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国会关于支持营救法轮功学员议案的讨论记录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二日】以下是发生在2003年2月28日加拿大国会的,关于支持营救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议案的讨论记录(译文)。

雷纳克-卡尔敦(Lanark-Carleton)选区国会议员斯克特.瑞德(Scott Reid)
236号议案

根据国会议员的意见,总理应该在即将召开的亚太经济合作(APEC)会议期间利用与中国主席江XX会谈的机会,私下提出在中国被持续关押的与加拿大人有亲属关系的13名法轮功学员的问题,并强调如果这些人能与他们在加拿大的家人团聚,加拿大将更愿意加强现有的加中关系,这些人包括:何立志,鲁秀珍,彭天雄,吴展钟,黄秀朝,邱柏,杨月丽,金阳涛,黄建刚,黄光守,林鸣立,郑舟,孙长征。(名字均为音译)……

刚才宣读的议案已被一致通过,与10月24日国会发出的议案相比,只是一些小的措辞上的差异。我们今天讨论的这一议案的所有实际目的都同那个议案是一致的。

考虑到该议案已被采用了4个月的事实,从任何用意和目的上说,在众议院讨论这一已被采用的议案是不寻常的。

当时,就象议案中的措辞中指出的,总理离开加拿大,赶赴墨西哥会见亚太经济会议中包括中国国家主席在内的各国首脑。如同议案中预期的那样,我起草并提出了这份议案,是相信从加拿大总理到中国主席所有明确的信号都表明,无论是在公开的陈述或是私下的谈话,都将导致上述议案中提到的13名被关押的良心犯(在中国的)受到的待遇有所改善。……

我很高兴的报告大家,无异议的采用这个议案显示了至少已经达到了它的意向目标的一部分,议案中提名的13名良心犯中,5名已经获释。

邱柏,一位27岁的摄影师已经被刘长山劳教所释放,他母亲生活在加拿大。多伦多居民杨振东的母亲杨月丽是一位62岁的宇航工程师,现已出狱。彭天雄(她的双胞胎姐姐现居住在安大略省)已被释放,并在圣诞前夜和两岁的孩子团聚。

……

来自中国的报告显示,十月以来,对上述议案中提到的其他一些被(非法)关押的人的待遇也在改善,并有证据显示这是这次国会于10月24日通过的议案的直接结果。

回顾以往的4个月,对于我来说,相当明确的是,无论是从技术方面还是从机制方面,在议案被众议院通过之后,这一议案实际上逐渐被人们所知,并导致了这些积极的进展,有些与我想象的将要发生的事有很大的不同。

驻北京的加拿大使馆的官员们以惊人的充沛精力和效率,使相关中国当局,例如关押这13名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官员和劳教所的管理人员清楚地知道加拿大国会和外交部门正在关注这件事情。最精彩的是上个月使馆给每一名良心犯寄了中国新年的贺卡,这带来了引人注目的效果。大家可以想象,当那些管教看到这些来信时的情景。 这说明他们没有被遗忘,人们在关注着这件事,而且加拿大官方非常关心他们的处境。用一名我最近与之交谈过的华裔加拿大人的话说:“好像是加拿大使馆的人给他们需要做的一切事情开了绿灯。”这是目前我们看到的最有效的结果。

为了说明这个观点,我愿意给大家读一封我最近收到的一名住在多伦多的加拿大公民的来信。很可能是这个议案的效果,他的63岁的母亲3个星期前从监狱里获释。

有一段时间,(我的妈妈)被关押在(一个)臭名昭著的……劳教所……,那里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杀害。我很为她担心可是却没有办法知道她是否还活着……

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响使中国那些发起镇压的人感到很紧张和害怕。从那时开始,我开始知道我母亲在劳教所的情况。

我妈妈被关押的劳教所开始整理一个有海外联系的人员的名单……

由于我们的政府,我们的国会和驻北京加拿大使馆的努力,我的妈妈最终被释放了。

……她要我向帮助她获释的所有人转达她的谢意。她告诉我海外营救的努力在中国有很大的影响。每当海外有支持我们的迹象,劳教所的负责人就非常紧张……他们就会找她谈话

我想赘述一下总理特许签证的问题和它对于议案中提到的仍留在中国的人们的好处,不管他们仍被关押在监狱,或者被释放后的那种没有自由而且随时可能被重新监禁的特殊处境。

尽可能地将这些人营救出中国并来到安全的加拿大决不是小题大做,这里有他们的家庭成员,丈夫、妻子、儿子或女儿、父母等待着迎接他们。

我想引用彭海伦的话,她的双胞胎妹妹在中国从监狱中获释但被严密监视。她说:“我为我的妹妹所遭受的苦难感到非常难过,我希望她能很快来到加拿大这个安全的环境。”我也希望她能来。

确保这些人和与这些人有着相同处境的人们,包括那些在此议案中没有提及的但也在加拿大有直系亲属的人们的待遇和确保他们的权利被尊重的唯一办法是不断地保持警觉,不断地引起人们对他们注意并准备给他们签发总理特许允许他们来这个国家,在这里,他们可以象很多其他因为精神信仰而在中国遭到迫害的人们一样成为有贡献的公民。

我想就用一个人的故事作为这个话题的结束,他的故事是国会通过议案后才引起我的注意的,但是却格外的让人伤感。

张云鹤,现在狱中,她的姐姐住在温哥华。她有一个三岁大的孩子。孩子的爸爸两年前也曾被关押在监狱并在狱中死去。张云鹤仍被关押在监狱,与她被亲属抚养的孩子分开。她的母亲也去世了,她的家人认为是由于女婿的情况和女儿在监狱里受折磨所带来的压力而使她过早离世。

这些人没有对任何人造成伤害。她和所有法轮功运动的成员们都相信,法轮功的价值是中国文化和所有文明社会的核心。法轮功,一个非政治运动的准则是对真善忍的信仰。

这些人一直都是中国社会有贡献的人。我非常有信心地认为这些将因总理特许签证而允许来加拿大的人们也将会成为我们社会中有贡献的人。

我想借此机会感谢所有的下议院成员在2002年10月24日的为法轮功呼吁的议案中投票支持,从而使数位人士得以重获自由。

* * * * *

Aileen Carroll 夫人 (外交部国会秘书):
发言人女士,在同中国的部长及官员会晤时,我们始终提及对人权的关注并敦促中国领导人尊重国际公认的人权准则。我们将继续在任何适当的场合以通常方式或针对个别情况,提出加拿大人对践踏人权行为的关注。

加拿大将继续在联合国的第三世界联合委员会的年度国家状况的公共声明中提及中国,最近的一次是2002年11月,另外还有在联合国的人权委员会上采取同样举措。我们一如既往的支持多边努力以促进实现我们的人权目标。……

* * * * *

史迪夫-波戈容(Stéphane Bergeron) 先生 (Verchères-Les-Patriotes 区国会议员):
发言人女士,我很高兴在针对,由尊敬的Lanark-Carleton区的国会议员提出的议案,的辩论中发言。

首先我想感谢并祝贺我们的在Lanark-Carleton区的令人尊敬的同事,为他们再一次提请国会关注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所处的非常令人不安的处境。……

在不久以前,我有幸在议会的有关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议案中发言。我非常高兴的在那次辩论中提出修正我们的立法以便使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员们一定记得我在那次发言中提及在中国的许多人权问题是当前引起关注争议的主要原因。法轮功及其成员的命运是我们的一个关注焦点,尤其是在是否接纳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问题上。……

因此中国对国际社会,尤其是加拿大,对其国家的人权状况的关注不会感到惊讶,考虑到中国在此领域对国际社会承诺的实施。有鉴于此,国际社会应该负责保证有关人权公约的签署国实现他们的承诺。

所以我必须说由Lanark-Carleton区的令人尊敬的国会成员提出的议案,正如他所提及,已经产生了正面的影响。此议案,在2002年十月在下议院全票通过,导致或至少促使导致了至少三名决议列及的法轮功学员的获释。

由此看来,集中注意力于我们的加拿大或魁北克国民或这些国民的中国亲属,将对他们在中国的遭遇产生正面的影响。

但我想提到,我相信我的Lanark-Carleton区同事也会同意的,如同我们在十月所作的,是通过这些我们今天决定着重强调的特别例子,来真正关注所有人权被侵犯的法轮功学员的困境。

法轮功,如同我们的同事所指出的,是一个和平和非政治的组织,弘扬一种基于三个基本准则:真、善、忍,的修炼方法。法轮功试图使人类更加接近宇宙的本性以达到天人合一的祥和。……

* * * * *

温蒂-利尔(Wendy Lill) 夫人 (Dartmouth区国会议员):

发言人女士,我很高兴代表(本党)决策委员会,发言支持第236号决议 -- 敦促我们的总理呼吁促使中国的最高领导人释放13位法轮功学员。

就我所了解,这13位人士现在被系狱中仅仅因为他们的信仰。不再成为秘密的是,中国有着令人震惊的人权纪录并且惯常折磨并拘押国民仅仅因为他们有其他的信仰,或采用和平方式如发表文章批评政府政策,或在天安门广场集会以抗议中国缺乏民主。有成千上百的关于中国政府侵犯法轮功修炼者人权的故事。

我感谢Burnaby-Douglas 的议员提供的,我今天将要使用的一些信息。这个例子是,2002年3月14日,4名瑞士公民和12名香港公民在香港的中国驻港办公室外和平示威以引起对中国升级对法轮功的迫害的关注时,被武力拘捕。因为示威人数少于50人,此集会不需要申请许可。又由现场录像清楚证明,示威规模很小,并未阻碍交通,而且完全是非暴力的,然而警察使用暴力打断示威行动并带走了示威者。

还有,仅上星期就又有4起被迫害致死的例子见于报道。其中一例是一位37岁的妇女因为散发带有“真善忍”字样的贺年卡被逮捕。她的丈夫在10天后仅仅被通知了她的死讯。

国际大赦和人权观察组织报道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谋杀,遭受性侵犯,包括强奸和强迫堕胎,并且随意关押在精神病院、劳改营和监狱。还有,中国政府采取大规模的公共宣传运动以挑起对法轮功修炼者的仇恨和歧视。

我无法想到任何理由使任何人类遭受这种如中国政府施加在法轮功上的肆意迫害。对法轮功的迫害违反中国自己的宪法以及关于公民权和政治权的国际公约和人权的普遍声明。中国也是后两个公约的签署国。

一般来说,独立自主的国家不会干涉另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的内部事务,但通过全球化,这个世界已经变的越来越彼此接近,国家之间的人为边界在很快消失。中国对法轮功的迫害的行为已经超过了中国的边界。在加拿大,有些法轮功信仰者也成为死亡威胁,破坏,骚扰,网络袭击以及其他形式的恐吓和歧视的受害者。

我认为在这件事情上,加拿大有责任去敦促中国政府停止这些攻击并尊重国际法。如果对(一些)国家在国际协议上签了字,然后转过头来不去遵守它(的现象)毫无反应,那么制定国际协议又有什么意义呢?

2002年7月,美国国会通过了一项提案,强烈要求美国政府谴责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本国和国际范围内迫害法轮功的行为,要求中国依照国际人权法努力确保释放所有在押的信仰者。加拿大的抗议也起到了作用,例如最近林慎立的获救。

我全力支持这项议案,并力请总理先生与中国首脑把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作为人权事宜来进行讨论。没有人应该去忍受那些受迫害者所经历的痛苦。加拿大有责任去帮助结束这场迫害。

* * * * *

俄温-考特勒先生( Mount Royal地区议员):议长女士,我愿意支持 Lanark-Carleton地区议员提出的这项议案和个体案例及这其中的引发原因:在中国正在继续发生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和对迫害的检举,概括地讲,对无辜者的定罪,对那些只为维护真善忍这一中国古老价值,也是宇宙价值的人的定罪。表现在对他们威胁,骚扰,逮捕,拘押,强制审问,酷刑,毒打和监禁。

值得注意的是,基于13位有加拿大亲属关系的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的情形, Lanark-Carleton地区议员在2002年10月24日提出了类似的议案,得到了全体一致通过并获得相当的肯定。自此,(13位中的)5位已获释,第6位,吴艳英(音译),被释放但仍被软禁家中。

如我所述,他们被释放的消息是令人鼓舞的,对那些仍在狱中的人待遇的改善也是鼓舞人心的。这一切证实了加拿大议会,加拿驻中国大使馆和使馆官员在整个事件中所起的作用。经过 Lanark-Carleton地区议员的努力,我们清楚地表明了我们要关注此事,要继续关注此事,表明了那些被关押者不是孤立无援的,我们坚定地与他们站在一起。

但是,在这些消息值得振奋的同时,正如我刚才所陈述的,正如 Lanark-Carleton 地区议员所调查的个体案例以及用人性判断和理解这些案例和起因,值得我们今天关注的重点和我所强调的是:在我们高兴和对良心犯被释之事确实感到鼓舞的同时,在我们向所有对此事而努力的的人表示感谢的同时,我们应该意识到那些被释放的人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被抓。

我们必须认识以下的事实:他们从不应该被监禁,被禁止与外界接触并在拘押期间被强制审讯和毒打;从不应该被剥夺与他们亲人团聚和生活的权利;正如我提到的,仍有8位有加拿大亲属关系的法轮功学员仍被拘禁,1位被软禁家中。那些已被释放的学员并不能掩盖事实上就象在议院中提到的有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只因为维护真善忍的价值而被拘押和监禁。我们必须意识到他们除了被错误地监禁外,他们的良知和信仰,集会和集社,言论和信息的基本价值被系统性地侵犯了。事实上,超过100,000人未经法律程序被送入劳教所,超过1,000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精神病院。

中国当局最近通过了新的规定,如果传播任何有关法轮功信息,准许法庭试用颠覆,分裂和泄漏国家机密罪。因此,这进一步扩大了对无辜者定罪的范围。我们看到了正在进行中的系统化地允许对一般宗教信仰自由和权利的侵犯。……这也包括了与法轮功有关的用于定罪和消除法轮功的“反邪教”立法已经用来反对16个拒绝接受中国当局改变他们信仰和宗教形式要求的其他宗教组织……

一句话,如果我们不警示急剧增加的迫害法轮功的事例,包括逮捕和拘禁比例的增加,包括在拘押中法轮功学员死亡人数的增加,依据同在拘押中的目击和文件所证实的毒打和酷刑案例的增加,被送往精神病院人数的增加,以及(中国当局)用恶毒的对法轮功学员妖魔化宣传来蒙蔽本国人民,我们可能会忽视这些事实。

因此,我向中国政府呼吁:释放7位有加拿大亲属关系的法轮功学员,准许他们与他们在加拿大的家人团聚;撤销对法轮功的非法禁令;废除特别针对法轮功定罪的任何法律和规定,如“非法组织”和禁止法轮功学员履行在中国法律保护下的基本自由;停止任何酷刑或对拘押者实行惩罚或恶劣待遇的政策及其执行;尊重一些中国当局承诺并批准的关于公民和政治权利的国际性公约;尊重我们作出的陈情;释放目前被拘押在监狱,劳教所或精神病院中的所有法轮功学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