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恶警摧残虐杀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3年3月21日】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大队成立之初,主要是利用马三家劳教所的一整套歪理邪说,用长时间洗脑、不许法轮功学员睡觉等多种形式来迫害大法弟子,使某些法轮功学员在主意识不清的情况下接受了马三家的谎言,同时,恶警又对坚定的大法弟子进行体罚,如让他们坐在凳子长期保持姿势 “面壁”就是一例。建三江大法弟子佘怀忠、庆安县的刘岩等人都遭受过这种体罚。除此之外,绥化劳教所还从以下五种手段来迫害大法弟子。

1) 长时间地所谓队列训练。刚进入绥化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都要经过这种迫害,时间一般都较长。特别是正步走,强迫法轮功学员们长时间保持一种姿势,因此多人当场昏迷,甚至由此而引发一些疾病等。七台河市大法弟子李宝华就因体力不支当场昏迷。同时,绥化劳教所不分天气冷暖,一年四季反复进行这种迫害,特别是三九天和三伏天训练的时间往往很长。2001年末和2002年初期间,绥化劳教所以队列比赛为由,开始长时间的超体能训练,当时有些大法弟子正在绝食抗议劳教所的迫害,但警察们仍然让普教(非法轮功的劳教人员)拽他们强行参加。在这种情况下,孙吴县大法弟子蔡勇、伊春市金山屯区大法弟子汪志谦、鹤岗市大法弟子周兆祥等抗议迫害,警察们就将他们放在寒风中冷冻,不准他们上宿舍楼。

2) 在饮食上克扣虐待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每天的食物仅是馒头和大渣粥,喝的又是单一的土豆、萝卜汤,很多大法弟子因此腿脚行走不便。有的甚至用人背。

3) 超体力强制劳动。2001年上半年,绥化劳教所逼迫法轮功学员编绳。大法弟子吕文彪、邹伯林、鄢红杰、秦云峰等多人拒绝劳动。兰西县大法弟子秦云峰因而遭受曾令军等警察的打骂。2002年4月,绥化劳教所又让法轮功学员打冰棍板。庆安县大法弟子董广文、双鸭山市大法弟子李立华、绥棱县大法弟子殷忠良因抗议强劳迫害而被警察们打骂,并被关进小号。董广文和李立华被关进小号一次,殷忠良被关进小号两次达半月之久,出来后腿脚行走不便。孙吴县大法弟子王德海因抗议迫害而被恶警范晓东和刘伟毒打。刚开始强制劳教时,警察说对法轮功学员不限量,然而不久就出尔反尔,开始每人定任务数,并且由少到多,最后每人每天必须打150板,完不成任务的要将料从车间背回宿舍,吃完晚饭后在宿舍挑料、打板,第二天再把打好的板背到车间。而且每隔几天还要装卸车,半年之后,直到2002年10月才结束打冰棍板。绥化劳教所与伊春汤旺河区一个厂家已经签好了三年合同,这只是头一年,紧接着,绥化劳教所又让法轮功学员挑饭豆,每名法轮功学员必须挑出150斤,并要从事装卸车繁重的体力劳动,现在绥化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仍然遭受这种迫害。

4) 打骂、体罚、使用刑具迫害大法弟子。绥化劳教所的警察打骂法轮功学员已屡见不鲜。2002年春,安达市大法弟子郭玉春因在升完国旗后高喊“法轮大法好”而被恶警范晓东等毒打。庆安县大法弟子冯日东绝食抗议迫害,并拒绝灌食,被警察强行将液体灌进内衣里,并被警察范晓东打得脸上鼓包,皮肤紫青,眼睛红肿。伊春市金山屯区大法弟子汪志谦因为拒绝洗脑,被范晓东和刘伟打骂后,又被电棍电击。安达市大法弟子张志林因对副教导员高中海说理而被关进小号。双鸭山大法弟子潘兴坤和鹤岗市大法弟子孙廷海因拒唱劳教所的歌而被关进小号。建三江农管局大法弟子佘怀忠为同修遭迫害而找警察说理,被软禁达一个月。

2002年4月,绥化劳教所开始实施恶毒的“百日安全教育转化方案”,即在迫害过程中,只要不出现生命危险就继续迫害直至放弃修炼为止,并且与每名警察的提拔和奖金相挂钩。绥化劳教所添置购买了多把电警棍。安达市大法弟子于景春、集贤县大法弟子高万友等因拒穿囚服、不报数、不答名首先遭受了电警棍的迫害。2002年11月25日至2002年12月10日,绥化劳教所的强制洗脑达到了疯狂的程度。所有的法轮功大队的警察在此期间一律不准回家,吃住都在劳教所里,目的就是不分昼夜地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实施强制洗脑。法轮功学员的身心遭受了严重的迫害,宁夏大法弟子张立军(现仍关押在绥化劳教所)遭受高中海、范晓东、杨波等恶警的毒打,又被电棍电击的遍体鳞伤后,被关进小号继续迫害6天。鹤岗市大法弟子周兆祥(现仍关押于绥化劳教所)被连续毒打3、4天,长时间遭受电棍电击,现在走路仍行走不便。双鸭山市大法弟子李立华被殴打了一夜,直到大便拉到裤子里,恶警才住手。双鸭山市大法弟子潘兴坤(现仍关押在绥化劳教所)被恶警高中海、范晓东、杨波、李健、曾令军等毒打后,恶警们又扒光其衣服,用三把电棍同时电击,其中恶警范晓东拿一把电警棍电击其脚部不放,电得直冒烟,至今仍然留有伤痕。第一天(2002年11月25日晚)是在干警室里迫害大法弟子的,后来副教导员高中海觉得这样会使宿舍里的大法弟子听到声音,第二天(2002年11月26日)开始转移到一楼拐角处的洗澡间里迫害大法弟子。他们先是使用手铐强行把大法弟子两手铐住,扒光所有衣服,并把毛巾塞到大法弟子的嘴里,然后再开始拳打脚踢,用手拽住大法弟子的头发猛撞墙面。逼迫被打的大法弟子写“三书”,如不写,再使用电警棍轮番电击。事先他们预备了10多把电警棍,在电警棍不见效的情况下,他们开始使用水管子向大法弟子的身体猛冲凉水,直至昏迷为止,有的昏迷后还给关进小号关押。

在这半个月期间,遭受这种迫害的大法弟子还有:七台河市的郑树忠、王树海,双鸭山市的李树文、林玉森,龙镇农场的欧阳北,伊春市金山屯区的汪志谦,伊春市友好区的王长海,伊春市汤旺河区的孙加东,绥棱的殷忠良,巴彦的刘志鹏,大庆市的高升,建三江农管局的佘怀忠等2002年12月初从牡丹江劳教所转往绥化劳教所的四名坚定大法弟子也遭受了这一系列酷刑,其中一名大法弟子被打成重伤。现在绥化劳教所仍采取这种方式继续迫害大法弟子,此外绥化劳教所还纵容普教打骂大法弟子,怂恿大法弟子的家人在接见大法弟子时,对大法弟子进行打骂。

5) 超期关押和无故加期关押迫害大法弟子。绥化劳教所以“转化不彻底”为由超期关押法轮功学员,而他们所说的“转化彻底的标准”就是必须学会抽烟、喝酒,还得学会打人、骂人、骂大法师父,并且还得去当犹大,迫害别人。他们在不履行任何手续、没有任何正当理由的情况下,对坚定的大法弟子无故加期。

庆安县的董广义被非法加期20天,双鸭山市的林玉森被非法加期一个月,巴彦县的刘志鹏被加期50天,等等。目前仍被超期关押在绥化劳教所的有:伊春市金山屯区的汪志谦,绥棱的殷忠良,双鸭山市的李立华,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的陶永春,勃利县的黄跃吉,集贤县的徐宏明等多人。

截至目前为止,在绥化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大法弟子有:闫修忠(勃利县人,2001年10月29日被迫害致死),刘岩(庆安县人,具体时间不详),杨忠海(绥棱县人,2002年5月19日被迫害致死)

附:
(1) 绥化劳教所在2002年11月25日至2002年12月10日期间,参与殴打大法弟子的恶警有:高中海,杨波,范晓东,曾令军,陈新龙,刘伟,李健,金庆富
(2) 绥化劳教所目前的犹大有:韩明奎,徐文,王子军,刘洪岩,孙国锋,孙辉,杨伟兵,孙文利,吴立宏,刘政权,凌奇,杨春洋
(3) 绥化劳教所把不炼法轮功的普通劳教人员以及写过“三书”但声明作废、从新走入修炼的大法弟子都给算作“转化”的学员,以提高所谓的“转化率”,通过造假来得利,目前他们上报的“转化率”为94.5%。
(4) 每接收一名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不论刑期长短),绥化劳教所可得到政府的2万元财政拨款。

建议看到这篇文章的大法弟子发正念清除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一切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帮助他们尽快冲出魔窟。