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广播电视大学政治打手多次上演劫持案

【明慧网2003年3月20日】2002年9月13日,大法弟子刘学员家中电话响了好几次,几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叫刘去单位(福州市铜盘路福建广播电视大学)一趟,说有要事。刘本不想去,但后来还是去了,刘的母亲(没修炼)不放心,执意要跟去。她们从单位办公室一出来,即感觉不对劲,保卫科长站在走廊中,处长马××、科长陈×堵着,要把刘与其母分开,刘母不从,母女俩从楼梯下来。陈×、赦××等人挡着,说单位已准备了车送你们回家。这时刘已识破其伎俩。2001年4月单位某些官僚就是以去参观送她回家的名义将刘连骗带拉地拽上车抓到劳教所里办的洗脑班非法关押。刘不理会其纠缠,只管往前走,经过传达室时,已等候在那里的几个人一窝蜂出来,对刘又拉又拽,要把刘抓上车,刘感到自己衣角、肩部、胳膊等处被几股力紧揪着,刘边挣脱边发出强大正念坚决抵制。

出了院大门,在铜盘路上,刚被提拔不久的施××凶巴巴地窜上来两手紧抓着刘的右臂往后拽,刘右手一挥就摆脱了(当时感到没用什么力就挣脱了,过两天看到右手臂红肿了一片),刘母始终紧紧挽着刘的左胳膊不离一步。当时几个恶人也同时来抓刘母,70多岁的刘母吓得大叫:救命啊!救命啊!引得过路行人驻足观望:怎么大白天这个高校大门口跑出来一伙人抓老太婆。刘挽着母亲默念口诀坚定地往前走,这时一辆公交车身旁开过,就在不远处一站点停住,母女俩即上车,透过玻璃窗看到陈××从后面急匆匆赶上来,此时车已开动了。刘母受到很大惊吓。据目击者说:此次劫持抓人的策划者校党委副书记叶××、纪委书记赵××从三楼下来时,陈×过去汇报说:这么多人没抓住她们,跑了。叶、赵两政客即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没几天,福建电大不仅又来人到刘家骚扰,而且还派人三番五次到当地街道社区、公安派出所等地以单位名义要求其协助监控抓捕刘,并对刘父亲单位施压。于是,本来从未关顾过刘家的居委会主任、社区干部、派出所所长、段警等人都轮番地来到刘家骚扰,在房间里东看看西翻翻,没搜到什么。有天晚上社区干部又到刘家,对刘说:“你单位又来人到社区,主任只好叫我再到你家。”刘向他讲事实真相,这位社区干部就没到刘家打扰了。

2002年11月4日上午,突然一阵急促敲门声,一社区干部叫刘父(没修炼)开门。刘父刚一开门,福建电大纪委书记赵××、宣传部长马××、科长陈××、保卫科长韩××等人及某派出所警察共9人闯进来,其中单位两人直奔刘卧室,一声不吭,象是事先就演习好了似的一边一个抓住刘的胳膊就往外拉,却拉不动,刘双手挣脱出来顺势将两人往外推。此时从厅里陆续地走进人来,叫嚷着:“今天你是非走不可了,无论怎样也要跟我们走。”吵吵闹闹,刘老父老母惊得目瞪口呆。刘一边默念正法口诀,一边据理力争,质问赵:“权大还是法大,是依法办事,还是仗势欺人?为了自己乌纱帽、搞政绩,闯进老百姓家里抓人?!”警察叫道:“你再不走,我们动手你就不好看了。”刘问该警察:“你贵姓?”连问两遍,该警察都不敢答。刘说:“把逮捕证拿出来!”该警察即一声不吭地走出房间,然后就再也没进此屋,却在另一房间对刘父施压:“你去!叫你女儿马上走,非走不可!”刘父被逼得伤心地对刘说:“看来你今天是得走了。”刘坚定地说:“不去!”近80岁的刘老父一再对闯屋抓人者说:“我女儿都在家里安分守己,没去任何地方。”恶人叫嚷:“没出门,在家炼也不行。别罗嗦,走!走!去洗脑班后再说!”刘父说:“我夫妇俩都是70多岁的人了,身体不好,身边仅有这个女儿照料日常生活,你们把她带走,我爱人恐怕会出意外。”恶人竟说:“那你们两人也去,三个人都走!”刘母被搅得心脏病几乎发作,坐不住,躺倒在床,凄凉地说:“心脏病的人说不定什么时候说走就走了,我这老骨头不愿死在外面,要‘走’也要在家里‘走’。”刘父、刘母不肯随省电大恶人及警察走。任凭邪恶之徒如何叫嚣,刘不予理睬,干脆躺在床上闭眼发正念,以很强的一念想:我今天就是不出这个房间门。折腾许久,最后,段警只得对刘说:“本来要你去学习班,你这么不配合,算了,今天就不去了。”于是9个人乱哄哄地都走了。刘一家人被搞得疲惫不堪,抬眼望一下墙上的钟,已是中午1点35分。恶人骚扰了大半天。

入门劫持不成,福建电大某些官僚立即布署安排人每天到刘父母家传达室值班监控,赵还要单位派车专供他往返去督促监控刘。知情人都说当年反右派、文革中揪斗走资派、管制“四类”分子都远没有象今天动用公安武警镇压法轮功这么严酷。

福建电大的某些官僚,只要他们想抓,就可随时指使手下人抓法轮功学员去洗脑班关押软禁起来,使刘人身安全没保障不敢上班。而且福建电大不法干部挪用单位教职员工辛苦创收的资金,作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费用,还毫无顾忌地叫人砸法轮功学员的私宅门。刘自己的家门就曾被砸坏,门铁锁变形脱落,党委副书记叶××曾经指使部下破门而入,将刘从家中抓走。刘住在自己家里没有安全保障,近两年都住父母家。刘父母至今不敢让其女儿单独回自己家里取东西。

善良的人们啊,请想一想:古今中外,还有哪个政府官员会这样:老百姓在家炼功锻炼身体、做好人,就变成有罪要被抓被捕。自称“全心全意为人民谋利益”的某些官员,本应实实在在地为民办事,却将文革中整人、坑人的那一套手段权术搬出来迫害炼功老百姓,教学教务的这些正经事、实事不干,却起劲地干起整人的勾当来,还以此作为政绩、捞取政治资本往上爬,真是令人齿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