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记者披露:720后大陆法轮功学员一次鲜为人知的新闻发布会

【明慧网2003年2月28日】

当事人的回忆

1999年4月,北京的春天正悄悄地向人们走来,温暖的阳光下,微风中带着青草的芬芳。25日清晨,北京长安大街车水马龙一片繁忙。很多人上班经过长安街时感到与往常有些不一样,在中南海的西边,聚集了很多人,人们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但都知道那是一块敏感的地方。从这一天开始,许许多多的人知道了法轮功

北京的各大新闻媒体,25日上午作出了迅速的反应,派出记者前往中南海采访。记者去了很多,但在当天国家新闻传媒上,并没有关于这一天法轮功在中南海请愿的报导,这在中国的媒体上是很少见的。

当天的采访中,记者们接触了法轮功学员,学员们说:聚集在这里是因为天津事件,法轮功学员向报社反映情况,被打伤和逮捕。我们来这里是向中央反映情况,同时希望能有个自由炼功的环境。记者们还了解到: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祛病健身的功法。记者们看到学员们是那样平静,祥和,非常有秩序地静守在路边。其实很多记者采访后想回去迅速报导出来,但是都被上级告知:不准报导。

大约2、3天以后,喉舌媒体才作了一些简单又背离事实的报导,诬陷说:“法轮功是围攻中南海党中央,是一起严重的政治事件。”各媒体记者们也都得到上级的指示:不得报导有关法轮功的新闻。至此,在4.25-7.20的这2个多月中,中国的媒体对法轮功上访这一事件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平静。

夜幕降临

7月20日,突然间,媒体接到中宣部的通知:要全面宣传法轮功是政治组织。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一连数月,以至数年,中国所有的媒体全面铺开,连篇累牍地报导诽谤法轮功的文章。象这样密集的、铺天盖地的全国范围的报导,在文革后,还是第一次。

记者们停下所有的其它工作,走访全国,查找“案例”,而“案例”多由当地政府指定,报导的重点是:只能收集有关栽赃陷害的例子,什么不让吃药,害死人命;家人病了也不让吃药,炼功出偏,走火入魔等。此期间,记者们还收到上级下发的《转法轮》一书,几乎人手一册,并将江氏集团的欺骗性宣传灌输给了记者们,要求立即写批判文章;记者们被规定:不得私自采访法轮功学员,所有的报导,人物和所涉及的内容都由各级政府指定。因此,记者们很难找到法轮功学员采访。

在这样密集的批判报导中,我也被派出采访。在我所接触的实例中,我感到并不像当局政府所说的那样,群众健身修炼,使自己成为好人并没有什么错。但是,为了符合报导的统一口径,即使记者带回这样的真实报导,也不会被批准发表。

在相当长的一段日子里,中国人民对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一无所知,能知道的就是媒体的虚假报导。在中国从来没有新闻自由,因为大家都知道在中国,媒体是当权者的喉舌。

恶梦初醒

1999年10-11月的日子里,法轮功学员从噩梦中惊醒,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开始了向人民,向政府讲清真相,开始了向媒体,向世人讲出受迫害的情况。他们找到记者们,希望记者们能客观公正的报导他们真实的情况。那时他们已经开始遭受迫害,但全国上下却无人知晓。

没有任何一家媒体敢冒险报导事实真相。在中国,记者们从来没有行使过他们自由报导的权利。而又由于强行的洗脑灌输,在采访中我们都是带着任务,采访被迫放弃修炼的所谓“被转化”的例子。当听到法轮功遭受迫害的事情时,我们都不能相信迫害是真的。

在这一阶段中,不少中外记者被法轮功学员找去参加他们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介绍法轮功学员正在遭受的迫害。那时我们不能理解当局政府对不背叛信仰的人实施迫害的事实。当看到这是事实时,我们都感到非常震惊。但如果你想采访和报导,会被当局认为你是同情法轮功,而遭到打击。

记得当时在几个月内,法轮功学员在北京的门头沟、天津某起重机厂、河北石家庄、沈阳、锦州等地,都相继秘密召开过新闻发布会。中国当局政府不但打击法轮功,而且打击其同情者。同情和支持法轮功学员的记者们,想客观报导的记者们也受到了来自官方的不同程度的迫害。

特殊的经历

1999年11月2日,我被邀请参加了门头沟法轮功学员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新闻发布会在一间住所内召开,两位法轮功学员到场,另有学员在室外看守。这是一次非常独特的新闻发布会。与我生平参加的任何一次都不同。

两位法轮功学员向在场的十几位记者展示了30多幅照片,照片上是惨不忍睹的受迫害的情形,有的遍体鳞伤,有的被迫害致残,鲜血淋淋,惨不忍睹,照片的下方或背面,有被迫害人的真实地址和姓名。两位学员平静地展示着这些照片,他们只是希望记者们能记下照片上的地址和姓名,能亲自走访那些受迫害的人,采访他们或他们的家人,并希望记者们能客观公正的给予报导。在场的记者们无不为迫害的惨状震惊,无不为法轮功学员那平静、理智、以理服人的气度所折服。

新闻发布会成功的结束了,记者们记下了所有信息。然而,事与愿违,在重大的压力面前,有的记者向上级和盘托出,致使所有参与人士受累,他们有的被开除,有的被非法监禁,有的被隔离审查,也有一些记者从此失踪,杳无音信。我本人也未能逃过非法监禁和审讯,万般无奈下,别妻离子逃亡外地。

我曾失望也曾抱怨—— 一次新闻发布会使我失去了一切,好人哪有什么好报?三年后的今天,我坐下来认真地通读《转法轮》,一遍又一遍,抚慰着我的心,那是兴奋和喜悦,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平静,虽然我还不能准确地把握什么是修炼,但是法轮大法太好了,真善忍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