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要和华联会打官司?

墨尔本法轮功学员致所有华人朋友

【明慧网2003年2月27日】

亲爱的同胞:您好!

也许您已经从有关媒体的报导中看到了,墨尔本法轮功学员与维省华联会之间关于春节摊位之争已经在维省民政法庭的调解下得到了圆满解决。我们的要求真的不多,只是一个澳洲其他所有公民都已经享有的公平待遇。我们很高兴,在澳洲这块美丽自由和谐的土地上,我们明年能与所有的华人同胞一起欢庆春节。

当污水已经泼到一个人身上时,有时候真不是急切之间能洗清的。澳洲和全世界的法轮功学员,花了三年多的时间,做的所有的事情,都只不过是想澄清江氏集团为了给自己的镇压找借口而强加在法轮功身上的一个比一个更加离奇的无耻谣言,以及为那些因修炼真善忍而惨遭关押、虐杀的千百万中国法轮功学员说句公道话而已。

大家知道,一个30秒钟的电视广告反复播放的话,都一定会影响观众的心理,所以世界上所有大商家都不惜血本地做广告。而中国所有的媒体都掌握在独裁者手中,从镇压开始,有关法轮功的谣言重复和更新了多少次?这种“广告”又不用花钱,那做起来还有什么顾忌?观众要想丝毫不受这种“广告”宣传的影响,只怕难。

法轮功真的象江氏集团宣传的那样专门要跟谁谁谁做对吗?一点也不是。镇压之前,我们只是一群默默修炼的人,您可能根本就没有听说过我们。

其实这次在公开庭审会上,法轮功一方的律师已经就什么是法轮功做了很好的阐述。我们不是政治,不是宗教,不是个人崇拜。我们实实在在是一种精神信仰和修炼。我们没有政治目标,唯一的要求是停止迫害和虐杀。

也有人说,你们不是讲“真、善、忍”吗?这回怎么不“忍”了,怎么跟人打起官司来了?是的,我们是修“真、善、忍”的。这三个字对我们来说,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我们以生命在实践着的准则。

比如说,当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被抓时,他只要说一句“我不炼了”,可能就会马上被释放,而坚持说“我还炼”的真话说不定就会被折磨致死。现在大陆的监狱、拘留所、劳教所、精神病院、洗脑班……等等场所人满为患,关的多是这些不愿讲假话的人。我们的“真”是对于真理的追寻、热爱、维护,以及任何情况下都坚持说真话的勇气。

“善”呢?我们始终相信,对于“真、善、忍”的维护最终将惠益所有的人。我们从“真、善、忍”的修炼中获得了健康的身体和道德的提升,也想将这一份美好分享于更多的人。同时我们也不愿看到好人被整死,不愿看到因好人被整死后我们的下一代再也不相信“善有善报”的古训。

“忍”呢,“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是我们起码要做到的,但“忍”对我们来说,还有更深的内涵和更高的要求。法轮功的创始人在《何为忍》这篇文章中曾说:“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

在渐渐地做到了“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之后,我们还认识到,“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不是对罪恶的妥协和熟视无睹,更不是放弃原则和公义,而是一种在明白了真理和对真理做出理性的选择之后能够平静而理智地为真理而付出,能够在遇到困难、挫折和个人利益受损的时候不动心,能够做到对世界无所求,而又清醒地明白自己的责任。

因为这个“忍”,我们心中少了气恨,多了宁静、美好和无畏;因为这个“忍”,我们视挫折和磨难如草芥;因为这个“忍”,我们才在没有一枪一炮、没有任何有形的外在组织形式的情况下,顶住了一个庞大国家机器的所有压力和一场集古今中外残忍卑劣之大全的迫害而走到了今天,而使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们了解了我们。

所以我们打官司也好,到中国领事馆前静坐也好,上街发传单也好,费时费力费钱义务参加各种社区活动,包括由华联会组织的春节活动也好,都只不过是我们对“真、善、忍”的实践的不同形式。过去所受的伤害、面子、输赢、胜负对我们来说都毫无意义。我们早就知道,“人活一口气”太累了,太苦了,太不值了。

就算我们参加了春节活动、表演了功法,甚至有很多人要来跟我们学功,我们又能得到什么呢?谁都知道法轮功永远不收钱,谁来学功都是免费的。

也许我们唯一能得到的,就是一份心安。当我们的兄弟姐妹无辜地被关押虐杀的时候,如果我们没有做点什么,我们将不能心安;当我们能够为人类共同的美好未来做点什么的时候,我们没有做,我们也将不能心安。

我们真心希望,在拨开谣言宣传的迷雾之后,您能够发现,原来法轮功学员都是您最可依赖的朋友。


墨尔本全体法轮功学员
2003年2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