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 迄今已有 81755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2003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我妻子修炼法轮大法,在2002年9月10晚10点多,恶警闯入家门,不由分说就乱翻一气,然后就带人。在这种情况下,还逼我妻子签字,被我妻子拒绝。然后他们就逼我签。为使妻子不在受牢狱之苦,我只好违心地签了字。我知道法轮大法好,修大法的都在做好人。特此严正声明所签、所写的不利于法轮大法的话作废。

声明人:王忠平 2003年1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姐姐陈凤珍因坚修法轮大法,在2002年4月23日被恶警从家中非法抓进看守所40多天,她一直绝食抗议非法迫害,身体极度虚弱,但不签字它们不放人,我担心姐姐的安危,我无奈地给签了字。我知道法轮大法好,修大法都是让人做好人。我严正声明所签的字作废。

声明人:陈艳珍 2002年12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单位有一老同志修炼法轮功,单位领导逼他签字,他就不签字,最后又让签名,我出于同情,违心的代替签了字。我知道修大法的都是好人,为别人做好事。特此声明签字作废。

声明人:刘增华 2003年1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于元旦前去看望母亲,回来时母亲给我带上几份法轮功的真相材料,让我给单位的同事看一看,当我乘坐火车时,我随身带的包被警察翻个遍,把我母亲给带的材料翻出来,就把我带到乘务室搜身,没搜出什么,到终点下车时乘警让我跟他们走,就这样把我带到了派出所一顿审讯,把我的家庭住址、电话要去,就问当地公安局、派出所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他们说我妈炼,现在在逃,还被他们打了一顿,嘴都打出血了。后来又来一个老头,进屋就说要拘留我15天,嚷着出去了,过一会儿回来说材料写好了,就要送我,并说让我骂李老师就不拘留。我想不能骂,我也曾经是受益者,说什么也不能骂,僵持了很长时间,不骂就不让我走,当时我怕再牵连着妈妈,不想让妈妈再受牢狱之苦,想了好多,就想骂一个重名的吧!(是他们教我怎么骂的),于是就骂了。可骂完了我的眼泪就哗哗地流了出来,不知为什么心里特别难受,好长时间都在想这件事情,因为我知道法轮大法好,今后绝不能有类似事情出现。在此严正声明对李老师不敬的话彻底作废!!!

声明人:张鸿斌 2003年1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不配称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有愧于造就我生命的法轮大法,愧对师父。由于自己的正念不足,学法修心,悟法不深,在法上认识法不够,没有真正地将自己溶于法中,真正地将自己放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位置上,担负起应负的责任,因而在过关,过劫难当中,在遭受邪恶的旧势力迫害时,特别在被关押期间,在遭受残酷迫害时,在求安逸之心的带动下,主动邪悟,屈服于邪恶的压力,在折磨、威胁、利诱下,放弃了原则,采用了常人应付过关的办法,忘记了自己久远誓言,忘记了自己生命的来源,不自觉地踏上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歧路,从而违心地做出违背大法,干扰正法的事。

我以前曾为自己作为大法弟子而做得不好,在正法历史上留下了可耻痛心的一页而深痛悔过,要重新走入正法进程中去,做合格大法弟子,可是骨子里人的观念没放下,在更大的劫难中又放松了自己,被邪恶钻了放任的空子,又成了可耻的叛徒。我曾为此而消沉,对自己的怯懦而失望,不负责的情绪低落在痛苦的愧疚悔恨中不能自拔。在慈悲伟大的师尊的一次次点化下,我才又开始仔细认真的学法。再学师父的经文,使我渐渐的明白自己的责任。我自身体系内的众生都在期盼着我的解救啊,伟大的师尊在看着我,希望我能成为合格的弟子。我怎么能放弃自己呢?我要重新振作起来,走入并跟上正法进程。我暗下决心,我要继续坚修大法,作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辜负师尊的期望,众生的期盼,负起我应当负起的救度众生的责任。

我终于在徘徊中,振作起来,拿起了笔,流着悔恨愧疚的泪写下了这严正声明,自己在遭受邪恶非人的迫害,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在邪恶的胁迫利诱以及酷刑折磨下,在求安逸心的驱使下,被邪恶钻了空子,违背心愿地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违背大法的现宣布作废!重新走入正法行列,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做合格的大法弟子,圆满随师还。正告一切邪恶,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张连科 2003年1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退休工人,由于学法不够,正念不足,没有去掉根本的执著和变异的观念,导致被邪恶钻了空子。元旦前单位来了三位领导逼迫让我写“保证书”,我说不写,后来僵持一段时间后,写了几句应付的话。通过与同修切磋,自己觉得做得不对,这不也是配合邪恶了吗?自己越想越痛心。师父说了:“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大法坚不可摧》)师父还讲过:“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作为大法弟子的我到了关键时刻,没有站在法上认识法,没有用正念对待所发生的事情,却做了决不应该做的事,这是我的一次沉痛教训,我要严正声明我所写的作废。我要精进实修,正念正行,清除一切破坏法的邪恶,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助师正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李淑芳 2003年1月15日


声明

我是在一九九七年得法的。我得法以来,学法炼功,受益非浅,知道了做人的目的是要返本归真。

但是,正当一年多来的学法修炼进行得有头有序的时候,那些旧的邪恶势力铺天盖地向修炼者疯狂压来,逼迫我们一次次地写所谓的悔过书。在此之间,我由于学法不精进,领悟不高,怕字当头,就交出了经书和炼功磁带。写了一份份所谓的“悔过书”,烧了一部《转法轮》。以上的所作所为都是一个大法弟子千不该万不该做的事情,我却做了,这是由于学法不深,悟性不高所致。也是对大法、师父最大的不敬、不恭。这里,我严正声明:那有损大法的所作所为作废。

我虽然在旧的邪恶势力的疯狂逼迫下曾经终止过一段时间的学法炼功,后来我慢慢悟道,我应该继续学法炼功。于是,我在同修的帮助下,又买来一部《转法轮》,在家学法炼功直至现在。今后,我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持学法炼功,讲大法真象,坚持正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胡碧容 2002年12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逼迫下写的“保证”作废。我97年5月得法,在1999年7.20以后,邪恶象潮水般铺天盖地向大法弟子涌来。它们天天想方设法迫害大法弟子,诽谤大法,逼迫我们写什么“保证书”,逼我们交书,继续炼就要关押、劳教。当时还没有清醒过来仔细思考,又被它们编造的“天安门自焚”事件欺骗。由于学法不精进,没有从法上去悟,产生了怕心,在邪恶的逼迫下写了“保证书”,交了宝书,但我是不情愿的。后来认识到这样做是对老师最大的不敬。老师经过重重的苦难救度我们,我对不起师父,我在给大法抹黑,我不配做师父的弟子。现在看来都是法学得不够所造成的后果,正好符合了邪恶的目的。怎么办呢?我一定好好学法炼功,讲清真相。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现在,邪恶的迫害使我对大法更加坚定了,不再配合它了,我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者,放下常人的一切执著心,一定做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做好师父讲的大法弟子在正法时期的三件事:学好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坚持不懈发正念,把邪恶彻底清除,作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李玉琴 2002年12月11日


严正声明

2000年4月,我被传呼至派出所,由于对法认识不足,没有意识到是邪恶势力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又放不下对亲情的执著,在主意识不清的情况下,在派出所提供的“保证书”上签字、按手印。师父在《大法坚不可摧》中讲到:“一个大法弟子一旦干了不应该干的事之后,如果不能真正认识其严重性、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切与那千万年的等待都将在史前的誓约中兑现。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我现在意识到其严重性,为了挽回对大法的损失。我现在严正声明,在派出所提供的所谓的“保证书”以及在口供上的签字、指印一律作废。家人所写的“担保书”以及他们所说不利大法的话一律作废。做好师父所要求的三件事“学好法,发正念,讲清真相”,跟上正法的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迎接法正人间的到来。

大法弟子:张晶 2003年1月28日


声明

我在邪恶考验面前,由于自己心性上的原因,造成了对大法不负责、对众生不负责,在“保证书”上签了字。一想起此事,我就十二分的惭愧。我痛恨自己助长了邪恶势力。现在我郑重声明:在今后的正法与修炼中,我会加倍弥补自己的过失,决不再玷污“大法弟子”这一神圣光荣的称号!

大法弟子:程竹友 2001年8月15日


严正声明

当我提起笔写这份声明时,我十分惭愧,无颜面对师父。去年由于邪恶的迫害,我离家出走半年之久。由于自己的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回家被人举报抓到了派出所,虽没有说不利大法的话,但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我做了“笔录”,并写了些不该写的东西,我恨自己在关键时刻不能按照师尊的要求做,给自己的修炼道路增添了不光彩的一笔,在此通过《明慧网》向慈悲的师尊表示我的惭愧,并声明在邪恶迫害下所写的背离大法的一切文字全部作废。我尽努力按照正法时期弟子的要求去做,弥补自己的过失和不足。圆满随师还。

大法弟子:陈卫华 2003年1月28日


严正声明

由于2001年元旦去北京护法被抓,被关押、严守,逼着签字,回来以后被以各种手段看管。公安及单位压着写“保证”,如果不写保证,就要用各种惩罚手段,压制开除公职等。感到自己的错,关过不好,对不起师父,不配做个大法弟子。今天特此声明以上邪恶迫害我写的“保证”和所有签字我一律不承认,一律作废。我要认真学法和炼功。洗刷我的污点,以法为师,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吴芝妹 2002年10月10日


严正声明

在1999年7月20日后,我所在地的派出所、办事处、居委会一行人多次来我家,叫我放弃炼功,写所谓的“保证书”。我跟他们发生争执,后来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警察代我写了,叫我签名。我当时错误地认为这是他们写的,就随便签了字。在以后的岁月中,这件事也没引起我的重视,也未及时声明,随着学法的深入,我认识到这是我修炼中的一大耻辱、一大污点,是对师父、对大法的最大不敬,深感痛悔!在此,我严正声明:我的签名作废。所说过的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话收回。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李延萍 2003年1月6日


严正声明

在2001年12月,我爱人单位强迫我在“悔过书”上签名,当时我爱人由于坚修大法,在狱中被非法关押,家里亲人极度痛苦,在这软硬兼施的高压下,我放不下亲情,产生了怕心,违心签了字。师父说:“说出来,哪怕不是你自己从心里发出来的,这可是污点,作为一个正法弟子,那是耻辱。”(《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师父慈悲,救度众生,我却对不起师父,今天我要向全世界声明,那些签字全部作废,今后我要用正念清除邪恶,弥补过失,作一个真修的大法弟子,跟师父回家。

大法弟子:陈雅燕 2002年10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1999年7月20日,地方党组织下令每个党员修炼者必须写“保证书”。由于当时自己未能严肃对待这一事情,也跟着写了“保证书”。后来自己万分后悔,决心珍惜师父给的这一千载难逢的修炼机缘。现我严正声明,1999年7月份写的那份“保证”作废。今后要严格要求自己,要学好法,加强正念除恶,救度世人,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做一个正法时期的修炼者。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佟秀珍 2002年12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9年12月进京护法,与同修在天安门广场打正法横幅,被非法拘捕,在看守所九个月后送往女监,在一次炼功后,管教人员邪恶地以他人的减刑、扣重分作为本钱威逼我,使我心灵受到严重伤害,从而在心智不明中做了不该大法弟子做的事,对不起师父,对不起所有生命,心中无限痛悔。自暴自弃中仍感受师父的慈悲与伟大,我终于认识了自己的责任,应积极地挽回自己所造成的损失,成为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弟子。为此严正声明:本人在被任何强制的情况下所说、所写的背离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

大法弟子:郑晨莺 2003年1月24日


严正声明

在中国大陆邪恶势力总头目利用它所掌握的国家权力,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中,我被邪恶迫害非法关押过。由于当时学法时间短,对法领悟不深,更谈不上正念足,后天形成的观念,怕字当头,在高压下写过“检查”,签过字。我严正声明这不是我本意想要干的,通过《明慧网》,宣布这一切作废。我将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相成 2002年12月28日


严正声明

2002年10月18日,公安人员带一大批人闯进我家将我非法带走,19日送到洗脑班,每天强制看电视、录像进行洗脑,在那里呆了55天。由于主意识不强,在邪恶提出的8条能否做到的答题上回答和签名,我妥协了。现在我严正声明,在洗脑班里叫我回答和签名的8条答案全部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陈水仙 2003年元月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平时学法不深,主意识不强,因此在邪恶疯狂的迫害下,自己被执著心带动,在洗脑班期间被所谓的洗脑,做了一个修炼者不应该做的事。现在我严正声明在被洗脑期间,所说,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重新走入正法中来,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声明人:孟艳丽 2003年2月2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1年9月10日写了“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决裂书”及在2002年10月28日写的“认识保证书”都是在政府单位某些人在上级高压下,他们胁迫我写的。当时我没有把握好自己,现在想起来很痛心。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我要坚修大法。我宣布2001年9月10日写的“四书”及2002年10月28日写的“认识保证书”作废。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我要做一个法轮大法真修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林赛云 2003年1月13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正信不强,在自己执著人情和怕心带动下,做了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给大法抹了黑,对大法犯了罪,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话,签字全部作废。珍惜师父给我的一个机会,认真学好法,坚信师父,坚修大法,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秀廷 2002年12月31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2年夏天某日早5点多钟,被当地派出所一帮人强行带走,送看守所、拘留所、610洗脑班近三个月,我被迫违心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说了不应该说的话,在“保证书”上签了字。我现在郑重声明:我被迫违心所做、所说、所写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东西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王爱丽 2003年1月6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的执著心“情”太重,在2001年6月到12月被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被邪恶生命钻其空子,走上了邪悟道路。现声明:我在劳教所期间所写“四书及揭批材料”作废。洗刷污点,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合 2003年1月19日


严正声明

在高压的迫害下,我被人情所动,干了有损于大法的事,现今我已认识到问题严重性,我一定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加倍弥补。特此声明:我坚信师父,坚修法轮大法,助师世间行。我所干一切有损于大法的一切通通作废。

大法弟子:刘越 2003年1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们曾经在洗脑班上违心地说过一些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话,现在声明:那些在常人心带动下说过的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话全部作废。我们要洗去污点,坚修大法,紧随师尊,跟上正法进程,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郭红、都安华、李兴廉、王金玉、王绍炳、李文玉、解超伦 2003年2月2日


声明

在过去的日子里,由于受“天安门自焚”假案的迷惑,曾说过一些不敬李老师及大法的话,表过一些态,承诺过一些东西,做过一些有损大法的事。现庄严声明,过去我所说、所做的有损大法的全部作废。今后,我将全力维护大法,坚定实修,做好讲真相,救度众生,证实大法的工作。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超 2002年12月


声明

我以前在“610”办的洗脑班里被强迫写的“三书”声明作废。还有凡是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声明作废。以后我要紧跟师父的正法步伐,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于淑清 2003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没能站在法的基点上认识问题,我在洗脑班期间、在高压下,正念不足,加上听了邪悟者的误导,违心地写了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在此,我严正声明:我在洗脑班所写的一切不利于大法、不利于师父的文字全部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曲辉云 2003年1月7日


声明

因自己学法不深,心性差,在“610”逼迫下写了“三书”。我郑重声明所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声明作废。以后我要紧跟师父的正法步伐,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王玉莲 2003年1月25日


声明

在过去的日子里,由于“天安门自焚事件”的蒙骗,我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做了一些对不起李老师的事,承诺了一些不好的东西。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背离大法的东西一律不算。从今以后抓紧时间实修,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卢秀芬 2002年12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在以前邪恶考验的过关中,由于把握不好,向邪恶做了不应该做的“保证”。这是一种向邪恶妥协的不好行为。现严正声明以前所做的“保证”作废。坚定修炼。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刘元波 2003年1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从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没修之前满身是病,修炼后身体变得健康了。99年7.22后,我接到政府的通知,在高压下写过“保证书”。现在我严正声明,在邪恶迫害下所写的背离大法的一切作废。坚信宇宙大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苏润芝 2002年12月


严正声明

我写过的“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全部声明作废。我决心按法轮大法修炼人标准严格要求自己,重新回到正法修炼中来。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李洪瑞 2002年12月23日


严正声明

派出所的恶警在家中将我绑架送往拘留所。在邪恶的迫害下,我处于不够清醒的状态,做了不该做的,特此声明一切与大法要求不相符的言行全部作废。从现在起我要重新走正修炼之路。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张立国 2003年1月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魔难中没能在法上认识法,给单位写了“保证”,特此严正声明作废。珍惜修炼机缘,坚定正法修炼。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世祯 2002年12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在99年7.20以后,自己所说、所做(包括别人代写的)一切“保证”通通作废。今后紧随正法进程,精进实修。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韩跃举 2002年12月2日


严正声明

本人在邪恶的打击下,所做、所说、所写的一切与大法不符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声明人:辛淑清 2003年1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在一九九九年配合派出所的警察所写的“保证”及今年配合派出所警察签的字全部作废。那是被旧的宇宙势力安排的,我不承认。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胡桂玲 2000年12月29日


严正声明

本人年初在洗脑班被逼违心所写的愧对师父与大法的所有材料作废。我将从新回到师父与大法身边,做一个大法粒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黄可秋 2002年10月17日


严正声明

2002年被迫害关看守所,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亲人所写的“担保”全部作废。全面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坚定地维护大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周容 2003年1月4日


严正声明

我被江集团逼写的有关“保证”并签字一事,声明作废。讲清真象,坚修大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永刚 2003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我在二零零二年八月出狱时写的“保证”一律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余有寸 2003年1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