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山夜话〗十二时辰与人体(医案)


【明慧网2003年2月3日】安娜的三个孩子与前夫皆于一次飞机失事中丧生。她被一位有名的心理治疗医生转到我的诊所。那位医生对我说:“安娜一到飞机失事的那一刻就发病,从感情上完全可以理解,但从理论上无法解释,就更无从下手治疗了。”医生说时眼中流露着同情而又无奈的神情,表示尽了全力却毫不见效,对其再也无能为力。

可以想象,在飞机失事的一刻,飞机在空中翻滚,颠簸上下,最后坠落,对安娜的三个从三岁到八岁的孩子而言是如何漫长可怕。他们三人是第一次同时离开母亲,他们在惊慌恐怖中呼唤“妈咪,我要妈咪”。每到此时这哭喊声就回响在安娜的耳边,刺到她的心里。安娜此时就会歇斯底里地大哭,直到喘不过气来。她的撕心裂肺的哭声,使周围的医生护士均为之悲切。几个月下来,医生想尽办法皆无用。无奈之下,有人提到尝试中医治疗,于是她被送到我的诊所。

预约时,我告诉她在发病时来。在问诊过程中,话到中间,她就开始发作大哭。哭完她眩晕不可坐立,身心疲惫,形寒而栗,十余分钟自止。每日此时其症必发,神情凄楚,面色不华,舌质淡,舌苔白腻,脉弦滑。

一般医生会认为这完全是因为飞机出事的时间引起,而我则认为是生命钟走到心脏处而致。

午时为气血流注心经之际。《内经》说:“在脏为肺,在声为哭,在志为忧”,“邪气并于肺则悲”,“肺病者日中甚”。心火旺而灼伤肺金,即心火旺盛时,会伤肺,而肺的病症与情感相连时,是为哭。

再查下去,又发现除了失去亲人的悲伤,她还有精神上的压力,因为这种症状自制不能,更换医生无效,使她甚觉苦恼。

针灸百会、膻中、气海,上、中、下三处先使其去邪气归正。应用针刺疗法,先刺百合,沿头皮向后进针。膻中穴施以泻的手法,中等刺激,不用大幅度捻转,气海穴施以补法,待针感,不一会儿,症状就控制。然后用心俞、肺俞、神门、内关,平补平泻,留针30分钟,患者立即进入睡眠状态。

用中药温胆汤加减,她的症状渐愈。一段时期后,病状自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