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一位烈士子女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3月2日】我现年69岁,是河北某学校的退休教师。我父亲34年被叛徒出卖牺牲在天津狱中(河北党史有记载)。他为了祖国人民的和平幸福献出了二十一岁的宝贵生命。是祖国和人民把我哺育成人,成为一名人民教师。为报效祖国和人民,我默默无闻地在教书育人的岗位上耕耘着,如今已是桃李满天下。我更是一名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从没做过一件对不起祖国和人民的事。

修炼法轮大法前,我身患多种疾病,如高血压,心脏病等,整天药不离身,再加上家庭矛盾很深,生活一度失落,陷入苦闷之中不能自拔。整天靠抽烟、喝酒、玩麻将等打发日子,消磨时间……。

1997年我有缘得到了《转法轮》,书中的法理句句打动着我的心,我明白了人为什么有病,生活中为什么有苦有难,其实都是自己生生世世做了不好的事所造成的。我按照“真、善、忍”的要求修心重德做好人,炼功不到两个月,多种疾病不翼而飞,现已六年了没吃过一粒药,过去抽烟、喝酒、打麻将等那些不良习惯也都去掉了。内心充实,浑身是劲,精神愉快,家庭和睦。

1999年4.25,我和万名大法弟子去国务院信访办和平请愿,国家总理做了妥善处理。这是人民信任政府的一片真心,竟被少数坏人诬陷为围攻政府。我们离开时被装上公安车送回石家庄时还被登记了姓名地址。

1999年7.20,江泽民利用手中权力在全国各地统一非法抓了辅导站站长,我依法去北京反映情况,到了保定就被警察挡了回来。1999年7月23日这些坏人利用宣传机器任意栽赃陷害法轮功和我们伟大的师父,于是我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进京上访,一句话没说,就被警察粗暴地抓上了警车。7月24日被遣送回石家庄,在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两天,被家人接回监视起来。

1999年12月23日我单位以办洗脑班为名把我骗至某县进行洗脑,逼迫我放弃修炼“真、善、忍”,我对法轮大法坚信不移,绝食3天抗议这种违法害人的行为,单位关了9天才放我回家。

2000年4月初的早晨,我在门外院内炼功,刚炼完,被派出所所长骗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了6天,又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名非法罚款200元(女儿交的)。

2000年5月9日晚,我又被派出所无故抓到办事处进行非法关押,理由是怕我进京合法上访。在非法关押期间,警察晚上不准我们睡觉,强行立正站着,站不好就打。办事处书记说:“我就不信治不了你们这小小的法轮功”。白天看管人员不准我们坐在一起。一次我背《洪吟》,一个看管人员一把我拽倒在地,还要拿水浇我。我被非法关押了9天,人格受到极大的污辱,精神和身体受到极大的伤害。

2000年6月初的一天早晨,我和几个大法弟子正准备在院内炼功,办事处书记气势汹汹地叫来派出所的打手们把我们硬抬到警车上。在置留室非法关押了一星期,像犯人一样对待。我们就是这样在没有任何自由、没有任何人权的恶劣环境里生活。连在院里想炼功都会随时被抓,诬为“犯法”。到目前为止,我国现行法律没有一条明文规定中国公民修炼法轮功是违法行为,可国家的一些职能部门迫于上级的压力干着违法的事。他们不是执行国家的《宪法》,而是在执行江XX等不法分子的罪恶命令。

2000年7月初我的一个亲戚带了一些菜来看我,盯梢的人诬陷我们是串联,强行把我们二人一起抓到派出所置留室非法关押。我几次找派出所领导谈话,他们都不见。7月份气温高达40多度,天气非常闷热,置留室小黑屋里不透气,不用说洗澡,去厕所都受限制。我绝食抗议这种非法关押,绝食三天,派出所的人竟不闻不问,于7月中旬还给我捏造了个“涉嫌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把我送进石家庄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8月中旬我被放回家,家里早被抄了个净光。单位领导迫于压力,不分善恶盲目配合,从2000年7月份停发了我的退休工资,每月只发给我250元生活费,连市内职工最低生活标准都不到。

2000年12月初,为了世人不再受欺世谎言所蒙蔽,我再次去北京和平请愿,一下车就被警察抓捕。我不配合他们,不报姓名地址,在北京被警察在院内木桩子上上背铐,直铐了七八个小时,还要了我仅有的八九十元钱,最终被劫持回了石家庄。第二天又被派出所关进石家庄第一看守所非法拘留了一个月。

2001年1月第一看守所的管教为达到非法劳教我二年的目的,竟然把我67岁的年龄改成65岁。我坚决不配合这种违法犯罪行为,就坐在地上不跟他们走。他们几个人强行把我抬到车上。到劳教所检查身体,一检查血压高压竟达210,低压120,劳教所不敢收,他们又把我押回派出所非法监视居住。一个多月的囚禁折磨,寒冬腊月天,我这把年纪,身体已很虚弱。我没任何罪,在派出所我不吃饭,要求他们还我人身自由。派出所又找我单位的大夫量血压仍是高压210,低压120,最后派出所才勉强放我回家,还说是“所外执行”,又两次抄了我的家,一直非法监视着我的行动。

2001年的夏天,警察又突然闯到我的寝室,我只穿裤衩背心,连鞋、袜子都没穿,七、八个人硬把我抬上警车送到劳教所,结果血压仍然很高,劳教所不收又把我送回家。然后派出所第三次抄了我的家,连在枕头底下我仅有的一个小随身听都没有给我留下。

2001年国庆节期间它们见我不在家,又开车到处找我。从那时开始我就再也没有办法回家,漂泊在外,过着流浪生活。

父辈们用鲜血和生命打下的江山,祖国人民用辛勤的汗水建设的家园,竟被江XX等少数坏人用来抓打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修心向善做好人没有任何罪;相反,肆意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罪犯们却造下了深深的罪恶,将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我们每个善良的世人,都应该为制止这种罪恶的蔓延尽一份正义的力量,为我们每个人能充份享有人的基本权力,做一份宝贵的贡献,这是实实在在地为国家为社会为人民做大好事、大善事。

我最大的心愿是在我的有生之年修心向善,返出纯真善良的本性,回归那原始的美好。何时我们的家园才能宁静?何时善良的人们才能在自己的家园自由自在地修炼“真、善、忍”?我相信那一天会很快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