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都负起责任来


【明慧网2003年3月15日】最近,身边的一位功友A身上起了疥。A曾凭着对大法的正信闯出分局,破除邪恶想劳教A的企图。几年来,无论多困难,压力多大,多孤单,A都一直坚持在讲真相。A给我的印象是,清醒而又坚韧。可当我这次看A时,A被一身的疥折磨得很苦:奇痒、失眠、烦躁,无法正常炼功发正念。

回家后,我认真考虑了我们这个小整体存在的问题。

首先是大家对A的依赖性过大。A得法较晚,但A一直默默地做了许多正法的事,并能站在法上考虑问题,所以大家都愿意和A交流,遇到问题时想听听A的意见。尤其是在A正念闯出分局后,这种趋势在加强。就谈我自己吧,遇到问题后自己就不愿拿主意了,总想听A的想法后再来考虑。有时自己和A有不同意见时,也懒于主动思考,潜意识里有一念:听A的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不仅是我,甚至有些和A没有直接接触的学员也这样。曾听有个学员说:A对咱们太重要了,要A不在,那可怎么办啊?其实A是个很谦和的人,是周围这些学员自己不能正确对待这个问题。

我大约三个月前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也和个别学员交流过,但仍不重视。直到看到A被迫害长疥,受折磨,我意识到要把这个问题清晰地提出来了:当一个小环境长期地过多依赖个别学员时,周围学员有能力却不主动参与正法时,邪恶会把这个别学员作为迫害的重点。

回顾这几年,身边的学员总是在一段时间内陆续出事,然后稳定一段时间,又有学员连续出事。每当学员出事,A总是很自责,茶饭不香。我也越来能意识到,纵然出事的学员有漏,更是小环境整体有漏啊!前段时间B学员出事,A心情不好,感觉压力大,有点消极,此时邪恶正好是乘虚而入。

还有一点,是这件事让我看到了自己的私。每次和A见面,我都向A倾诉我遇到的魔难,希望听到A的建议和看法。在此之前,我几乎没想到A也需要同修的帮助和理解,而主动去关心A。见面前,我总想见面要和A谈什么,这样短暂的见面,基本的话题都围着自己了。A在长疥的初期和我提到过身上刺痒,而那时我正埋头在自己的烦心事中伤感,没重视A的话。直到现在我亲眼看到A被折磨得坐立不安时,我觉得自己太自私了。

希望大家都能在自己的环节负起责任来,多从整体的角度主动思考,不要把压力压在个别同修身上。个人所悟,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