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自我 站在大局的角度看问题

再谈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2003年2月7日】我看到今天明慧正见都登出《发生在另外空间的情况》,文章中说,“我们经常讲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若没有学好法,就不能从法上根本否定旧势力。还有些残余邪恶未灭,也与大法弟子不能更大限度地否定旧势力有关。很多时候,我们否定了旧势力的部分,仍有超出目前仍未意识到的范围等待我们否定。大法大得不可想象,只有在法上精进,才能超越旧势力设定系统之外否定。”真是感触太深了!旧势力经历了漫长年代的重重安排,从这个空间看他们是在做全球布局的生死存亡之争。而我们相当一部分学员还沉浸在个人修炼的思想意识里。遇到事情习惯想我又做了什么,别人认为我修得如何,我想做什么,我有什么执著,我认为需要如何做等等,都围绕着个人。而这件事在正法中意味着什么,对全局的影响,大局需要什么,自己怎么做才能更好的配合大局,却常常忘记。这是很大的局限,需要尽快突破。突破了私心和观念的局限,我们才能看得到更大范围的大局。

很多学员已经做得更好,可是我们往往疏于从法理上和全局的层面去理解他们。比如控告那几个首恶之徒,曝光邪恶,成立追查委员会等,这些事情都是做得极其好的,可是我们目前很多人只觉得“应该”,却不一定清楚地认识到从法理上好在哪里。对于邪恶的曝光,也存在从表面上理解,认为因为师父在经文里明确说了。我理解,正法修炼,那就是用正法的需要去衡量一切。《走向圆满》里说的很清楚,旧势力就是抓我们的执著来破坏我们,我们怕什么来什么、执著什么破坏什么。可是,人间败类有更更多的执著啊!他们害怕曝光我们就给他曝光;害怕被告就告它;害怕没退路就给它们看文革败类的可耻下场;以为有庇护?让它们知道法西斯的下场,公布起诉法律文件让它们看到江XX已经是穷途末路!想保全自己吗?停止迫害!在海外搞监听监视,那就应该将之曝光。总之它们怕什么给它们来什么,那样才能大量清除邪恶,制止他们的疯狂。

而我们对常人讲真象,也不是什么执著都顺应的,一个人正常的执著可以,而邪恶的执著就绝对不能顺应。世人是为情而活着的,那么就象《给未婚夫查尔斯-李的公开信》一样,让世人看到中国邪恶迫害的是人伦;他们有欢喜心,那么就告诉、展现给他们大法美好、修炼快乐;他们会生气,就让他们知道,中国邪恶镇压的下流。前一段明慧网有一篇《过家庭关的一些体会》就很精彩,对这种问题区别很清楚,处理得真是干净利落。

这一段时间,我感觉很明显,邪恶旧势力在做最后的全球布局,尽管是垂死挣扎,尽管是无济于事,可是它们得逞多少就是我们损失多少,就是我们的遗憾。这不但需要我们能够站在整体、全局的角度看问题,处理很多事情,还需要我们能够超越它们。如何突破?我想,跳出凡事思路围绕自我的圈子,至少是一个基本的也是每个人必须突破的层面。这一点,我觉得师父早在97年2月13日就已经明示并着重强调了:“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佛性无漏》)。反过来说,多看大局,多从大处为别人着想,在这个过程中,“私”和“我”的东西就会更好的被清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