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中国警察酷刑折磨信徒惊天黑幕(图)

中国宗教迫害的程度已超过传统的政治迫害

【明慧网2003年3月18日】以下照片由纽约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主席李世雄提供。谨以此文献给今日(3月17日)开幕的第59届联合国人权大会。不需要太多的语言,这就是江泽民宣称的“中国人权最好时期”。

记者询问为什么能够拍到这些照片?李世雄说,是由其他警察的家属拍的,这些家属是家庭教会成员,他们冒着危险拍的。他们跟这些警察混熟了,随便拍一些照片,也拍其它的,警察天天打人,习以为常,不觉得怎么样。有的警察甚至觉得这是将来向上级“报功请赏“的证据。在照片中有些警察是以打人为乐,作为他的“工作”。如果他警觉了,在监狱大门外拍照被发现就会逮捕你。李世雄说,他知道国内有20个信徒试图去监狱里拍照被抓了。

*“1万多人被迫害致死”

李世雄在今年写给国际奥委会主席的信中将中共领导人比作二战元凶希特勒。他指出,某些人打着国家与民族等旗号,行病态的个人主义野心家之实,在“国家法律”的名义之下搞合法的恐怖。李世雄批评国际社会认同,以至故意“看不见”国家恐怖主义的做法,不仅直接导致了世界各地恐怖主义的蔓延,刺激了恐怖分子的神经、坚固了他们的信心,甚至已酿成为现代恐怖主义的罪恶根源。

李世雄在信中指出,“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在6千万以上的家庭教会信徒中至少有270万人被任意拘捕过(即每22人中就有一个)、44万人被判劳改劳教、750人被通缉追捕、20万人被迫离家外逃或失踪、1万多人被迫害致死、2万多人被酷刑致残、13万人被监视居住、112万人被勒索性罚款。”这些统计数字是根据他们从2000年秋开始,由两万多名基督徒对中国22省207个大小城市及无数个乡村的56万多名家庭教会基督徒所进行的走访调查,得出的保守数字。

*官方文件点名打击法轮功

李世雄向国际奥委会提供了中国侵犯人权官方证据:吉林省公安厅机密文件。文件中明确点名“对法轮功操练者、教唆者,打击力度要增大,一经发现,予以先行抓捕后补办手续。”看来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镇压程度超过了家庭教会。据悉,江泽民层层下令各劳教所、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实行“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对法轮功、家庭教会等信仰者不讲法律的政策,在这些照片中可以得到印证。

法轮功方面也曾经公布类似的中国公安进行迫害的照片。据法轮功方面的不完全统计,1999年7.20江泽民镇压以来,通过民间途径能够详细核实的已有629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据2001年10月底中共官方内部统计,拘捕中的法轮功学员死亡人数高达1600人,全国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劳教的人数超过10万人,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各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谓“执法人员”的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

“机密 吉林省公安厅
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
关于严厉打击非法组织的通知

各市、州、县(市区)公安局、人民法院:

根据国务院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的有关规定,为了更好地迎接2008年奥运会在我国顺利召开,稳定社会治安秩序,严厉打击非法集会、聚会及其它扰乱社会治安活动。特此通知如下:
一、凡是三人以上聚众聚会者不听劝告以拘留15日以下处罚,并处罚款1000元;
二、对大规模组织聚会、游行、演说,屡教不改者,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10000元。
三、对非法组织的组织者、头目要予以严惩,予以抓捕后补办手续。
四、对法轮功操练者、教唆者,打击力度要增大,一经发现,予以先行抓捕后补办手续。
五、此次活动自二000年五月二十日起至二00七年十二月三十日整。”

*迫害根本不讲法律

李世雄说,今日中国宗教迫害的力度及广度已明显地超过了已往传统的政治迫害。XX党对所有有信仰的人、它不喜欢的人,根本不讲法律,可以随意迫害,迫害不仅局限在家庭教会。

当问到中国官方允许官方教会在中国存在。李世雄说,官方教会只是个工具,掩人耳目的,它假扮没有消灭宗教,中国有宗教自由。官方教会表面上信上帝,实际信XX党,这样的“爱国教会“是什么教?!对于中共官方宗教头目傅铁山近期访问加拿大,持基督教信仰的李世雄不以为然,他说傅铁山信的是江泽民,不是上帝,他是个冒牌货!

*点击图片看大图

中国人民警察正在“执法”,老妇人跪着,警察用电棍电嘴。受刑的老妇人是家庭教会信徒苗爱珍,地点是河南省禹州市文殊乡派出所。施暴者是:禹州市公安局政保股警察孟山隆(男,40多岁)。

中国警察正在“执法”。受刑的是家庭教会信徒孙志荣,山西省大同市灵丘县看守所。施暴者是:灵丘县公安局警察刘递(男,40多岁)、张忠财(男,40多岁)等四人。 这是常用的酷刑“背宝剑”,双手在后背铐着。该名警察正在用力拽动手铐,并且扬言要这名信徒“跳舞”、“跳迪斯科”,以此增加受刑者的痛苦。
高精度图片
中国人民警察正在“执法”。受刑的是家庭教会信徒蔡向东,地点是河南省夏邑县孔庄乡派出所。时间,2002年8月11日夜11点多钟。施暴者是:夏邑县孔庄乡派出所的谢所长(男,56岁)等四人。点击图片看大图,可以看到另两名警察“非常欣赏”受刑者的痛苦。

中国人民警察正在认真地“执法”。受刑的是家庭教会信徒黄西凯,地点是:河南省开封县杏花营巡警大队;开封县看守所。时间:2002年6月。 施暴者是:杏花营巡警大队一名巡警(男,30岁左右);开封县公安局的杨某等五人。这是警察自己发明的酷刑,他们已经试验了好几种吊法。只要他们能够想得出来,就可以随便去试验。他们称这是给受刑人“抬轿子”。图中是警察刚刚把受刑人吊上去,刑人被吊了几个小时,不能乱动,乱动掉下来就更惨了。点击图片看大图,可以看到受刑人刚吊上去时,手腕已经被铐出血了。
高精度图片

警察正在“执法”受刑的是基督徒史素环,地点,河南省濮阳市清丰县拘留所。“执法”者是:李敬伟,男,20多岁,清丰县公安局警察。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人民警察正在执法,受刑者是基督徒姜冬云,地点:河南省清丰县公安局。施暴者:清丰县公安局政保股警察卢登坤(男,30多岁)。“卢登坤当时站在我的脚上来回碾,当我痛的大声喊叫时,他用满是鞋油的擦鞋布堵住了我的嘴(大约3个小时),之后便摸我的乳房,并又掐又拧。”
被警察酷刑致残的基督徒胡长敬,50岁,遭酷刑地点是:安徽省亳州市赵桥乡派出所;亳州市七里桥劳教所。施暴者:赵桥乡派出所所长赵洪艳(男,57岁)和一个24岁左右的胖警察及七里桥劳教所的一名管教干部。 95年4月胡长敬从劳教所回家时是他妻子把他背到三轮车上拉回家的,当时他已被打成痴呆,之后在家卧床三年,因没有钱治疗,腿部伤口至今未愈。妻子在给他洗伤口时,望着痴呆的丈夫流下了伤心的泪。

被警察酷刑致残的安徽省基督徒刘炎(37岁),此时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妻子和年幼的儿子干重活,可怜驼背的老母亲反而得扶他一把。酷刑地点是:安徽省淮南市劳教所。施暴者是:淮南市劳教所三大队教导员顾伟光(男,30多岁),淮南市劳教所三大队副教导员,淮南市劳教所干事,外号叫邹老四(男,30多岁)。

照片里是数十万“逃亡者”中的几个。从他们的眼神和哀号中,我们看到了中国法律的“威严”,还是看到了人民的苦难?他们是家庭教会信徒刘连法,其妻李巧枝;李奎,其妻赵雪枝,河南省郏县茨芭乡。“2001年6月29日下午4时许,因受河南省郏县公安局刑警五中队队长马永等人的追捕,我们两家人逃到了汝州市焦村乡粱窑村紫云山祖师顶附近的一个山洞里住了一个月。后来我们又在附近找了一个叫大石棚的山洞躲藏了近两个月,现仍在逃亡中,有家不能归呀。”


这就是关押华南家庭教会龚圣亮李恩惠等信徒的湖北省荆门市第一看守所,它所在的地名竟叫做“虎牙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