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学员:在正法中修炼,在大法中成长


【明慧网2003年3月19日】2月的南非夏末,天气仍很炎热,约堡气候干热,台北学员一行13人先到了约堡,洪法5天后便匆匆赶到开普敦,3月4日中午在机场大家彼此第一次见面,感到很亲切,我将同修带到驻地便开始了向当地华人讲真相的工作。

中午,大家简单休息了一下,我们就去了市中心不远的“水前商场”-Waterfront,这里是旅游景点,是游人出入的地方。在商场中,大家分成了几组,四五个人一组,分开洪法讲真相,有一组在室外场地炼功介绍大法,有的在商场门口向路人讲真相,送简介。晚上有一团华人游客出现。从店口到楼上,一路学员们向华人讲着真相。炼功的一组在场地一角炼功,吃饭路过的游人能够尽收眼底。

当我加入炼功一组时,一群当地卖艺的人跳着舞蹈大声叫唱,我们学员被搅得无法炼功。后来听管理人说要提前预定场地。我想这是我没能提早做好洪法的准备,还有可能是今日匆匆赶路学法没有完成,而出现的干扰。

晚上回到宿舍吃完饭后,便开始了学法,我向主人借了电视,CD机,播放师父广州九天讲法录像。一天下来,疲劳使有的同修不时打盹,但马上站起来清醒自己。我们决定每天早上炼功再学会儿法。

次日清晨,大家先炼功,然后学老师在美国元宵节上讲的新经文。通过学法,我明白了许多,明确了目前修炼的状况与严肃。吃了早饭便出车去了城里。今天我们安排去开普专业技术大学讲真相、洪法,那里中国留学生很多,打算还去我的学校,还有南非的国会议员那里递送《见证》大法真相。大家分头行动,我把大家带到各自的地方,同修便开始了各自的工作,有的向当地的华人学生讲真相送资料,有的炼功。大家配合默契,合作无间。这是我与大陆同修离别几年后,第二次与大法同修一起讲真相,感到就象别离的家人相聚一起。

中午临近,我们三个人来到国会会议院。在信息中心,外交委员会的秘书小姐下楼接过我们的真相资料并与我们合了影,答应我们将大法真相转交给外交委员长Z.P Jordan 先生。接下我们联系与教育委员会委员长见面,有幸的是委员长同意与我们见一面,虽然只有5分钟。工作人员将我们带到委员长SM.Mayatula 先生的办公室,大家围桌坐下,教育委员长听取了我们讲述大法在中国受迫害的情况与在世界洪传情况。会面结束后,我们同样将准备的大法资料送给委员长并托付他将大法真相讲给委员会的议员们,委员长与我们亲切合影后,亲自将我们送到门外。

中午已过,我们便起身回到大学。到了大学见同修们有的走到学生中去,有的原地洪法。台北市的同修中一位张先生给我的印象很深,他每到一处就向周围人讲真相,不论当地人、华人、西方人,不论贫富男女。他是真正为众生着急啊,他忘我的洪法开始令我感动。

6日是同修们洪法的最后一天,我们出车去了非洲南端好望角,一路上风景秀丽,景色怡人。我们先去了海豹岛;在钻石厂碰到了四、五人一团的华人,讲真相、送资料,同修们抢着做。到了好望角大家带着条幅徒步登上塔顶,打开大法横幅集体炼功,又在塔顶留了合影。大家又整点在崖边集体发正念。这时之后隐约的太阳掠过云层直射塔顶。

几日中同修一起共同修炼、洪法、讲真象、发正念,彼此互相交流了心得,那位张先生向我讲了他在欧美讲真相的经历和与师父见面的感受,听后内心对师尊的感激和思念无法言表。同修也讲了其它地区学员如何做好接待来自各地大法学员与带领学员修炼的情况,使我看到一些自己的不足。

7日中午将同修送入机场,大家彼此依依不舍,连日来,我也感受了同修的辛劳和心境,对他们的奔波和物力援助表示由衷的感谢。

几日的洪法、讲真相中,我感到还有着自己不足的地方,这使正法工作受了一些影响,如总有忽视学法的时候。今后在集体修炼中应做好摆正这一切,才能使洪法、讲真相工作做好。近日从网上看到大法学员的一些文章,如美国学员写的《如何做好我们想要做的》等等,自己也感到做大法工作中不能流于形式,表面化,如何做细致,深入做好,也是我们向欧美学员学习的地方。上述工作中,不妥之处,敬请指正。借此次洪法活动与同修们交流、共勉,共同精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