6月初,一大法弟子被恶警绑架到镇派出所,该大法弟子一直抵制邪恶,并坚持发正念,讲真相。第二天派出所又强行将她送往区看守所,在车上她发出坚定的正念:“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绝不能被送到魔窟里去,这是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也决不承认,让他们怎么把我送来的,再怎么把我送回去!”

结果到达后,看守所的人说没房子,不接受,送她来的恶警指着两间空监房问:“这不是有房子么?”看守所的人答:“有空房有什么用?又没人看管。”押送她的人不情愿地说:“真让你赚了。”只好又将她带回家去。

没过几天,镇派出所又找借口,将她和另一位同修从家中骗到派出所。午饭后,五个看守看着她俩。她想起师父的话:“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并在心中默念:“师父,我们不能呆在这里,我们还要出去讲真相,救世人,让他们睡觉,我们出去!”不一会儿两个警察走了,剩下的其中一人先躺到床上,另两个也随即关上电视睡着了。她向另一个同修使了个眼色,两人一前一后堂堂正正地从派出所正门走了出来。这位同修用正念正行证实了大法,两次正念闯关,正象师父所说的:“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进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洗脑班关不住 守正念 一日还

我修炼以来亲身体验了好多大法的神奇,比如在狱里两次摘下手铐;绝食20天精神饱满;带着资料巧妙脱险;哪做的不好师父点悟;连睡觉师父都在管着。

在4月中旬的一天夜里12点,有人喊我开门,我起来一看,院子里站了十几个人,他们是从房上翻过来的。两个人进屋说穿好衣服跟我走一趟。我心里空空的,不惊也不怕。就这样把我带到了乡里已经等候的车上直达石家庄。我心里想可能要送我去洗脑班了。在半路司机说困了想睡一会,我说下车小便,其实是想看看地形。车上共有5个人,有一个说是县政法委的一个女工作人员,就把我和她用一个手铐铐上下去了。公路东侧下边是麦地,地边是村子,这不是师父安排的吗?再扒了一下手铐很松,稍微一用力就能下来,我想,跑吧。心里又打起了鼓,腿也直想软,勇气也不知哪去了,心都要蹦出来了,就这样又草包地上了他们的车,心里好不平静。我知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想了一会儿心里又感到空旷开阔了,除了给他们讲真相别的什么也不想。

到了石家庄劳教所是3点左右。打电话没人接,后来接电话的人说:“不是我管,明早再说吧。”到了上班时间,找这个人说“不管”,找那个人说“不知道”,再找说“不是这里”。十点钟转到石家庄的“河北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就是真正的洗脑班。又是一通找,好不容易找出来二个人,说是什么特级讲师,洗脑的人最多。两个人把我领到了他们的办公室。“讲师”让我坐在他的侧面,说:“老太太没问题,好好转化,转化好了就让你回去。我们这里条件很好,不打人,不骂人,吃的好,住的好。你们资料上说的都是假的,说什么打死多少人根本没那回事。”

我根本不想听他这一套伪善的话,我就先说了几句:“我是农村的,没有文化也不懂什么是政治,我也不反对共产党,我老头、父亲、弟弟都是共产党员,我就是知道法轮功好,太神奇了。”接下来我就把身体的转变、神奇的例子给他讲了几个。他听我说完就接过来说法轮功确实能治病……全是常人那套理,最后他说的什么我都不知道了。我跟他说:“你说的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懂呢?”正在他没面子的时候,来个人说有人找他,结果他一去不复返……

下午有人喊我去体检。我想这一下有希望了。几个人领我到那里,设备俱全。坐下先量血压。我用真念请师父加持弟子,结果是高压220。检查心脏和做心电图时我又请师父加持,炼功人是超常的,让他们测不准。检查一通下来,最后说我有严重心脏病,高压220,开了证明,回到培训中心马上批准退还手续回家,好象怕我死在他们那里。就这样不到6点我就回到了家。家里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我本来是非常健康的人,我说这不是又进一步证实了大法的神奇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