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个人经历 证实大法神威


【明慧网2003年2月6日】首先,我要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法轮大法好!

我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现年55岁。可谁见我也不信我是个老太太,越来越年轻。我1997年秋后得法。以前患过脑炎,头疼,头晕,胃炎,风湿性关节炎,胰腺炎,骨质增生,肾炎,尿道炎等多种疾病,从20岁-49岁医药不断,造成生活困难,几乎失去生活信心。秋收以后,浑身疼痛难忍,一次去医生家买药(不在家),回来后,在一棵树下有一位老人正看《转法轮》。我也不知是大法书。老人说,主佛下世度人来了,这个书是度人的。我当时就想借走,可人家还没看完,只借我一本《在悉尼讲法》。回家我一口气读完,心里象点了一盏明灯,身体舒服极了,全身疼痛消失了。真是奇迹。接着我又拜读了《转法轮》,明白了人生的真实意义。修炼才能返本归真,真、善、忍就是佛法,只有同化真、善、忍,才能从人的圈子里走出来,我从此对师尊坚信不移,找到了自己要走的大法大道。

开始炼功,胳膊、腿都有法轮在转,几个月以后,一次打坐中,亲眼看见象是星星一样的法轮入腹。梦里师父手把手的教我动作,把不正确动作改正过来。我背会《精进要旨》,用辅导员的标准要求自己,背会“论语”、《洪吟》后对自己修炼有很高指导作用,没到半年我全身的疾病一扫而光,至今5年多了,没吃过一片药。时时用炼功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严守心性,在磨难面前不低头,真正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讲忍。放下名利情,努力修去各种人的执著心。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7月20以后,邪恶江氏集团施暴。当时,各方面压力很大,真正处处都是魔呀。我曾两次去北京正法,都没达到目的,半路被抓回。我的同修也有四名同时被抓,炼功点被破坏,去北京之前,同修说:去北京就是放下生死,不怕,抓就抓呗!结果两次进京,两次被抓,至今没有回来,回来一个走向了邪悟,我很痛心,他们当时的说法“抓就抓呗”正好配合了邪恶旧势力的安排,让魔钻了空子。而我当时并没有被抓的想法,只有一念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两辆警车7、8个人没一个人带我走,只送我回家就完事了。当时我想:只跟师父走,决不跟坏人走。可当天晚上我丈夫就毒打我,抓着头发手握大菜刀,说:“你干啥去对立,”我说:“去北京正法。”他一听火了。“我杀了你,看你还去不去北京。”我脸不变色,心不跳,心想:我有师父保护,你杀不了我,我还要正法,救度众生。在师父的呵护下,化险为夷。从此以后,儿女孩子、丈夫都因受谎言蒙蔽不愿理我,在生活上又不给我帮助。我决心步行去北京(因没钱),同修提醒说:你处同修都抓走了,都走,家乡的大法工作谁做?讲真相,发传单,救度众生,不也是放下生死吗?我考虑也对。我并不孤独,身后还有全世界大法弟子,一定跟上正法进程。听师父的话,学法,发正念,讲真相,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不辜负师父慈悲苦度。

有一次公安局来两人,闯入我家,当时我在做衣服。硬逼我写“保证书”。当时,我心里发正念。我是正法弟子,绝不服从常人的摆布,胸有成竹的说:我修真、善、忍无罪,坚决不写。公安说:不写不行,按个黑手印吧。我一看,他们拿来一张白纸,上面印了一些黑手印,并拿出叛徒写的保证书,叫我看,我心想:大法与师父是清白的,大法是正法,我绝不能给大法抹黑,绝不能给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污点。我用双眼正视恶人,认死不写。他们说:你写了,对你也好,对我们也好,不然上面来人就不好办了(意在抓我)。我一点不怕,心想:人怎么能抓到正法弟子呢?发正念,让他们走,我还有很多正法之事要做,不许你们再来干扰我。不一会,他们碰了一鼻了灰没取到什么就走啦。至今也没见到上面来人找我的麻烦。我主动消除抓捕我的另外空间邪恶因素。

修炼的路上,我看到了旋转的法轮,金光闪闪的飞行的法轮,星星一样的法轮,还有和法轮一起飞舞的龙,太阳的真相,那真是一个清清凉凉的世界。还看到了无数的密密麻麻的男女老少,我一个也不认识,一个人也不回头,急速的走在一条大道上,勇猛前进。

我近处的同修被抓以后,一时中断联系,我就去很远的炼功点,走几十里路取经文和大法资料,传单等。每次接到新经文,我都象久渴的禾苗见到雨露一样。当天背会,不怕苦,不怕难,甚至踩着一尺深的雪也要达到目的,为了救度众生,我个人苦点,累点算什么。到家里,还要被丈夫毒打,但我绝不出卖自己的同修。有一次丈夫发现了我看传单,硬逼着我说出来源,用扫把打太阳穴(头晕了1天),用拳头打心脏,用脚踢腰部,我正念很足,有伟大的师父,就有伟大的弟子,有师父在,有法在,什么也不怕,同时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邪恶旧势力对我的迫害,顺利的过了关,并进一步明确发正念的重要性。同时,我也不执著时间,除了学法,炼功,讲真相,时时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邪恶烂鬼的破坏,不叫其钻空子,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是不是真正在法上。

以前我的环境特别复杂,现在,通过我不断的发正念除恶,环境真是宽松多啦,不断向内找,自己哪点没做好,学法,去执著,干扰没了。现在,我能制约家中外来干扰,学法,炼功,一切正常,没人管,一有点机会,就不放,讲真相,发传单,晚上发不了,就白天发。为了救度众生,我总觉得时间不够用,深知自己肩负的重任,同修没做完的事我接着做。把学法放在第一位,师父说:“大家一定要放下心去学法,注意在忙的情况下学法要稳住思想”(《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然后是炼功,讲真相,发正念。“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师父这几句话,是正法弟子的指路明灯,明白法理,就无所不能,正念显神威。

一次夜晚,我看到了12点了,想起来正法,发正念,可趴着的身体就是起不来,头不能动,脖子出不来气,怎么办,明知魔来干扰,当时家中只我一个人,可一点没怕,师父说:”一正压百邪“,立刻在心中默念正法口诀。没过几分钟,魔怪消失,我猛坐了起来,立掌,除恶,清理另外空间的邪魔、烂鬼的破坏,收到良好的效果。

一次半夜12点,发完正念,出去发传单,救度世人,看到天气由雾转晴,我当时起了人的欢喜心,回来就穿衣准备走,被魔又钻了空子,左腿突然抽筋不会动,一时着急,忘了发正念,只想求师父救我,等了一会儿,还不会动,才想发正念,默念除恶口诀,身体立刻轻松无比,魔又被消灭,堂堂正正的走了出去,一路发正念。我是正法弟子,常人谁也不许干扰我,谁也发现不了我,我在做最神圣的事,救度众生,带着一颗大慈悲心,把大法真相送到每家、每户,大法条幅贴在人多的地方,机关,学校,卖店,遇到河拦路,也不拐弯走大路,直接走过去,自己裤腿湿透,鞋扎坏了,又算得了什么,救人才是最重要的。助师正法,这是正法弟子的神圣使命。我们是宇宙的保卫者,肩负的责任重大,只有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才能做好,才配当大法弟子。在发传单的路上,我还看到了空间中法轮灭魔的景象,金光闪闪的法轮,飞到魔处,象爆炸一样闪光,然后,又同样进行着,夜里空间无比宁静,发完一次,身体特别的轻松,象飘一样,不一会儿旋回家中。

抓住一切有利时机向世人讲真相,揭露江氏集团邪恶的迫害。从内心为众生着想。

以前,我村的人轻信电视的邪恶造谣,谁看我也不愿理我,害怕受到株连,也给我讲真相带来干扰麻烦。我除了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就努力帮群众,用我的手艺(做衣服)为人民服务,从不要一分钱。乡亲们问我,你做活不要钱,挨累为了啥?我说只要你们明白:法轮大法好,修大法的弟子都是好人,是我慈悲伟大的师父让我们做一个比雷锋还要好的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真、善、忍是佛法,已深入人心,使人们明白了真相,环境也改变了。谁见我都树起大拇指。我还主动找大队主任讲真相,揭露江氏集团假善、真恶暴的本来面目,毒害人民的罪恶事实。洪传大法好,大法是千古不遇万载难逢的正法,是返本归真的唯一出路。只有同化真善忍,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

通过和村干部面对面讲真相收到了良好的效果。不但没举报我,还起到了保护我这个真修弟子的作用。有一次我发了资料,正好与他走碰头,也没管。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从一个病弱女子,成为一个身体健康,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正法中的一粒子,感到无比的荣幸。同时也感谢同修们的不断帮助,使我能及时收看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网资料,向内找差距,自己哪点做的不足,紧紧跟上师父正法进程。不脱离整体。还要帮助其他的同修,赶上来。去掉各种执著心。尤其去掉安逸心、欢喜心更为重要。还不能有一点怕心,修掉怕心,什么事都会做得更好。人的心一起,邪恶就来,时时发好正念,决不让旧势力钻空子。

五年多来,历尽了磨难。但我心甘情愿。我是恩师的真修弟子,再也不觉得活着没意思。我只觉得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走好自己的路。通过我修炼的经历真正证实了大法的神威。

最后,以《师父的新年问候》共勉:

……
路漫漫已尽,
雾迷迷渐散;
正念显神威,
回天不是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