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感师父的慈悲


【明慧网2003年2月3日】近三年来,我一直把读明慧文章当作特殊时期的特殊法会。每一次“法会”我会找到自己的执著,是同修帮助了我。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也要融于法中,把我并不惊心动魄的修炼和正法历程写出来,与同修同感佛恩浩荡。“正念正行 精进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正神》)。

一、得法与修炼

我是一九九七年五月有幸修炼法轮大法的。当时的我身体多病——亏气亏血,气管不好,肾也有毛病。当北方天冷的时候,我就开始感冒咳嗽,吃药也时好时坏,腹部着凉就发胀,三十几岁就蜡黄的脸,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在工作和生活中只有要好的心,没有要好的力。自从学炼法轮大法的六年里,这些病都不翼而飞了。亲戚朋友看到了我的变化,也相继走进修炼的人群。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共同精进,前程光明。”(《洪吟》中“融法”)

可是,我开始修炼并不精进。九七年七月里,天气比较热,人们喜欢晚睡晚起,我也符合了常人。师父说:“一定要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会修炼”。而我却忘记了“修炼”二字的内涵。一天清晨,我做了个梦:我看见炼功场有功友炼功,师父在空中盘腿打坐,全身金灿灿的,等我到炼功点时一切结束了,我站着就哭。我马上醒来一看表正是我去炼功的时间。后来我又看到了大法轮和漂亮的飞天。我看到常人看不到的景象,增强了我修炼的信心。我更加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和呵护。师父比我们自己更爱护我们哪!

我天天坚持学法、背法、抄写《转法轮》。对“修”和“炼”提高了认识。炼功比以前心静了。十分钟的抱轮轻轻松松完成,盘腿打坐也由几分、十几分直到一小时。在工作和生活中像换了个人,单位同事和家人也看到了大法给我带来的美好,还夸我。不知不觉中我有了欢喜心。一天夜里,师父用梦来点化我:我坐在法轮车里,车子飞跑得很快,带着我回家。路上,师父为我送来一大盘葡萄,我吃着又大又紫的葡萄,心想:真是太好吃了。这时师父对我说:“你的葡萄很好吃,但它还仅仅是复制的,不是秋天的果,到了秋天,那葡萄会更好。”我醒了,泪水流了出来。我想起了师父的话:“做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法轮佛法--精进要旨》――修者自在其中)我再次倍感师父的慈悲与呵护。我要修得执著无一漏。坚信师父、坚修大法。

二、正法与修炼

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我和几位同修去市里上访,向上级政府有关部门反映我们因修炼大法而身心受益的实际情况。面对我们是凶恶的警察,他们在各交通要道设卡,只要你承认是炼功人,他们就把你劫持到他们提前安排的场地,并狡诈地说:“我带你去地方讲理。”夜里大约三、四点钟我和许多同修被车运到一个大院。(后来听说是体育馆大院)那里已经送来了几千人,上至七旬老人,下至几个月婴儿,大家一起背《论语》、《洪吟》。四周有警察围着我们,大约中午,各县区公安派车接人,这期间有的同修被警察拉出人群打,有的警察一个上午骂骂咧咧,对盘腿打坐的女同修强拉拽,连踢带踹……后来上访的人陆续被当地公安接回,由单位领导出面或街道出面保证方可领人回家。后又因我和同修写信向中央领导反映情况——说法轮大法给我们带来的好处。被当地公安派出所罚款2000元,在无处讲理的情况下,我和同修们通过送光盘、张贴大法标语,挂条幅等多种形式揭露邪恶,救度众生。

说起挂条幅,2001年新年我有过这样的经历,我们大法弟子准备通过挂条幅来震慑邪恶,救度众生。做之前,我起了怕心,似睡非睡躺在床上,我看见我和许多人准备在田地里收谷子,谷穗金黄金黄的,粒子又大又饱满,这时远处来一群坏人想不让我们收,这时我看见又有一些人拦着坏人,保护我们。我立刻清醒了。我明白这是师父点化我,呵护我呀。于是我静下心来背法――“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第39页)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正法路上向前迈了一步。

最后让我们以师父的诗共勉。

正念正行

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