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劳教所恶警野蛮摧残大法弟子的案例


【明慧网2003年3月14日】在江犯被起诉之际,又一名大法弟子闯出马三家劳教所,两年来她见证了那里的恶警的邪恶行径,这里仅就去年十二月份以来的几个迫害案例进行披露。

从二○○二年十月初起,恶警对这里非常坚定的大法弟子进行了又一轮的疯狂的迫害,它们事先造谣恫吓:再不转化,就判刑或送大西北去!然后便采用极其残忍的手段进行迫害。

一、被劫持在二大队的大连大法弟子张秀玲二○○二年五月被绑架来之后,一直坚修大法,这次被队长王秀娟叫出囚室,邪恶采取车轮战术昼夜不让张秀娟睡觉,天天逼着军蹲,不准洗漱,连吃饭都得蹲着吃。同时几个犹大给张秀玲读诽谤大法的书,逼着她听,连续蹲了三天三夜,张秀玲还是不屈服。邪恶把她吊起来,用手铐铐在一个举手够得着的暖气管子上,挂了两天,张秀玲仍坚修大法,又倒着把双脚铐上去,又吊了三天,还是动摇不了她对大法的正信。暴徒便采用更残忍的办法,恶警亲自动手,用电棍电了两天,当时张秀玲并未感到疼痛,可是手持电棍行恶的警察却被电得直打趔趄,结果那个恶警带着惊恐的表情离去了。这时站在旁边协助犯罪的几个邪悟者急眼了,发疯似的扑向张秀玲,对她拳打脚踢,张秀玲被打得眼睛紫青,站不住。

二、辽宁省北宁市年近六旬的大法弟子杜洪芹(音)被绑架到马三家后,一直对大法十分坚定。邪恶对她也是先采取军蹲,杜洪芹坚决不配合。队长王正丽(音)亲自动手,将杜洪芹挂起来,一直挂了四十八小时,杜洪芹就是不屈服,邪恶怕出人命担责任,便把手铐打开了,然后继续采取昼夜不让休息不准睡觉的方式迫害。杜洪芹进来时身体状况良好,现被折磨得十分虚弱。

三、三大队有一个家住沈阳市区的大法弟子,名字叫文,姓不详,是一位工程师,邪恶警察对她采用罚站,罚蹲,罚坐(腿双盘,手脚心向上)等办法来折磨她,但丝毫动摇不了她坚定修炼的心。邪恶便带她到另一栋楼去,对她说:“你不坚持炼法轮功吗?让你抱轮,抱一天!结果她被逼抱了一天轮,最后整个身体都麻木了,是被人抬回囚室的。邪恶一看什么办法都不奏效,只好放弃。可是到期释放之后,又被当地610送回拘留所,因不屈服,后又被非法判处劳教,送到另外一个教养院继续迫害。

四、锦州开发区大法弟子刘玉芝二○○一年被村长李宝奇伙同恶警刘尧(音)等人非法绑架到市第一看守所,十月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刘玉芝一直坚定大法,但身体状况不好,在这次强行洗脑中,邪恶先是给她读诽谤大法的材料,在她不接受的情况下,邪恶逼着她蹲着,昼夜不停,折腾两天之后,为了达到让她屈服的目的,采用捆绑的方法,让她坐在地上双盘,又把手和脚都绑上,继续让她听邪悟者的谎言,几个昼夜的折磨,她非常想睡觉,可只要她一闭上眼睛,几个邪悟者就将她推醒,并大叫:“别睡觉,好好听着!”其中两个叛徒端来一盆冷水,刘玉芝一闭眼睛,它们就用凉水喷她,就这样折腾了五个多小时才解开绑绳,然后再让她蹲着,把刘玉芝折磨得骨瘦如柴。见她还不屈服,邪恶队长张卓慧就用手铐将她挂起来,几个小时后见她还不屈服,几个邪悟者将她绑起来,放到厕所的墙角,两个小时以后,她的脚由于不过血全都肿起来了。身体状况一直不好的刘玉芝被折磨了十几天。

二○○一年四月在刘玉芝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第一看守所期间,以她为生活依靠的老父亲思女心切,痛不欲生,服毒而死,其爱人几次前往当地派出所,请求让刘玉芝见上老人一面,但锦州开发区天桥派出所片警张利(音)丧失人性,就是不答应。

锦州开发区天桥派出所电话:0416-3581196 恶警:张利,刘尧
锦州开发区人民政府电话:0416-3588200

五、锦州市女儿河纺织厂大法弟子王文君,九九年十月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判刑一年,二○○一年一月再次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二○○一年一月十八日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她一直坚修大法,不为邪恶所动,这次强行洗脑期间,她因出现了严重的病态,被放回家中,但另外空间的邪恶烂鬼,在身体上对她进行了疯狂地迫害,到家两个月来一直处于严重的病业状态之中,由于长期被非法关押(累计被关押三十四个月),学不到法,目前她时常出现主意识不强的状态。望同修在每晚七点和八点齐发正念共同清除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弟子身体的邪恶。

马三家集中营恶警用灭绝人性的残忍手段对这里的三百名十分坚定的大法弟子进行了一个月的疯狂迫害,使这里的大法弟子度时如年,心里特别痛苦和压抑,一些被迫违心表态的大法弟子痛不欲生,有的又提出严正声明,坚修大法,这样的大法弟子又遭到更加邪恶的迫害。望大法弟子发正念坚决清除大陆所有关押大法弟子地方的恶人背后的邪恶,清除另外空间操纵恶徒的烂鬼,使大法弟子早日走出魔窟。

江犯及其爪牙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犯下了滔天罪行,铁证如山,罪责难逃,它们必将受到应有的惩罚!最后以师父的经文《网在收》共勉:

暴恶几时狂
秋风已见凉
烂鬼心胆寒
末日看绝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