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学同窗的信:把我的一些感受与你分享

【明慧网2003年3月1日】

七姐及家人:新年好!

衷心祝愿你们全家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这个未来不是今生今世,而是生生世世!

多想能与你们把这件事情透透彻彻的说清楚,然而由于我的表达能力欠佳,担心说不明白反而误事,所以就打印了其他修炼人写好的文章寄给你,让你听一听另一种声音。因为这类资料你们以前肯定很少见,甚至没见过。我只是想让你了解的多一些,全面一些,消除你的偏见和误解,然后你再做出你的结论也不迟,这不但是给我们一次机会,同时是给你自己一次机会。我告诉你的一切都是事实,既然你是唯物主义者,那最该相信的就应是事实。

上次去你家,你的一句话使我久久不能忘记,你说象我这样的人在你们那无法呆下去(言外之意是,我们炼功人的行为、思想会招致你们的不解、嘲笑甚至鄙视,所以会无地自容)。我感到非常伤心,不为自己的处境,而是为象你这样的人们。这不是连好坏人都不分了吗?我不想说我们怎样的好,下面的这个例子我想应该说明一些问题:一天傍晚,在咱家乡的一个小城市里,有一人欲乘车去郊外,接连拦了几个出租车人家都不愿意去,后来有一个司机说:这么晚了去那么偏的地方,谁敢哪?除非你是炼法轮功的……

你之所以会有那种认识也不足为怪,这就是政府当权小人几年来给你们灌输谎言的结果。如果我不说出真相,你将被那些谎言带入罪恶的深渊,真的,这决不是吓唬你!即使是陌路人,我也要把真相告诉他,何况我们是多年的同学。

下面我就把我的一些感受与你分享,你耐心的读下去就会发现我们的事与你们的认识相差太远。

法轮功是佛家上乘的修炼方法,我们修心向善做好人中的好人。难道你能看出这与政治有什么关系吗?谁要硬说我们会参与政治简直就是对我们的玷污,政治中的功名利禄、尔虞我诈恰恰是任何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所不齿的。

请你看一看我们的师父是如何教导我们做人的吧:

“为名者气恨终生,为利者六亲不识;
为情者自寻烦恼,苦相斗造业一生。
不求名悠悠自得,不重利仁义之士;
不动情清心寡欲,善修身积德一世。”(《做人》)

师父对我们要求非常严格,要我们修去所有常人心,诸如:妒嫉心、欢喜心、争斗心、显示心……,按照真善忍的要求成为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人。我们这可不是象有些人表面口口声声“为人民服务”,而背地里贪赃枉法、鱼肉百姓。我们是真正地向这个方向迈进的修炼人。迫害快四年了,你知道有多少伟大的修炼人为了实践这个目标前仆后继,有的惨遭杀害,有的受尽凌辱(在看守所、劳教所里关押的大法弟子没有做人的权利和尊严),有的流离失所,有的被长期监视居住……。随便找出一位真修的大法弟子,他的经历都是一个可歌可泣的真实故事。我们不为别的,只为我们能有一个和平的炼功环境,恢复我们师父的清白,恢复大法的名誉。因为我们是修炼人,我们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所以就注定了我们反迫害的路上一切都是和平的,非暴力的,只有用我们的嘴和善心去诉说真相,去唤起人们的良知。

其实对任何邪恶的漠视就是对邪恶的纵容。一切事情的因由我们清清楚楚,不清楚不明白的是象你一样的人们,如果你们片面的相信“一言堂”所言,在他们谎言的驱使下做了什么事,或者哪怕是心中认同,那也是助纣为虐,落井下石啊!如果到真相大显的那一天,你们会发现自己曾经冤枉了那么多好人,会是什么感觉呢?当年“四人帮”的那些追随者,多数受到法律的制裁,轻者也是在良心的谴责下度日如年。难道谁还愿意让历史的悲剧再重演吗?

你真的相信无神论吗?那么你也相信“人能胜天”喽?随之你也会相信“人有多大胆儿,地有多大产”吗?我感觉毛泽东时代好象是无神论的全盛时期,那时的人是何等狂妄,“亩产万斤”、“30年赶英超美”……,现在谁看到不觉得是笑话呢?其实,人连风雨雷电都无法控制,把一切不明现象都归于大自然的神奇,你想过没有“大自然”是什么?他是不是高于人类?人类是不能为所欲为的,否则得到的将是大自然的惩罚——其实就是神的惩罚。

人类对宇宙的认识太肤浅了,就说太阳吧,人类认为它是一个火球,温度高达多少多少,那是站在地球这个层次上看到的,然而这确是一个假象。很多有功能的人看到的那却是一个清清凉凉的世界,你感到震惊吗?修炼的路是很苦的,为什么我们会坚定地走下去,那就是因为很多修炼人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另外空间的玄妙与殊胜,看到了宇宙的真理。

现在的人都相信科学,人人也都知道牛顿——这个大科学家,经典物理学的奠基人。下面我就想说一个关于牛顿的故事:牛顿发现了万有引力之后,他就根据他的计算,用金属球做了一个太阳系的模型。牛顿有一个好朋友叫哈雷,就是发现哈雷彗星的那个人。他是个无神论者。有一次,哈雷到牛顿家里去作客,他发现那个太阳系的模型很好玩儿,就问牛顿,这个模型是谁做的。牛顿回答说,没有人设计和制造它,只不过是各种材料凑巧碰在一起而形成的。哈雷当然不信了,他说,无论如何必定有一人造它,并且还是位天才的人。牛顿就拍着哈雷的肩头说:“这个模型虽然精巧,但比起真正的太阳系,实在算不得什么,你尚且相信一定有人制成它,难道比这个模型更精巧亿万倍的太阳系,岂不是应该有全能的神创造出来的吗?”

你觉得牛顿的话是不是很值得思考呢?谁也不能说是人创造了宇宙吧?人总认为这一切都是自然的,却不去想想为什么有这样的自然?

很多无神论者都会说“谁也没看到过神”,那么人为什么看不见呢?我告诉你,就是因为人是很无能的。现在人都知道分子、原子、中子、质子……构成了物质。可是人如果不凭借显微镜人的眼睛能看到原子、中子、质子吗?道理很简单,那么有没有连显微镜都看不到的物质呢?想当年气功在中国还可以名正言顺地练的时候,中科院对很多气功师都做过测定的:在一个特殊场的作用下,气功师可以发出非常漂亮的辉光,而常人发出的却很弱很小。这足以说明气功师能发出能量是经过科学证实了的。所以中科院修炼的人很多,这些都是有记载的事实,可是现在谁敢把它拿出来公布呢?

另外,一个人之所以看不到神的原因就与人类的道德有关了。人类道德的败坏也是人失去超常能力的主要原因。中国人都自称是炎黄子孙,然而你知道吗,三皇五帝个个都有神奇超凡的本领。上古时期民风淳朴,人们仰承甘露,俯吸醴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知乐生,不知恶死,过着一种完全顺乎自然的生活。然而人类道德的败坏是从两千年前就开始了。孔子在晚年如是说:“凤凰不再飞来,河图不再出现,我也很久没有梦到周公了,泰山啊,将要崩颓,梁柱啊,将要坠毁,圣人啊,将要枯萎了。”

其实人本不应该是这样的,所以我们修炼的人就是要返本归真,找回我们的本性。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哪一段没有神的故事。虽然经不住岁月的冲刷,但那些尚存的古庙道观向人们说明着什么,难道一切只是传说?而且,无数的考古发现古代人在很多方面掌握着远远超出现代人类的科学技术,如果人总要以“眼见为实”来衡定一切,那么我想等待他的也只有没落了。

我所经历的事情在众多修炼人中肯定是微不足道,不足挂齿的。然而我毕竟是你了解的人,听起来会更有说服力。我于前年底因为被迫害而被逼离家出走,我深知这是一条艰难的路。房子没有了(曾花了6万多元买的),一年的奖金没了(近三万),没有了收入,还得租房子住,这些都算不了什么。最让人难过的是单位人一遍又一遍地去骚扰我的家人,我难以想象每次他们去我家时我父母那悲伤的心情,每次一有人提到我,我妈都以泪洗面,她经过了多少不眠之夜啊!可是我一直不敢往家里打一个电话(被监控),家乡的人对我的不解甚至嘲笑使我父母在人前没有颜面,怎么也想不明白他们的原来引以为骄傲的孩子怎么变得这么“傻”?最近单位又去家里一趟,告知我被单位开除,并限两个月内将户口迁出。开除是我意料之中的事,但我不明白是谁给了他们权力让我把户口迁出。而这一切是在我没有触犯任何所谓的法律的情况下发生的(暂且不管那些法律是否合理)。这也是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失”的一个例子。也曾有好心人让我们“表面上说不炼,在家里偷着炼”。我们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按“真善忍”修炼的人,怎么能如此口是心非,做好人都要偷着做,这也太没天理了!

我所受到的迫害只是千千万万个受害的修炼法轮功的人中最轻的一种,你总不相信政府当权小人会对我们如此狠毒,以后我会给你寄去一些迫害实例,让你“见识一下”。你们每天沐浴在“国泰民安”、“祖国山河一片大好”的谎言声中,对帷幕后面的情况无从知道,我们所受到的摧残恐怕只有用“罄竹难书”来形容了。作为一个老百姓,你们的知情权被剥夺了,经过粉饰的谎言充斥着你们的耳目,使得一部分人看不清真实了。哎,我也是多说了,其实不管中国的经济、政治如何都与我们修炼人无关,我们只求能安心修炼就行了,可是这也难如人愿。而且我们也从没有参与政治,更没过要推翻谁的权力,只是政府中少数小人妄图利用打倒法轮功达到它们个人的不可告人的私利,发动了这场迫害。其实这不仅仅是对修炼人的迫害,所有受到谎言蒙蔽的人都是受害者,这一点是千真万确的,以后你们会慢慢明白的。我师父说过:“悠悠万事过眼烟云 迷住常人心,茫茫天地为何而生 难倒众生智。”(《大法破迷》)

要说的话很多,不知如何将他们贯穿起来,斟酌了很久才写了这几页字,但仍觉意犹未尽,也不知你能否听进去,姑且暂停吧。如你有什么看法,我很愿意与你进一步交流。此致!

祝安好!

友 红梅
2003年2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