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故事


【明慧网2003年3月11日】过去,我认为我是世界上最苦的人。现在是师父把我度成一个乐呵呵的生命。

修炼大法前,我曾几次想把最后的话告诉家人,但又想,可怜的孩子很小无人管,那种身体与精神的痛苦使我常常泪流满面、度日如年,想到活着不如死了好。吃过两次安定没死成,都被孩子看着了。世界上没有灵丹妙药能救我,但听到孩子的哭声,我动了心,才慢慢想活下来。过去我从来不相信有什么神,后来我想如果真有大觉者来救我就好了,我就能完全得救了,就这样一想,奇迹出现了。

在93年的11月1日晚10点多钟,我刚躺一下,还没睡觉,就听我的房间里突然来了一阵嚓嚓声,同时把我全身定住动不了,但我心里很明白。当时我知道有救了,真的有神管我了,但我不知道是哪一位大觉者。没多长时间就见到了师父,对师父的敬意用人类的语言无法表达,不仅是我个人,我全家都非常尊敬师父。就这样在师父的关怀下我重获新生,我的身心有了很大的变化,精神好了,病也好了,身体从不到90斤重一下增加到120多斤,从此我明白了我为什么要活着,不仅要活着而且要活的更好。现在更明白要跟师父正宇宙的法。慈悲伟大的师父一上来就给我安排关让我提高,那时候学法不够精进,虽然听师父的话要无怨无恨,就是为情而苦。有一次我站在师父法像前流泪,师父点化我之后我明白了,心里对师父说:“请师父放心,我要修去这个执著。”

就在我完全忘记了痛苦的时候,99年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真象师父讲的那样“邪恶铺天盖地”。因为我合法上访,我单位610伙同公安非法拘留我两次,抄家两次,用卑鄙手段停止我全家工作及工资等一切待遇。因为我坚定修炼法轮功,多次被非法关押在单位。有一次在酷暑炎热的天气里,不让睡觉,蚊子咬得很难受,我没把握好,就妥协了,写了“保证”,结果我刚到家,师父就用我儿子的嘴点化我。这一下把我点醒了,是啊,我这条命就是师父给的,我怎么能不坚定呢。从此我下决心跟师父走正法之路,我就发了二个愿:(一)我要金刚不动。(二)我家要出生的这个小宝宝我要教他(她)修炼;(三)我全家都要维护这个法。目前三个愿都实现了。

我家宝宝出生的第二天,邪恶610派门卫每天到我家查看我在不在家,并且还说两个小时一次,但他们没好意思那样做,就每天一次。我媳妇说他们再来就将他们打出去,我说我们修的是真善忍,要高姿态。我们家的这个小生命,她从小就不同于一般的小孩,从几个月就坐在我腿上,也不哭,我学法她就要亲师父的像,刚会说话我就教她学法,“真善忍、大法好”。小孩现在3岁多了,能背大法中的短篇、洪吟、经文30多篇,还能双盘腿。这一切都是大法的体现,师父的慈悲,没有师父就没有这一切。

2000年我又一次上访,又一次被非法抄家,邪恶之徒看到我家孩子吃着咸菜,就说让我们连咸菜都吃不上,他们真是丧尽天良。在这期间,邪恶610头子来我家威胁我说要把我弄到大西北去,我用正念将他们赶走了。他们临走很扫兴,说来这么大一个局长,你都不给面子。邪恶610几次想劫持我上洗脑班,都被我拒绝了。后来因为有人出卖我,邪恶之徒把我劫持去,全市主要领导出面跟我拉近乎,一副伪善的模样。我明白这帮家伙想干什么,想动摇我的心,但是休想,没门儿。摄像机直对着我,我一言不发。因为我修炼法轮功,女儿结婚时他们不给开证明,本应该有的工作也不给安排。99年单位针对迫害法轮功扩大门卫编制近40多人,结果连门都没看好,在有电子墙、双层岗的情况下,邪恶之徒家的大电视机在家人都在时被歹徒盗走,摩托车一次盗走几辆。邪恶之徒没招儿了,又把那些门卫给下放了。目前已有部分当初迫害大法的邪恶之徒遭报病重。2000年我进京上访后单位610邪恶之徒开会时说如果3个月灭不了法轮功他就要把眼珠子抠出来。看来邪恶真是没招儿了。我认为他们另外空间已经成空壳了。

最后愿以师父的经文《正神》与同修共勉:

正念正行
精进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

以上所悟,层次有限,如有不符合大法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