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这场迫害的残酷,见证大法弟子的威德


【明慧网2003年2月3日】我于二000年十月去北京证实大法,被抓后押回当地,被非法判劳教两年。在当地劳动教养院女子大队里,恶警利用手中的权力,对大法弟子使用了最下流、最恶毒的迫害方式。大法弟子不仅肉体上受尽了酷刑折磨,精神上也承受着巨难(来自610系统策划组织的各种形式的洗脑,来自邪悟犹大的所谓帮教),那里真是一个充满了邪恶因素的场所。

我在教养院里首先遇到的是强制劳动和各种形式的洗脑,如610系统组织的报告,让一些文化打手诽谤大法,邪悟犹大的1对1的所谓帮教,播放犹大的录音录像,播放诽谤师父攻击大法的广播等。为了抵制迫害,证实大法,大法弟子们向警察洪法,讲真相,集体背《论语》,背《洪吟》,集体炼功。恶警们对炼功的大法弟子拳打脚踢、电击、不让睡觉、关禁闭。男恶警晚上随便闯入大法女弟子房间,发现谁睁眼都要用恶毒下流的语言侮辱、谩骂。大法弟子们为了进一步抵制迫害,绝大多数人开始绝食抗议,由于绝食人数多,邪恶之徒一时慌了手脚,一方面伪善地劝吃饭,一方面用绝食就是自杀来恐吓威胁大法弟子,绝食的大法弟子们告诉它们我们是为炼功做好人,是被迫害的,告诉它们停止迫害大法弟子。面对大法弟子的善良、慈悲,恶警们还是麻木地执行着上级的指示,对继续坚持绝食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强行灌食,逼迫绝食大法弟子在雪地上跑。约一个月后,一名大法弟子被折磨的奄奄一息,送进了医院,后来得知这名大法弟子到医院几小时后就死了。

紧接着,恶警们开始大面积搜经文,毒打大法弟子,男恶警打累了,就让女刑事犯给它们按摩。对新入狱的大法弟子要在不炼功、不学法的保证书上签字,不签就用械具打,有的大法弟子被打得拉在裤子里,臀部和腿部都是黑色的,卧床不能起来,恶警还要逼其坐马扎。

随着迫害的升级,活不让干了,整个都是强制洗脑和更残酷的毒打、折磨。省市帮教团的叛徒成帮结队地进来了,开始了酷刑加洗脑的迫害,大小喇叭播放恶毒攻击师父和大法的歌曲、口号、文章、快板等,走廊上恶警提着电棍里外巡逻,进到房间对大法弟子揪头发谩骂。

过了不长时间,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被禁止睡觉,强迫双手抱头,弯腰180度,腿不能弯不能动,加强的高压长电棍电在大法弟子的敏感部位上发着红光蓝光,恶警眼里放着凶光,唆使刑事犯和它们一起毒打大法弟子,逼我们在转化书上签字,不签就关进小屋里继续酷刑折磨,声称不签字就扒皮,中国人多,打死你们无所谓。我当时就是关在小屋里被打、被电击,昏死过去又醒了。真修弟子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和正念,一直到第二天早晨拒不签字。第二天中午恶警对未签字的大法弟子继续毒打电击,大法弟子坚强不屈。

邪恶警察妄想用摧残肉体和精神来毁掉大法弟子的意志,达到它们的目的。它们哪里知道,真修弟子是知道了宇宙真理的人,是知道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的人。在漫漫的水深火热中,我们坚持学法,背自己会背的经文:“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无存》)“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威德》),《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帮教团的叛徒们更是邪恶至极,她们残酷地折磨大法弟子,对大法弟子随意拳打脚踢,用鞋底抽脸、打头,几天几夜不让睡觉,罚蹲,罚跪,罚180度弯腰,用铁棍、装满水的大饮料瓶抽打大法弟子,还用针扎臀部,有的大法弟子臀部都被扎烂化脓了。她们和恶警串通一气,甚至十几个人毒打一个大法弟子,有一名大法弟子就这样被叛徒活活打死了。

在长达十多个月的时间里,大法弟子们被轮番折磨着。后来,我们就被包夹了。大法弟子间不许讲话,连眼神都由叛徒看着,大法弟子见面互相微笑一下都会遭到包夹者的无理谩骂,上厕所由包夹者跟着,恶警可以突然打开厕所门监视我们。

在各种迫害面前,真修弟子们没有丝毫退缩,学习了师父《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经文后,我们就开始正念除恶,后来得知师父的正法口诀就时时发正念,外面的同修们也发正念帮助我们,还数次把法轮大法广播电台的声音和师父的新经文用喇叭送到教养院的上空,大法弟子们金刚不破的整体力量有力地震慑、清除了邪恶因素。

我是锁着修的,但在狱中最黑暗、迫害最严重的时候,时时都可体悟到师父的呵护、点悟。在我承受酷刑后最困难的时候,晚上梦中见到了师父:师父穿着西装,渐渐走近我,我知道是师父看弟子来了,平静地看着师父那伟大、慈悲、光辉的形象,过了一会儿,师父微笑着离开了我。此情此景一直激励着我,使我更加下定决心,走好正法修炼路上的每一步。

通过学习师父的新经文,我们在理性上对如何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大法坚不可摧》),“最根本上讲你们还要在破除旧势力迫害的过程中建立起伟大的威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目前对于旧势力来讲是彻底的铲除,无论参与的是正与负的生命。”(《路》)我们认识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是要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修炼的路,不能消极承受无度的迫害,不能在魔窟中让邪恶迫害到期满,不能在魔窟中等待法正人间那一刻的到来,不能等师父拎着手出去,要闯出去。我选择了绝食绝水,我知道这样做需要承受,需要付出,需要放下生死。在绝食过程中,我以法为师,时时严格要求自己,背法,发正念,绝不配合邪恶,全面使用功能,邪恶之徒插不进去胶皮管,灌食不进,灌进了又吐出来。有一天思想中正念一放松,管插进去了,灌了食也没吐,这使我更体悟到大法弟子坚持正念是多么的重要。

绝食开始后,我的身体就出现了严重不适的表现,后来症状更加严重,睁不开眼,倒吸气,真有弥留之际的感觉。在生死面前,我不退不怕,发誓用生命向旧势力宣战,彻底否定它们的安排。我在心里对师父说:为了证实大法,为了开创这里的环境,我能做到死不惜留。我的第一愿望还是活着出去,因为我与师父同在,与正法时期同在,出去可以多学法,讲真相,发正念,救众生。一天晚上,我梦见自己在一间老式房子里,门是开着的,一些呲牙咧嘴、人模狗样的东西来戏弄我,我用正念把它们灭掉了……。醒来后,我悟到真正放下生死,正念正行,旧势力就动不了你,也不敢动你,因为真修弟子是有师父在管着的。两天后,我身体极度虚弱,出现危险症状,已经不能再灌食了,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堂堂正正地闯了出来。

以上是我被非法劳教期间的经历,这段经历见证了迫害的邪恶与残酷,见证了大法弟子们在师父的慈悲呵护指引下,坚定大法、正念清除邪恶迫害的历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