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硚口区洗脑班打手凌虐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3年2月28日】湖北武汉市硚口区610洗脑班设在武汉市郊区额头湾,即区行政拘留所内。洗脑班由朱俊(区法院副院长)、谢晓凤任正副组长,成员有:刘俊(女,区商委干部);郝志红(女,区司法局干部);付国志(女),另外从区下属单位抽调大批准备提拔及准备入党的人员来作打手,接受所谓的火线考验。该洗脑班从99年720以来,一直打着“以理服人,……”的幌子干着为所欲为、无法无天、丧尽天良的勾当。

一次洗脑班的打手把全体法轮功学员集中在会仪室里,听他们宣读诽谤大法及师父的材料,学员们当场阻止他们读下去。打手们强迫大法弟子听,不听的就拳打脚踢,或罚站等。有一位学员为抵制类似的事件再度发生,开饭时坚决不下楼打饭,打手们就不让所有的人吃饭。

一次大法学员们集体炼功,打手们对大法学员们拳打脚踢也阻挡不了,就打电话通知公安一科的人帮忙,对他们认为的带头的大法弟子:陈爱凤、刘国芬、张惠芬、肖云其等人开始重点迫害。恶警高海叫学员陈爱凤下楼,陈爱凤60多岁的太婆,正好在厕所里没听见,他就认为陈太婆又在对抗他,二话没说冲上了楼,陈太婆正好从厕所出来,恶警高海上去就是一拳,打得陈太婆倒退了五步阶梯,抓住楼梯扶手,刚站稳,高海上去又是一脚,将陈太婆踢下楼梯,这时正好一干警路过把陈太婆接住,陈太婆这才免于倒下楼。恶警高海还不罢休,冲下楼,又对陈太婆拳脚相加,打得陈太婆满脸鲜血,浑身青紫,舌头不能动。接着恶警高海又对刘国芬、张惠芬、肖云其等人毒打,打完后又逼迫这四名学员们站在雨地里,不准上厕所,肖云那天来例假,恶警也不准她换纸。

在这里人们听不到正义的声音,人们不敢对大法弟子报以同情。一次罚站,打手们不准大法弟子上厕所,一位同情大法弟子的警察让其中一名大法弟子上了厕所被上级知道后差点掉了饭碗。邪恶之徒为掩盖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不准大法弟子的家属接见,不让家属送东西。大法弟子们在里面吃的都是恶警们吃剩的饭菜或着是没有油盐的青菜汤,但就是这样还要学员每月交300元伙食费。恶警们也会因为迫害大法弟子而受奖励。

一次洗脑班抓来一名大法弟子,是从部队转业到银行工作的年轻干部。打手们对这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把他的头抓着往墙上来回撞,大法弟子们一起制止。打手们见势不妙,立刻通知防暴队,40多名防暴队员加上20多名恶警对大法弟子暴力毒打。这一次就有20多名大法弟子被打伤,其中有70多岁的徐爹爹,老蔡(女弟子)的眼睛被打瞎,曾宪美、代桂珍、肖永其等女大法弟子几乎被打昏。

2001年春节前一天,下午6点,恶警突然通知大法学员集合,那天天气特别冷,100多名学员站在风场上,直到到晚上11点。恶警就在大法学员们的房间里翻箱倒柜,查找大法书及经文,然后叫大法学员二人一组站在指定的地方搜身,只要发现有收藏大法书及经文等物品的就对学员酷刑升级或劳教劳改。

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信仰,打手们用尽各种手段。如要学员们集体跑步,从早上6点一直跑到11点,谁表态不炼大法了,就允许谁吃饭。结果谁都没有表态,谁也没有吃中午饭。

为了摧毁大法学员们的意志,2002年6月10日起,打手们开始24小时全天监控学员,每个学员身边都有二、三个监视员,他们的任务就是监控学员的一举一动,不准学员间讲话,让学员们之间隔离开,每天从早上6点到晚上2点,一刻不停,轮番着给学们灌输自欺欺人的谎言。对坚定的大法弟子他们就百般刁难。李友云是位60多岁的太婆,为让她放弃修炼,打手们要她站在40多度高温的室外曝晒,深夜里要她光着脚在草丛里来回走,让蚊虫叮咬,不准她喝水、不准她吃饭、不准她洗脸洗澡、不准她上厕所。打手们轮流监视她直到她倒在地上,抢救后又拖回来接着罚站。另外一学员被连续8天不准睡觉,只让她站着或行走。把她困在一个墙与墙的夹缝间,那里全是渣子,让蚊虫叮咬。恶徒杨呜凤(区环卫局)强迫她拔草,这位学员的手被拔出泡,拉出血口子还要她拔。一次这位学员吃饭时恶徒朱腊香还夺去她的饭碗,这群恶徒对这名大法学员用尽了各种凌辱。

大法弟子严克俭因不放弃修炼,被面壁罚站十几天,十几天不准吃饭,几天几夜不准睡,当严克俭无力支撑时打手们就对他拳脚相加,打得他四肢颤栗大小便失禁,最后又用绳子将其绑在窗户上成“大字形”,几天几夜后直至休克送医院抢救,据说已成植物人。

武汉市硚口区洗脑班的打手们用尽了多少惨无人道的手段来摧残大法弟子的精神与肉体,让他们放弃心中神圣的信仰。但是它们这些失尽良知的恶行也决不会逃过世人眼睛,善良的人们会越来越认清他们的邪恶。每个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人都不会逃脱他应承担的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