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名字都有一份力量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二月九日】营救母亲的十四个月- 2003年2月6日凌晨1点,母亲杨月丽在经历了四百多个日日夜夜的铁窗生活后,在电话的另一端--北京,告诉我她已经安全回家了。由于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的努力,国际社会和海外舆论的强大压力,千千万万来自世界各地善良人们的帮助,中国当局释放了因修炼法轮功被无辜关押的母亲。

回首过去的十四个月,一切都象在梦中。那是一段交织着眼泪和希望、困惑和奋起的日子。十四个月里,发生了许许多多动人的故事,信笔写来,与大家分享。

签名的故事

母亲打算来加拿大探望我。她于2001年12月7日,在北京离家去申请办理护照手续后,便再也没有回来。母亲刚刚被捕时,作为一名刚刚得法半年的新学员,我并没有从法理上有更深的认识,只是觉得,我必须站出来,用亲身经历向更多的人讲清迫害的真相。一位学员帮我做了印有妈妈照片的海报。我举着它,开始了最初的营救旅程。

2001年圣诞节回到我曾经求学的英国,一位在音乐电台作主持的朋友倾听了妈妈的故事。我告诉他,妈妈的名字意思是“美丽的月亮”。一个宁静的夜晚,在优美的音乐中,朋友的声音自空中传来:“一位来自中国的年轻人,曾经在我们这座美丽的城市里学习。这里曾是他的第二个家。今天,当他遇到了困难,家里人该给他什么样的关怀?……没有人愿意看到美丽的月亮消失,那么,签一个名字,做一个祈祷,月光就不会离去……”

我一直想把我修炼大法的消息告诉在教会的朋友们,留学英国期间我曾经在这个教会呆了多年,可心里又不知道怎么讲。这次我回到英国,告诉教会的朋友母亲因修炼法轮大法而在中国遭受迫害。他们立即表示支持我母亲,反对这场迫害。

在英国的小城新港(New Port)的街头, 一对年轻的情侣向我微笑,娟秀的女孩似曾相识。女孩走上前来说:“前两天看到你在这里征签,回去后把你妈妈的故事告诉了男友,今天是周末,想你会再来,我们在雨中等了好久……”

一位小伙子告诉我,他的父母来自东德,他理解在中国发生的一切。他打电话找来了很多朋友,签名后仍不愿离去,于是,一个小小的队伍形成了:有人举展板,有人向过往行人讲述展板上的故事,有人拿着签名表,而等待签名的人,则排起了长龙;甚至当我们想喝杯咖啡暖暖身体,有人隔着玻璃看到展板,又涌进了咖啡馆,连老板也招呼厨房的伙计出来签名。

在另一个我记不清名字的英国小城,我遇到一位善良的老妇人,她在网上看到我妈妈的故事,见到我,从包里拿出两张自制的签名表:“我们村子不大,每家人都签了,有四十多个名字。”她的朋友,则递过一块巧克力:“看你跑得太辛苦,当心身体。”

在开往英国曼彻斯特市火车上,列车员看到展板,毫不犹豫地签上名字;商店的店员留下表格,隔天送回来的则是签得满满的几大张,几乎所有顾客的名字都在上面……

一位在台湾大学的同学偶尔听到我母亲的遭遇,马上把这消息告诉了台大的法轮功学员。台湾的学员马上上街为营救母亲签名,没多久他们就寄给我34斤征集的签名。

在多伦多拥挤的街头,几位老年的阿姨胳膊上挂着母亲和我的照片,在征集签名;在大学的校园里,一个个年轻的面孔签下了他们的名字。

昨天,听到妈妈回家的消息,那位英国老妇人在电话里说:“每一个名字,都有自己的一份力量!”

公司同事

我的部门经理,是一位小有名气的经济学家,也是加拿大外长的学生。听到我妈妈的事情,他和部门里的同事自己从网上下载有关中国政府迫害法轮功的材料,去向议员和律师寻求支持。投资银行业,是一个极度紧张的领域,公司里常有人每天工作16小时。但当我因要去德州要请假一个月时,经理沉吟片刻:“你的事情比工作更重要。只是,带上手提电脑,让我必要时能找到你。”

公司有个惯例,每年年终时,每个员工都领到一张支票,要求捐赠给一家慈善机构,并给公司一份报告,说明机构情况和捐赠原因。我将支票捐给了营救亲人的活动,并在报告中讲述了法轮功在国内所受到的迫害。不料,总裁从英国伦敦打来电话:“可不可以把你母亲的故事登在公司年报上?我们了解法轮功,却不知道自己公司里就有如此典型的事例。我们还能提供什么帮助?”

妈妈获释的消息传来,办公室一片喜气。听说媒体要来采访,同事问我:“这是我们大家的节日,我们能否在镜头前拥抱你?”

经理沉稳地说:“还有很多事要做,我们会以普通公民的身份,要求加拿大政府帮助你母亲真正获得自由,来这里团聚。”

善良的老人

前些日子,我把母亲将被释放的消息,打电话告诉在中国大陆的一位德高望重、八十多岁的老人。她是“挣脱了封建家庭参加革命”,一辈子追随共产党的老干部。听说母亲即将获释,不等我多说,老人就说:“你妈妈出来后一定还要炼功。北京不让炼,让她来我这里炼。”我问:“您不怕吗?”老人却说:“一件两件事推到人家头上,还有人相信。什么事情都栽给法轮功,难道大家都不长脑子吗?谁还相信呢?”

放下电话,我说不出地高兴。“法轮大法好 渐入世人道”(《大法好》),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雨过天晴的日子,还会远吗?

在这里我衷心地感谢那些千千万万颗善良的心,为营救我母亲所做的努力。希望你们继续用你们的善念,帮助仍然在中国大陆被关押监禁的数十万法轮功学员。

注:有关杨震东母亲杨月丽获释的报道,请见:
海外营救亲人行动使航天科学家杨月丽提前获释(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