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市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案例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四日】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现非法关押着14名大法弟子,其中有两名大庆的大法弟子,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中时间最长的达15年。近期牡丹江监狱加重对大法弟子们的迫害,为了达到使大法弟子违心表态的目的,恶警向大法弟子们不断加压,对他们实行严管,非法剥夺他们和家人正常接见的权利,也不允许家人往里面送生活用品和食品,而监狱的伙食状况又极差,在这种精神、肉体的双重折磨下,他们的情况着实令人担忧。

以下是同修受迫害情况

1、王玉凤,女,牡丹江兴隆镇。2001年在家中被公安人员发现有法轮功真相资料,警察就非法强行抄家,然后被强押到看守所,现被非法劳教二年。

2、刘楠,女,29岁,中专学历,牡丹江北安街。2001年出去贴真相资料,被警察抓到派出所。问她家的住址和资料的由来,不说,警察就对她拳打脚踢,还对她非礼。现仍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里。

3、吴秀华,女,38岁,牡丹江市兴隆镇。2000年依法进京上访,被非法判劳教一年。2001年在家中发现有真相资料,被警察抓住,因不说出真相资料的由来,被警察往鼻子里、嘴里灌了辣椒面,又被罩了一个塑料袋,又被上了绳,最后被非法判刑6年。

4、程凤英,女,初中。牡丹江兴隆镇。2000年依法进京上访,被警察抓住后,没收身上所有的钱,后被非法送往劳教半年。警察在劳教所里曾用电棍打脸、打身上。2001年在家中发现有资料,被非法判刑六年。

5、崔丽萍,女,24岁,初中,牡丹江。2000年依法进京上访,被公安人员送往看守所,又被非法判劳教一年。2001年被公安人员查出家中有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劳教二年。

6、关秀闫,女,27岁,初中,牡丹江市兴隆镇。2000年依法进京上访,被判劳教半年,在劳教所其间,警察曾用电棍打身上,还被铐在卫生间里。2001年在家中被警察发现有VCD,录相机,被警察抄家后,拿走录像机。人被送入看守所,后被非法送劳教二年。

7、宫清,女,50,初中,牡丹江兴隆镇。2001年因贴真相材料,被公安人员抓住,因不说出真相资料的由来,被警察用小木条打在头上,头到现在有时还疼痛不已。后被非法送往劳教所劳教二年。

8、郑兴堂,男,牡丹江兴隆。2000年依法进京上访,被公安人员非法送往劳教所,劳教半年。2001年在家中被公安人员抓住,被非法劳教二年。

9、宋百玲,女,33岁,高中。牡丹江兴隆镇。2000年3月份依法进京上访,被公安人员抓进看守所,因拒绝写“四保证、决裂书、悔过书”,被非法送往劳教所劳教一年。2001年被公安人员在家中抓住,送往劳教所劳教三年。

10、王建生,男,33岁,高中。牡丹江兴隆镇。2000年依法进京上访,被送往看守所,后被送往劳教所。

11、张粉容,女,高中,牡丹江兴隆镇。2000年3月份依法进京上访,被抓到看守所。因绝食抗议迫害,曾被管教多次给插管灌食,灌食时鼻子、嘴里大量出血。被送往劳教所劳教半年,在劳教所期间,警察曾用电棍电在身上、脸上。2001年在家中被公安人员抓住,直接送往劳教所劳教三年。

12、吴秀红,女,初中,牡丹江市兴隆镇。2001年因被发现家中有真相资料,被公安人员抓住,因不说资料的由来,被警察们用辣椒面往嘴里、鼻里灌,又被罩了一个塑料袋,最后被判劳教三年。

13、高英,女,高中,教师,牡丹江兴隆镇。2001年在家中被公安人员抓住,因没有从口中问出什么,警察就给上绳,还用辣椒面往鼻子里、嘴里灌,最后还往脑袋上罩上塑料袋。判刑6年。

14、于波,男,33岁,大专学历(哈工大)家住阳明街。是一名商业局百货总公司的会计。一九九九年九月七日进京上访,在北京丰台区,于波被北京丰台公安分局石榴园派出所绑架到位于昌平区七里渠收容遣送站内的一所大院内,后转到位于北京市八王坟的牡丹江驻北京办事处,最后被阳明派出所恶警李伟、楚立群绑架回阳明派出所,在派出所的楼上,派出所所长李伟(后遭报被判刑开除警察职位)授意下,派出所的一个脸色死黑中等身材的指导员伙同身材高大魁梧的副所长陶文当着于波父母和他三周岁女儿的面,对于波进行拳打脚踢,于波的父母在阳明派出所恶警的淫威下,敢怒不敢言,于波三岁的女儿从那以后,见到警察就害怕的大哭,在幼小的心灵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陶文还阴险的打电话通知牡丹江百越制鞋有限公司(于波妻子单位)的经理,带于波的妻子来派出所,逼迫于波承认上访是错误的,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用判刑相要挟于波父母,逼迫他们交付二千元的派出所警察从北京绑架于波回牡丹江的差旅费,并告知家属:有公安局的红头文件,规定这个费用由家属出。并且每次于波父母看望儿子,都要给陪同的阳明派出所的警察报销汽油费(用现金)因于波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绑架到四道劳教所劳教一年。

于波在四道劳教所出入所大队受到队长张俊荣、管理科长麻立彪的威胁和恐吓,于波家人多次花钱买烟给张俊荣和麻立彪,希望他们不要折磨于波,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张俊荣指使犯人班长何佩华对于波进行毒打,逼迫于波长时间在硬木板上坐在,稍微一活动就会被何佩华毒打,长时间的折磨使于波的棉衣、棉裤都湿透了,后于波在二零零零黄历新年前,全身发烧下肢浮肿瘫痪,在没有任何医务治疗的情况下,于波凭着对大法的坚定的信念,几天后烧退了、下肢消肿了,在于波身上发生的这一奇迹,再一次向人们展现了大法的神奇,很多在押犯人由好奇转而对大法的尊敬和认同,有很多人都表示释放后要看一看大法书籍,有的人要修炼。

出狱后,狱中定期非法审问后,又交片警审问。没有人身自由,恶人进一步从心理上、精神上长期摧残。片警还是经常百般刁难,骚扰不得安宁。多次受审。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三日,于波在阳明区东七条路东华苑浴池打工期间被阳明派出所的恶警刘志强、初晓峰绑架,在派出所遭到恶警副所长刘志强毒打,随身的五十多元现金、价值一百多元的手表和价值六十元的腰带被恶警抢去至今未归还。因随身带有《转法轮》书一本,被恶警绑架到四道劳教所劳教二年。

15、宁军,男,48岁,电大毕业,牡丹江西二条路。于1999年7月20日后进京护法,在绥芬河被当地警察押回牡丹江。经几天的酷刑和受审,因不放弃修炼,被送入四道监狱,判刑二年。

关押期间,经历非人折磨,酷刑,殴打。狱警任意上电棍、坐铁板上一坐好几天,不准大小便,只好便在裤子里。长时间不准刷牙。弄得全身臭味。经常双手反铐背后。从上吊一根绳子,结在手铐上再把绳子拉上去,把人悬在空中。这叫坐飞机。把塑料管强行捅入咽喉,灌入浓盐水。打的鼻青脸肿,满眼充血。右腿被打的骨折。强行灌花打针,走路困难,还尿血,折磨的死去活来。狱警害怕担人命,不得已保外就医,释放。回家后,狱警定期审问,片警经常骚扰,不得安宁,回家仅四个月左右,狱警谈话为名又被骗回四道监狱,直到满刑释放。

释放后仍没人身自由,经常遭到片警的骚扰,翻东西,审问。进一步从心理上精神上长期摧残。后来又遭到恶警的追捕通缉。被迫流离失所,不能回家。于2001年被公安局抓到,被拷打、电棍,利诱,百般花样逼供,审讯,在他的正念下,一个星期被释放,又投入正法洪流中。

公安部门把宁军当做特别人物,各分局和所下通缉令,用电脑录下他的声音,又拍照片,追捕他,使他有工作不能作,有家不能归,流离失所……于2002年9月20日左右,在路上被爱民分局警察抓住。受尽酷刑、非人折磨,现被关押在看守所受审。

16、王晓忠,男,牡丹江市西海林街。2001年8月17日,被东郊派出所非法绑架,用电棍电击他,身上、脸上,头上有不同程度的皮外伤。用细绳在背后捆住胳膊吊在暖气管道上荡秋千,恶警把这叫做上绳,每荡一次,他的头就撞一次墙,18日晚23时送进看守所。29日下午4时将他关进12房不到三个小时就被恶警迫害致死。据管教讲,他在晚上报数时,出现了脑出血的症状,口齿不清、呕吐,接着就昏迷过去,后送医院抢救无效去世。

17、鲁永凤,女,42岁,牡丹江。2000年10月16日被恶警从齐齐哈尔带回当地,受审,受刑后,被关押哈尔滨戒毒所。关押期间,经历非人折磨,特别是延长劳动时间,在吃不饱的情况下,做化学农药,农药对人危害性很大,有时用电棍电,坐飞机,毒打到便血。

释放回家后,恶警经常到家骚扰,审问,抄家,翻车匹,骂大法师父、骂大法,连病重的老公公也不得安静。一家人没人身自由,进一步从心理上精神上长期摧残,多次被非法审讯。

于2001年12月19日,被爱民分局抓去,经审问,酷刑,非人折磨,毒打后,被押送到看守所,至今受酷刑,非人折磨,为坚修大法而绝食,恶警给灌浓盐水,强行灌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