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被折磨致死的黑龙江女大法弟子D3的情况


【明慧网2003年2月4日】看了明慧网2003年1月15日的文章“D3-- 一位姓名不详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心情非常沉痛。文中谈到了她2000年5月被关押在北京崇文区拘留所里,同监号被关押的黑龙江女大法弟子D3被迫害致死,因没有第三方证实,法轮大法信息中心不能发布死亡消息的事情,现将我所知道的有限事实写出来。

我是黑龙江大法弟子,在2000年7月21日在北京天安门纪念碑前打坐证实大法时,被四、五个恶警殴打并强行绑架到天安门公安分局,晚上送到天坛派出所突审,因拒不报姓名,第二天下午被强行送到崇文区拘留所关押,编号为E3。三天后从西一筒转到西三筒(那里是东西各五筒,每筒十余个监号,惯例是刚收审的在一筒,正式拘留的往后面二、三筒转),正好与当时关押法轮功学员D3的女监号东三筒只隔一条走廊,因而女监的情况男监这面能听到一些。在西三筒关押时间长一些的刑事犯都知道D3被折磨致死的事情。当时我所在的西三筒3号监的大牢头、二牢头及一些犯人都知道,他们讲5月有两名女大法弟子被折磨死了。

下面再说一下我在这个拘留所时的情况:我在的监号里是二十多人挤在一个十多平方米的监号里,睡觉时,大牢头、二牢头、三牢头甚至四牢头都要铺上褥子平睡,剩下仅1/2或1/3的地方,其余十多人“一颠一倒”睡(两人面对着,一个人的头对着另一个人的脚,侧立着身子睡,而且是紧贴着)。伙食也非常差,而且经常干手工活。这个拘留所值班的狱医是一个判刑四、五年的刑事犯,我被灌食时是被四五个犯人按在地上灌食,把五脏六腑都要搅出来,灌得满身是血。根据我当时的情况足以想象到D3所承受的痛苦折磨了。

拘留所里的人也不全是邪恶的,当时我被关押到那里时,因D3和其他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证实了大法的伟大,明白真相的狱警和犯人已经很多了。很多有良知的狱警在值班期间给牢头训话时,反复强调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谁也不许刁难他们,不许任何人打骂大法弟子。我刚转到西三筒时,一个犯人把我藏在身上的新经文《走向圆满》搜出来了,在场的二牢头说:“给他吧,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后来他又嘱咐我晚上如何利用狱警查监号的半小时空档炼功、如何在白天放风时学法炼功和许多监号里的常识性问题。后来预审科的警察在提审我时,我给他看了《走向圆满》,其中师尊讲的“邪恶即将被除尽;人世间的败类也将得到应有的报应;不能使罪恶再延续了。弟子们等待着圆满,我也不能再等下去了。善与恶的表现中都充份体现了各自将要得到的结果。众生,将来的位置是你们自己选择的。”这段教诲对他的震动很大,以后几次提审他基本问的都是功法方面的一些问题,我给他解答。同时监号里的刑事犯向我要那篇经文看,有的让我教他们炼功,还有的主动想了解法轮大法的情况。整个监号里所有的人对大法弟子都很友善,对大法很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