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家堡劳教所歹徒将大法弟子双腿腿筋吊至坏死下肢瘫痪

【明慧网2003年3月12日】梁素云,女,36岁,家住抚顺市顺城区,2001年3月被抓到抚顺市吴家堡教养院。2001年4月,犹大在管教的指使下对其实施迫害:用板子往胳膊、手背上狠打,足足打了一宿,梁素云仍然不屈服。第二天,她的手肿得象小面包似的,脖颈被打得不能动。第二天晚上又开始疯狂迫害梁素云,梁素云没有承受过去,含着眼泪妥协。走出教养院后,梁素云醒悟过来,向各部门递交了严正声明,所在楼区都挂上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后来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2月梁素云又进京正法被抓,遭酷刑折磨,于2002年3月17日在石油医院被强行灌食致死。

陈继荣,女,46岁,家住清原县。2001年4月,从家中被绑架到抚顺市吴家堡教养院,陈继荣开始绝食抗议。陈继荣所在的队当时关了100多名大法弟子,分队长是曾秋艳。恶人对陈继荣的迫害更是人性全无。陈继荣被关在严管班,暴徒们自陈继荣进班就开始对她进行“开飞机”、“站立”、“不让睡觉”等体罚,七天后开始对陈继荣进行野蛮灌食,一天两遍。由犹大捏鼻子,用钢匙撬嘴,鼻子被捏得红肿红肿的,每一次灌食后陈继荣都象虚脱了一样。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恶人仍然体罚她。陈继荣从进教养院就没躺在床上睡过觉,但她以惊人、顽强的毅力坚定修炼。20多天过去了,犹大开始大打出手,它们把陈继荣倒控过来,全身拧得青一块、紫一块,脸被抽打成黑紫色,脸部肿胀得面目皆非,直至陈继荣昏死过去,犹大才罢手。在这种情况下,曾秋艳仍然叫犹大看着陈继荣站立体罚。一个半月过去了,陈继荣被折磨得骨瘦如柴,每天的野蛮灌食和不让睡觉等摧残,致使陈继荣不能走路了。恶警在万般无奈使绝了招的情况下,把陈继荣送回了家。陈继荣被迫害得目前依然下肢瘫痪。

刘艳芹,清原县人,48岁。刘艳芹所遭受的迫害与陈继荣极其相似。她曾经两次被送进教养院,两次绝食抗议,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时才送回家。刘艳芹在绝食绝水一个多月后,大队长吴伟用带硬边的皮鞋猛踢刘艳芹的脸部,刘艳芹的脸立刻变得青一块、紫一块,眼底充血。最严重时30多人轮番对刘艳芹进行掐、打,并用手针对刘艳芹进行针刺。刘艳芹以对大法的无比坚定走了过来。

姚彦会,男,27岁,辽宁省葫芦岛人,大学毕业。2001年4月,抚顺市吴家堡教养院上空哀声悲鸣,大法弟子被残酷折磨:姚彦会被强扭至女队由女犹大进行强制洗脑。在理智不清的犹大面前,姚彦会痛斥她们。管教见劝说无效,就唆使犹大开始对姚彦会进行令人发指的折磨。她们用绳子捆住姚彦会的双腿,再用绳子背捆双手,再把双手和双腿连上,吊在二层床的栏杆上。这样人就被吊成弧形悬于空中,姚彦会被吊得惨叫声不绝于耳。恶人问他还炼不炼?姚彦会点头,歹徒们就继续吊他。姚彦会昏死过去。恶人把他解下来,但为时已晚,姚彦会双腿腿筋坏死,下肢不能站立。来时好好的一个人,在女队陈凌华分队长的唆使下,短短六天姚彦会即被迫害成下肢残废。

王忠元,男,27岁,大学毕业,在抚顺市新抚钢有限公司工作。女犹大对王实施车轮战术,犹大王晓红骑在王忠元身上掐他的脖子,剩下的20多人掐王忠元的全身各处,狠毒的女犹大宋长女拿来钢针对王忠元手指、脚趾针刺。在六天的折磨中,王忠元违心地写了“保证”。但是大法的根已经扎在了王忠元的心中,随后,王忠元又递交了声明,表示要坚定修炼,后被非法判三年教养,现在王忠元仍被非法关押在抚顺市吴家堡教养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