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之道──对关贵敏的采访(图)


【明慧网2003年2月7日】关贵敏是中国大陆著名的男高音歌唱家,中国国家一级演员,他融西洋发声和民族唱法为一体,形成自己独特的演唱风格。在70和80年代曾红极一时,当时有《浪花里飞出欢乐的歌》《青春啊,青春》《我们的明天比蜜甜》等歌曲在流传。今年,羊年春节我们有幸邀请到了他。关先生的到来给丹佛华人的春节联欢会增色不少。

关贵敏此行共表演两场,HIGHLAND RANCH 的CHERRY HILL教堂是第一场,BOULDER大学校园是第二场。两场表演都非常成功。演出后,歌迷们有与关先生聊天合影留念。歌迷们说:“您还是与我十几年前见到的时候一样,您的样子没什么变化,您的音色还是依然优美宏亮。真是不可思议?……”晚上,关先生在同僚及好友男高音歌唱家杜瑞安的家中休息时接受了我的采访。

凌云:关先生,您好!首先祝贺您演出成功。据说您已经虚岁60岁了,可我看您红光满面,也就是40岁中年人的样子,有何特别的养生之道?能否透露一点?

关贵敏:谢谢,我也很高兴。作为一个演员,一个搞艺术表演的人,谁不想留住青春,这可以说是每一个演艺界人士的梦想。可是啊,现实是残酷的,例如一些以前著名的世界男高音歌唱家,XXX,在50岁时便告别了舞台,他的告别演唱会的声音与他年青时代的音质已无法比。记得我在三十七八岁时身体一直不好,我在艺术圈内是出了名的老病号,走到哪儿都提着药,带着药方。我在1983年就患了乙型肝炎。最早的各大医院的诊断是早期肝硬化。医生们都劝我不要再唱了,可83年我正是最走红的时候,当时有《浪花里飞出欢乐的歌》《青春啊,青春》《我们的明天比蜜甜》,《敌营十八年》等歌曲在流传,医生都希望我能改行,可是我觉得太可惜了。我原来是在电影乐团,观众给我写信,一大堆一大堆的信,我都没办法回信,医生说我这个工作没有规律,而我的病又是个富贵病。需要保养,不能劳累,如果老是这么生活没有规则,那就会早期肝硬化,最后走向肝癌,再后就是死亡。如果保养的好,那么进程就会缓慢,医生他们安慰我说,好好保养再活30年没问题。

杜瑞安:记得我当时刚到电影乐团时二十多岁,团里连我一共3个男高音。关先生和另外一位更长一辈的歌唱家身体健康状况都很差。团长老担心他们演出不能正常进行。有时候演员招牌都打出去了,却不得不找人顶替演唱。

关贵敏:是,有人顶替演唱还算好了,记得有一次,没人能顶替,面对三十多人的乐队和无数观众,只好硬着头皮演唱……那种滋味是别人无法体会的。别人出去巡回演出都是白天上什么庐山玩玩或海滨游泳,我都是躲在哪里休息,去哪儿演出都得先找好当地的医院;最糟糕的时候走10分钟、15分钟的路,就累的满头大汗,气色也很差。我去了很多北京有名的大医院去检查,都说我要住院休息,很多人也介绍了很多民间秘方,老中医等等,可吃中药看中医都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每天的生活就是吃药和躺在床上。后来有人介绍我去炼气功,你知道83年XXX气功是很流行的,我就到北京的北海公园炼了二个月的XXX气功,管一点用可还是不解决根本问题。当时正是气功热,市面上各种各样的气功,很多都试过,都会去看看,可总不能解决问题。后来,在96年的春节期间,有一个军乐团的朋友对我说:“你呀,炼的XXX气功差远了,我认识一个人,她炼的比你好不知多少倍。”我一听很来劲,问她是谁。就这样他介绍我认识了这个人,我们一见面都还认识,这样我知道她是炼法轮功的。我们见面时她给了我一本《转法轮(卷二)》。因为当时正本《转法轮》在北京很畅销,市面上,小书摊上都常常脱销,很难买到,所以就拿了《卷二》先看了。这样一来,我开始炼法轮功,

凌云:关先生,您炼法轮功可是鲜为人知的事,那么法轮功有何独到之处?

关贵敏:一般的气功可总不能解决问题,而且说来说去都说不清楚,后来我看了《转法轮》,我相信这是一个很高层次的修炼方法,所以我决心要修炼。这时我感觉小腹部位有旋转。

凌云:是吗?听上去真神奇。(笑)

关贵敏:我记得很清楚。96年3月1日拿到的《转法轮》,回家后肚子就疼,当我看了书后我知道是要有这个反应的,慢慢的我开始修炼了法轮功。4月份我移民到了美国,我开始遵照《转法轮》说的去做。我觉得里面讲的很多理,是以前我们不知道的。比如现在中国人思想最深处的道德问题,都淡忘了,过去老人,如我奶奶一辈常常说:人要重德,积德行善,如果我们生病了,老人们就会说:这是哪辈子造的业呀,当时我不懂这意思,看了《转法轮》后,我都明白了。再加上里面说的很多东西,过去我们不知道的,可是你不知道的并不代表是没有的或者就错了,这就要靠自己去修炼,去体会,体悟他,我也想过我们每一个人对自己有多少了解呢?是很少很少的,只有自己去修炼了才能慢慢体会他的。

凌云:有人说修炼法轮功的人多数是没有文化,没有事做的人,对此您能谈谈您的看法吗?

关贵敏:这个不是这样的,修炼法轮功的人既不是没有事做的人,也不是没有文化的人,修炼不修炼法轮功这和文化层次是没有关系的,气功低层次是锻炼,到高层次必然就是修炼,我曾经到很多寺庙去拜访过,而且修炼法轮功前我都去八大处去皈依,可后来发现都不行,包括我曾去五台山和那里的主持谈过,可听他们谈也谈不出什么道理来……我有很多对生命,对人体的谜一直无法得到答案。

凌云:关先生,您修炼了法轮功后最大的体会是什么?特别您作为一个社会名人,走入修炼人的行列,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关贵敏:其实很多人啊,有些事他也没有仔细想过,其实我也许是因为炼气功想的比较多,比方说不管是谁,职务再高,国家元首啦,普通百姓啦,官做的再大,都是苦乐参半,比如说我做为一个歌唱家,在这个名人的圈子里也有痛苦。就说这舞台轮流转的,你看到老一辈的歌唱家,人们对他们的冷落,心里一定是有一种失落感,我在最红的时候,我就看到了这一点。再比如说每年为上春节晚会,演员们都削尖了脑袋往里钻,为保住名气不落,演员与演员之间争啊,斗啊,甚至大打出手,有的人人格都没了,唉,名人也有他们的痛苦。人把这些看得很重!谁压轴,谁的名字放在前都要争,活得累啊!我觉得太不值得。

凌云:修炼后您是如何看待这一切的?

关贵敏:修炼后我明白了,命里有你不争你都有,命里没有你怎么争也没有。

凌云:“富贵在天”,自古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关贵敏:是这样。其实修炼和名人并不矛盾,你该干什么职业就干什么职业,法轮功修炼和过去的任何修炼都不一样,法轮功就要求你在人群中修炼,在人群中放淡你的名,利,情,我现在把这些看的很淡,再大的名气又怎么样?你想,谁还记得国民党统治时期的歌唱家是谁吗?人就记得眼前的这点东西,我觉得修炼了法轮功,我们是为了生命的永远,人在世上也就几十年,在宇宙的长河里面你也就是一瞬间,修炼能行不能行就看你自己,靠你自己如何去做,是不是按照宇宙法理“真、善、忍”去做,我希望有缘的人都来了解法轮功,看一看《转法轮》!

凌云:关先生,您说法轮功既然是这样的一个好功法,那为什么中国江泽民政府要镇压法轮功?还有江泽民政府除了继续在中国大陆迫害法轮功并用谎言欺骗大陆人民外,竟敢不顾国际法及国际舆论的谴责,对到中国访问的海外人士,只要是法轮功修炼者就逮捕迫害。最新的一例是2003年1月22日,美国公民查尔斯-李(李祥春)在飞抵中国广州机场时被捕。而且这惨无人道的迫害。使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就拿丹佛的杨先生为例,至今父母不能与之团圆。

关贵敏:我是莫名其妙,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要镇压?!是不是当权者完全失去理智了,或理智不清了;还说,“共产党”要战胜法轮功,这话哪儿来的,人家就炼个功嘛,他自己给自己树个“敌人”。我唱了一辈子的爱国歌曲,就因为炼了法轮功,我也成了“敌人”了?!当然啦,他们有个借口说“4.25围攻中南海”,其实当时我就在现场。当时因为国内有人邀请我演出,我就回去了,回北京后有听说天津的事儿,在这之前我就知道,大概97年以后,有些地方就有法轮功学员被抄家了,有被把书没收了,当时还没有镇压,我在4月23号回到北京,当时就听说天津的事情了。非法抓捕了50多名法轮功学员,有人给我看了一篇文章,我一看,唉!是何XX写的文章,胡说八道嘛!他写的东西真是不值一驳,他就是诋毁法轮功嘛,后来我说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要诋毁哪?后来有人问我去不去信访办,我说:“好,我也去,跟领导反映反映,这么好的功法,领导应该了解”。早晨8点多钟我们到了那儿,已经有很多人了,我看见府右街这条街两边的马路上都有人,后来警察领了大家从靠中南海的红墙靠东边的马路朝西边去,说东边不让站,法轮功学员都很自觉的遵守这些规矩,当时我站在府右街和北京附属医院那里,我看见警察岗楼那儿,警察都闲着,结果法轮功学员自己在维护着秩序,大家就一个心愿,这么好的功法,不应该抓人,不应该这么去说,你说你这个杂志登了这个文章,那你法轮功学员写的文章你登不登,如果你公正,那法轮功学员的文章你也应该登,可他不登嘛。所以说“4.25围攻中南海”这事纯属胡说八道,不仅是这件事,其它的由他们编出的故事也都是无稽之谈。

凌云:有人说法轮功不爱国?

关贵敏:我唱了一辈子的爱国歌曲,什么是爱国?这得搞搞清楚,“爱国”不等于“爱某一个人”。中国五千年文化中,有多少朝代的更换,那每换一个朝代,人们就不“爱国”啦?孙中山推倒了满清王朝,孙中山爱不爱国?共产党打倒了国民党算是爱国还是不爱国?我们都热爱自己的国家,我们都只是反对江泽民政府镇压法轮功。台湾有十多万人修炼法轮功,台湾政府有镇压吗?没有,人家什么事也没有,好多国家有镇压法轮功吗?没有,也没事,怎么就江泽民政府事多呢?为什么?我觉得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换一种方式思维,想想?为什么有上亿人修炼法轮功?如果法轮功不好,我们早就不炼了。法轮功就一本书,修心性,修炼!不管是东方学员还是西方学员,我们遵循的就是这一部法,发自内心的做好人,做好人中的好人,修炼中的人都能看到这部法的伟大力量和威德,所以即使你不懂法轮功,你也应该从另一个角度去考虑考虑,为什么这么多的人自发的要为法轮功说话,就为说一句“法轮大法好”!为什么?!一定有道理么!我们没有要每个人都看懂《转法轮》,有很多人他也看不懂,也许有的人注定这一辈子也看不明白《转法轮》,但是,我希望人们能从多个角度来思考思考……法轮功今天所做的一切都为唤醒人们的良知,把人们的善良本性启发出来,请您来了解法轮功,我们法轮功的一切活动都是公开的!

凌云:关先生非常感谢您,谢谢,希望有机会再来我们丹佛演出。

关贵敏:不客气,祝愿丹佛华人朋友新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