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访谈:超越生死

【明慧网2003年3月16日】
前言

近几十年来濒死体验的大量出现,引起了学者与公众的关注。美国盖洛普公司在1992年的统计调查表明,仅在美国就有1300万人有濒死体验的经历。最近,有关专家估计有濒死体验者已达2300万,占美国人口的百分之十。

濒死体验给医学家、心理学家、物理学家和哲学家提出了许多具有挑战性的问题。如:人的灵魂是永存的吗?人的意识产生于大脑吗?人的善恶行为有记录有后果吗?人生的目的是什么?绝大多数濒死体验经验者的世界观都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这是一个令人深思的现象。

在这里,我们采访了伊州大学芝加哥分校哲学系的Neal Grossman教授,请他谈谈为什么他决定教濒死研究的课程。他在讲课时,经常请有过濒死体验的人来课堂谈自己的亲身经历。同在伊州大学教学的历史系教授Steven Fanning教授就曾被邀在课堂里谈他自己的亲身体验。这里我们也采访了Steven Fanning教授。

◇◇◇ ◇◇◇

R:正见记者
N:Neal Grossman -- 伊州大学芝加哥分校哲学系教授
S:Steve Fanning ─ 伊州大学芝加哥分校历史系教授

R:作为哲学系的教授,您为什么选择濒死体验作为您的教学课程?

N:这是非常重大的课题,我试图在所有的课程里都谈濒死的体验,凡是合适的时候,因为我觉得这是很值得探讨的题目。

我在七十年代读了Raymond Moody的书,他研究濒死体验,从那以后,我一直跟踪这方面的研究和报导,已经有27年了。这方面的研究不断地发展,扩大,更多的证据滚滚而来,这是一种不寻常的现象。

可以说这是第一次,我们掌握了有强有力的科学证据说明我们的生命事实上能够超越肉体的死亡,我们的意识并不是大脑。

为什么这么说呢?大量的人经历濒死体验后,报告了一些离他们身体很远处发生的事件,而这些事件是可以证实的。谁能解释他们如何能知道远离身体的事件呢?而且这些报告准确无误。仅有的可能就是他们离开了身体,就象他们自己报告的那样。所以,有大量的事例,我们无法用唯物主义的观点去解释。

另外一点是,唯物主义者认为我们的大脑产生思想,如果你能有濒死经历,而当时大脑是处于昏迷状态,在昏迷中大脑没有能力去经历任何事情。这也是一个有力的证据,说明人的意识是独立于大脑的。

关于濒死体验,医生已经不得不认真开展这方面研究了,因为病人一直报告这样的经历,证据越来越多。

在我讲课时,我常请我的朋友,历史系的教授 STEVEN FANNING来谈他的亲身经历,大部分的学生都能理解这样的现象。

* * * * *

(正见记者又采访了历史系的教授 STEVEN FANNING。)

R: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您能不能介绍一下您自己,您在哪儿长大?过去有什么宗教信仰?

S:我在美国西南部长大,德克萨斯和奥可纳何玛,我生长在一个非常保守的基督教家庭,非常虔诚,总是去教堂,但是我长大以后,我就开始排斥这些了。到了二十岁,我开始寻找别的宗教,到了二十五岁,我放弃了这种追求,我觉得所有的宗教都很愚昧。我对宗教没有任何个人的兴趣。我学习了宗教,作为学术课题去学了,但没有任何个人兴趣。

R:您在哪儿工作?

S:我是伊州大学芝加哥分校的历史系教授,我教中世纪的历史、宗教史、神秘主义等等。

R:听说您有过一次濒死体验,是怎么发生的?

S:那是1988年,我在伦敦开会,去发表我的论文,但那时我有严重的哮喘病。有一天,伦敦天气非常不好,有消息警告,有呼吸系统疾病的人请别出门。但我是游客,没有收到这样的警告,我出门了。结果,我的哮喘病发了,我感觉越来越糟,越来越糟,过了不久,呼吸就非常困难了。旅馆叫来了救护车,我被送到伦敦的圣巴斯医院,到医院时,我肺气肿已非常严重,整个肺都被粘液堵着,不能呼吸。医院马上用了呼吸器,我就这样昏迷了二个星期,就是在这两个星期里,我处在生死的临界点,有了这次濒死体验。

R:您能给我们描述一下您的这次经历吗?

S:您如果研究濒死体验,您会知道隧道,光等等,但我不记得这样的事。我的经历从更深的死亡状态开始,主要是一种所谓“人生回顾”的经验。所以我记得的第一件事就是在一个地方,没有任何形象特征,都是一种颜色,蓝灰,蓝灰的,也许是天,也许是地,但全都是一种颜色。

R:所以您没有见到光,没有见到人,没有见到任何有意识的生命?

S:没有,我没有见到这些,但是在我到的地方,我的旁边,右手边,有一个有生命的东西,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但我感到了这个生命的出现。我经常感到他的存在,但我一眼也没见到他。他让人感到巨大,有力量,宏伟,他一直在我的右边,但我从未见到过他。

我在那边时,他一直在我身边,我经历了这次“人生回顾”,这是我一生最受感动的体验。如果我过去听说这样的现象,我会以为那是一种看电影的方式回顾一生,但其实完全不是这种方式。其实是重新经历一生,就象当初经历时一样,不是在远处看电影,而是重新到一生的场景中,再经历一遍。这个经历中最重要的是我当初的情绪,我当初的思想,还不仅仅是我重新经历过去的一生,我还从三个角度同时体验过去我的一生。我当初的感情,我的思想,我的动机,那一切,同时,我还体验了那些与我有关的人当初的经历,他们的感受,他们的情绪,他们的所思所想,这些使我非常震惊,体验别人的感受使我非常震惊。

R:这个人生回顾体验从您很小时开始,还是从您记事开始?

S:不,我记得的不是一个连贯的一生,而是有选择的一些情节。这样我回到过去,再一次体验它,身在其中,感受每一件事。当我体验到他人的感受时,我被震撼了。您知道在平时的生活中,有时有的人很难对付,他们对你不友善,让你痛苦,你就会脱口而出地说些话,那些话很不友好,但是也是合理的,因为是他们先挑起来的,他们自己招来的。所以,即使你说一些很不好的话,你觉得那没什么,因为他们活该。但是如果你能感受别人的感受,一切都变了,你能感受到他人的痛苦,你说的话,做的事给他人带来的痛苦,那种痛苦是那样的真实,感受到这些使我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除了体验我的所思所感,与我相关人的所思所感,从另一个角度我还看到了一切事件的真实面貌,真实原因。我所看到的是我的一种自我欺骗,我们的自我欺骗,我们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找到正当的理由,我们满不在乎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真是为所欲为。

R:您能不能描述您是怎样从这第三个角度体验的。

S:我无法描述,这三个角度的体验是同时发生的。

R:所以,您同时从这三个角度看事物?

S:哦,不,不,不是看,而是体验,是感同身受的体验,同时感受这一切。我的感受,别人的感受,还有这些事件的实质。实质是指,那些行为的起因,不是我告诉我自己的那些动机,那总会是好的动机,也不是别人告诉他们自己的那些动机,那也有冠冕堂皇的理由。而是看到事情的实质,看到我们是怎样欺骗自己的,我们为自己的行为编造正当的理由,对于我们不应该做的事,我们欺骗自己说没有什么错。所以,从一个更高的视角来看,我真看到我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个我,在那些人生历程中,我的情绪很不好,我的动机很不好,我是那样完全地生活在自我欺骗之中,我简直觉得无地自容,感到一种极大的耻辱,觉得自己是个彻底失败的人。

我记得那是一场审判,但那是我自己对自己一生的审判,我当时想,我失败了,彻底失败了,我不是那个我期望做的人。我自己想象中的人,认识到这一点真使我灰心丧气,我觉得非常沮丧、窝囊。

但我旁边的那个生命一直在那儿,他给我传递了一些信息,告诉我,不要紧,不要紧的,你只是人嘛!我心想,只是人?哦,不,不,那不是我,我不只是一个渺小的人。可那个生命一直安慰我,他传达的信息就是,我们为人的很多生活行为是不行的,因为我们伤害他人,我们在欺骗自己,掩盖错误。但是,我无需太自责,我们只是普通的人,做人就是这么回事。人会失败,人犯错误,人自我欺骗,在这个层面上说,也不算错,那是正常的。但是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看,那就不行了。我们能做得更好,总之,那个生命在安慰我,告诉我别难过,我只是普普通通的人,人就是这样做的。这一部分回顾就在这里结束了。

下一部分回顾是关于我生长的家庭,我的母亲、父亲、兄弟姐妹和我。现在我能准确地理解每一个人,他们为什么是他们那样的特征。这种理解给了我极大的安慰。直到那一刻,我一直对父母很生气,我觉得他们没有尽到做父母的责任。现在我理解了,他们只是普通人,有缺点的普通人,带着他们的局限,他们已尽了最大的努力,他们就象我刚刚看到的自己,我对他们的怨恨一下子烟消云散。这部分回顾后,我的那段不愉快的生活过去了,我不再生气了,更重要的是,我理解家庭里的每个人,我能接受他们了。

R:您指的是什么样的一种理解,理解他们的情绪、动机,或者是他们的局限?

S:我能理解他们是谁,从内心深处了解他们,我能接受他们,我指的是更深一层的了解,能从灵魂深处去了解。这样,他们的行为就是可以理解的,可以接受的。这是关于我自己家庭的部分。

下一部分的回顾,从很多方面来讲是最出色的一部分,就是我发现自己在宇宙的最中央,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语言太苍白无力了,我在天宇中,在宇宙的中央,我的周围是很多星星,很多银河系,还有各种星云,那是多维的展现,非常实, 我身在宇宙中央自由地漂浮着,那是一种令人眩目的美丽,完全的美丽,惊人的美丽。更重要的是我感到了一种联系,有一种光直接联系着我和这个宇宙中的每一个物体,就象我们是一体。我们紧密相连,彼此相属。那是非常令人感动的,和这整个宇宙联系在一起,和其中的每一个物体联系在一起,我是它的一部分,它是我的一部分。这是最让人铭记不忘的,那惊人的美丽和我与它的联系。

R:您怎样能感到与星球的联系的?

S:我就是觉得有一种射线,我能看到感受到,那是一种联系,你能想象一束光束细细的激光,一种细细的光束,联系着你和星球,您感到你属于星球,星球也属于你,宇宙的每一件物体都是这样的。我能看到这些射线,象激光那样的射线,联系着各种物体。

R:有一种光线,您能看到?

S:是,有一种白色的,细细的白色的光线,联系着我和宇宙中的万物!

再下一部分回顾是,我了解了这宇宙中万事万物的一切秘密。我理解一切事物,我理解它们为什么是那样的,一切都是那样地合情合理,只是这种了解现在对我来说已经模糊了。它不是数学的,机械的知识,就是一种理解,对宇宙的感知。我了解了真理。遇到具体问题时,我还能想起一些当时的体悟,从中吸取智慧,我知道应该怎么处理事情。

下一部分回顾,也是最后一部分,就是我看到了未来,是关于我的,特别是关于我的孩子。在那时,我的儿子15岁,女儿10岁,我能看到明晰的景象,以后他们生活中会发生什么样的事,他们会有一些困难,他们需要我,在那一刻,我记得我决定回来,如果他们需要我,我应该为他们回去,就在那时,我回到了我在医院里那瘫痪的身体。

这场人生回顾对我的影响,很难形容,但是我理解了我们的人生充满了意义。在我们的生活中出现了任何事情,都有意义,即使是很坏的事情,也深具意义,我们在这儿的人生的意义就是学习和成长。

R:什么样的意义呢?

S:我们不是毫无希望的漂泊的浮萍,一切都是深具意义的,我们个人的进步和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R:关于预见,您能否谈谈具体的事,是否真的如你预见的那样实现了?

S:我那时离婚了,我的孩子半周与他们的母亲生活在一起,半周与我住在一起。我在那边看到他们会遇到不少困难,会需要我,我能看到我需要去法庭。我起死回生以后,来到芝加哥,好不容易出了医院,因为医疗保险不能付掉所有的费用,我一贫如洗。但我很快就开始用心存钱,以备以后律师的费用。两年后,我预见的事发生了,完全就象所预见的那样,孩子和母亲过不下去了,我打了官司,要到了儿子的抚养权。

R:您经历那些回顾的时候是有时间顺序吗?这个过程很快还是很慢?

S:在那边没有时间,这些不同的部分其实是同时发生的。这次濒死经验后我觉得我们这个世界有时间,那边没有时间,也许在那里,每件事都结束了,但在我们所在的世界里,事件还在过程之中。我们所见的人生是有秩序的,这样的秩序是非常必要的。但在别处的存在,时间也许是不必要的。所以,无法形容快和慢,我只能有顺序的去谈,因为我们生活在有顺序的世界,一件事接着另一件事,我只能这样去谈,而无法去描述同时发生的事。

R:当时一直在您右边的生命,您认为是神吗?

S:我只叫它生命,我从来没见到过它,我感到他的强大有力,他也许是神,我并不知道。但是很有意思的是,这次经历之后,我坚信神的存在。这无法用逻辑去解释,无法描述。

R:您认为濒死体验现象对人世界观的影响是什么?

N:濒死体验者证实了世界各种宗教在最好的时期所教导的价值观,他们认为爱,善待他人,灵性的成长是最重要的,而物质财富,名誉,地位是过眼烟云。正因为这样的价值观冲击了当今社会的潮流,相当一部分人对濒死体验现象及其意义视而不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